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强子听了,又重新充满了斗志,对江晴充满了感激与柔情,觉得自己娶到了全世界最温柔体贴的妻子。

    他们眼里只有彼此,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林鸢知道自己破坏不了他们的感情了,她输的彻底。

    林鸢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她觉得强子以前帮自己是因为喜欢自己,现在强子已经不那么喜欢自己,被江晴占据了心,她就觉得强子不会再怎么帮自己了。

    林鸢根本没有提这件事,她找了几个街头的混混,给他们照片,让他们去跟踪桑枝,明天去跟着桑枝找到这个老头,趁机把老头绑架了,最好就在桑枝手里失踪。

    林鸢想的倒好,第二天,桑枝提前一小时出发,到火车站已经差不多到老爷子下火车的点了。等了半天,老爷子还不来,桑枝担心极了,以为老爷子出了什么意外。

    打电话一问,原来老爷子买票时说错了时间,最后才发现,明天才到。

    桑枝担忧地问怎么没跟她说,门爷爷说他还在车站去换票了,但今天没票了,忙前忙后,把这件事给忘了。

    桑枝只好第二天再来,她没想到旁边有人偷听,把门爷爷的行程全部听了进去,告诉了林鸢。林鸢查了时间表,就知道门爷爷是坐哪班火车过来。

    她派人中途上了火车,劫持了爷爷,把门爷爷带走了,危机解除,她松了口气。

    然后,她让人录制了爷爷的话,说他不来了,让桑枝别等她了。

    桑枝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觉得爷爷呆在老家里最好,就没有多想。

    林鸢虽然解决了爷爷这个危机,但在门家的日子依旧不舒心,门少庭父子俩不待见她。宸安也经常和她作对,不知宸安从哪里学来奇奇怪怪的招数,居然让她吃了不少亏。

    那天,宸安突然不看电视,跑进厨房来了,一口一个林姨好漂亮,哄得林鸢心花怒放。

    林鸢真心觉得这小子不捣乱,嘴巴挺甜的,也挺招人喜欢的。

    然而,宸安下一刻突然跑出厨房,哭喊起来:“爸,林姨打我,快来救我!”

    林鸢顿时呆若木鸡,看着门少庭飞快地跑过来,一把抱住宸安,苦大仇深地盯着她,一时脑袋还反应不过来。

    “我,我没有,门少庭,你相信我,我不是那样的人!”林鸢上前一步,急忙争辩。

    门少庭却抱着林鸢往后退了一步,目光里明显是不信。

    宸安抹抹眼泪,泪水不要钱似的直滴,干嚎道:“爸,她虐待我!怕你看见,掐我了。不信,你看我的腰,痛死了!”

    宸安说着接起了衣服,他的腰上果然红了一块,泛着点青紫的瘀痕。显然是刚掐不久的!

    林鸢目瞪口呆,门少庭更是生气,把林鸢赶出了家门。

    林鸢在外面拍着门大喊:“门少庭,真的不是我做的!你相信我!”

    门少庭把宸安抱在沙发上,拿药水揉了揉他腰上的痕迹,不悦地说:“电视里刚演了,你就学上了,还掐自己,疼不疼啊?爸爸知道你不喜欢她,不会娶她的。”

    宸安嘿嘿的傻笑,总算把坏女人赶走了!

    门少庭赶走了林鸢,宸安就没人照顾了,他又要工作,不能天天在家照顾宸安,等着坐吃山空。

    于是,门少庭把宸安送到幼儿园去,每天来接送他。

    宸安对于去幼儿园,倒没什么意见,反正有很多小朋友陪他玩,他又不用天天对着那个蠢女人斗智斗勇了。

    至于倒霉的爷爷,宸安在赶走林鸢后,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想他,只是想起来埋怨一两句爷爷说好的,居然不来看他了!

    这一天,门少庭在工作,突然幼儿园的老师打来电话,说宸安不小心从滑梯上摔下来,被送到医院急救了。

    门少庭听了,立即请假,冲向医院。到了医院,医生已经把宸安推进手术室了。

    幼儿园的老师正无措地在手术室外面等着,看见他,一下子跑了过来,安慰他说:“宸安正在手术,你别急!宸安不会有事的!”

    正当他们在外面急得团团转时,一个护士从手术室跑了出来,急切地问他:“你是病人宸安的家属吗?快点输血,病人急需用血,但我们医院那种血型不够了。你是与病人同样的血型吗?”

    这日天色阴沉,乌压压的云笼罩着大地,使得众人心情处于压抑的状态。

    房内,灯火通明,充满着温暖的气息,桑枝坐在炉火边低垂着头,正在缝制着小衣服。针线在她的手上显得格外的灵活,不出几分钟又出现了一朵娇艳的花朵来,蝴蝶立在花朵纸上,这绣工不差厂里的绣娘分毫。桑枝嘴角含着一丝浅笑,灯光照射在桑枝的身上,却是那般的和谐。让人经产生出一种错觉,夫人正坐在炉火前绣着小棉帽,孩子从门外进来,夫人含笑这对着孩子笑着,给孩子比对着手上的衣服。

    桑枝垂着脑袋,抬手看了看衣服,脸上挂着笑容,心想:这件衣服得尽快赶出来,也不知道宸安穿上去好不好看?宸安会喜欢吧?

    “嘶——”针却插在桑枝的手指中,血珠在指尖形成,在灯光的照耀下极为显眼。桑枝手顿了顿针落在地上,血水滴在衣服上,桑枝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些难受,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宸安出事了。

    桑枝匆忙的放下衣服,连外衣都来不及穿,便跑出了家门,心中那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强忍着泪水,咬着唇瓣,疯了似得奔向门家,此刻她的心糟糕极了。她有种要见不到宸安的感觉,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她的孩子宸安是怎么了。她只有种虚弱的感应,大概是母子感应吧。

    她的孩子现在很难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九十九章 越来越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