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夜在猜测中流失,这一夜门少庭就这么坐到了天明,很久很久之后门少庭却非常的感谢这一夜的机遇,这一夜那个护士所说的话。

    大雨过后必是晴天,这日正是个晴天,已不知是什么时候,只见阳光偷偷地从窗帘中投射出来,照射在桑枝的脸颊上。暖洋洋的,柔柔的光,却也是非常的刺眼。桑枝睁开了双眼,揉了揉酸疼的额头,执起身子看向窗外,却见阳光被一个高大的身影遮盖住,桑枝望着门少庭的身影,心跳不知觉的漏了一拍。

    “咳咳——”门少庭看了眼失神的桑枝,干咳了几声唤醒了桑枝。

    桑枝尴尬地揉了揉脑袋,掀开被子就想下床,却被门少庭拦住,两个就这么对上眼眸僵了半天,最终还是桑枝抽回手。

    门少庭见桑枝抽回了手,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她按回了床,将她的被子盖好,用着前所未有的柔声说了句:“你发烧还没有好……再睡会儿吧。”

    “咯咯……”桑枝听了这句话却笑出了声,眼角弯着,就像只偷腥的猫儿。

    今天的门少庭有些奇怪,桑枝是这样想的,你看他居然这么温柔的说话,可是更让人毛骨悚然。桑枝想自己是不是笑的太欢腾了,偷偷的瞄了眼门少庭,见他紧锁着眉头,咬了咬唇,将手藏在被子里,不停地搅动着。

    门少庭看着桑枝,心中燃起一丝痒意,就想挠一挠桑枝,将她放在怀里好好的蹂躏。但是想到他们尴尬的身份,却又不得严肃的对着桑枝,听人家说病人就要顺着,于是门少庭继续温柔的声音说:“你笑什么?”

    虽然门少庭倍感郁闷,毕竟难得他这般有心情的和颜悦色,而桑枝却笑了,这是哪里出了问题,还是他跟不上时代了?哦,这绝对是桑枝的大脑回路与其他人不同,他门少庭怎么会与时代接不上轨迹?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桑枝这才察觉她笑话了门少庭,偷偷吐了吐舌头,摸了摸脑袋,憨笑道:“因为门先生说话很别扭,刚才很不像你,所以我才笑了。”

    “不像我?”门少庭皱了皱眉,扑克脸上也明显的挂上了郁闷。

    心中却也在桑枝的头上挂上了不识时务。

    桑枝上下打量着门少庭,支着下巴,歪着脑袋,笑着说:“因为门先生以前都是个很严肃很严谨的人,从来不笑,说话不超过十个字!现在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不对是整个人都不一样了。门先生刚才居然会皱眉了,而且刚才这么温柔的说话,太不像你了!”

    门少庭便是内心无比的压抑,他的不拘言笑在她眼里竟然有了一种不近人情的感觉,他对她有那么坏吗?至少他没怎么难为他吧!同时有位桑枝标上了一个受虐狂的标志。

    门少庭虽然很想解释,你可能是我孩子的母亲,但在这亲子鉴定没有出来之前还是不说的好。如果林鸢真的是个有心计的女人,那么现在对桑枝的情况特别不利,所以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门少庭站起身子,冷冷地丢下一句话:“人总会变。”

    独留桑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见门少庭走了便一个人在猜测门少庭到底是什么想法,同时心底也对刚才自己的反应懊恼不已。

    “啊……刚才好丢人的样子。桑枝你怎么就这么蠢的说出来了?啊呀……好蠢啊!”桑枝抱着被子房间里,闷住被子一脸懊恼。

    门外门少庭将桑枝的表情收在眼底,暗笑不已,目子中染上了一丝从未有的情绪——宠溺。

    门少庭在窗外看了眼桑枝,便走了出去,早上了该吃饭了。这丫头昨天输了这么多血,也该饿了吧,吃什么补血呢?

    “桑枝!”宸安不知何时转醒过来,朝着桑枝喊着,正想扯掉手上的针管,把桑枝吓个半死,整个心都悬的高高的。

    桑枝扯掉自己手上的滴管,跑向宸安,将宸安按在床上,瞪着眼,嘟着嘴,一脸生气:“宸安不听话了?为什么要扯掉针管?”

    “可是桑枝为什么要扯了?”宸安看着桑枝手上正在流血的伤口,将她的手捧起来,伸出舌头将血舔干净,眨着眼睛,“这样伤口就能好了,桑枝你教我的,宸安聪明吗?”

    “恩,宸安很聪明!”桑枝鼻子涌上一阵酸,差点又流下眼泪,桑枝抱着宸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的宸安还是这么的听话,让她怎么放得下?这一刻她多想说她才是宸安的母亲,可是她无法忘记那疯狂的林鸢,她怕她怕她伤了她的宸安,如果宸安有个三长两短,他无法想象。

    宸安伸出小手抱着桑枝,小嘴在桑枝脸颊上亲了亲:“桑枝,宸安喜欢你,宸安不喜欢妈妈,妈妈凶桑枝。桑枝宸安想回家,桑枝宸安不想回那个家,宸安想回桑枝的家!桑枝德家有家的感觉!”

    桑枝听了宸安的言语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刻她多么欣喜她的宸安喜欢她,她的宝贝喜欢着她的家,可是她该怎么带他回家呢?

    “宸安你在说什么?”门少庭从门外进来就听到了宸安的这些话,心中一阵抽痛,他的孩子受了多大的委屈才能说出这句话。他宁愿去外人的家也不愿意回家,这一刻门少庭是嫉妒桑枝的,因为她可以享受宸安的依赖,而他只是敬畏。

    宸安见门少庭进来,低下了头,身子颤了颤,这是对父亲天生的敬畏,宸安不愿意回答些什么,他怕林鸢突然从某处出来,虽然他并不怕她些什么。甚至把林鸢整的有些凄惨,但是他知道这样可以帮助桑枝,如果一定要有个母亲,他宁愿是桑枝。

    “不要吼孩子!他还小!”桑枝见不得别人欺负她的宸安,站起身来,娇小的个子对上了门少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九百零一章 开怀大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