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宸安发誓以后决不挑食,桑枝不要走!”宸安油腻腻的小手继续擦着桑枝的衣服,一脸卖萌样。

    桑枝看了看宸安的手,无奈的抚了抚额:“不走,不过宸安你的手该洗洗了!”

    宸安眨着眼收回了小手,歪头看向自家老爸,炫耀的扬了扬眉。好似再说:你看桑枝都不生我气!爸爸你没有宸安牛,快回下来唱征服!

    门少庭见自家的孩子对着自己挤眉弄眼,想也不用想就知道他说了些什么。抽了抽唇,他家的孩子会是柔弱的人吗?没把你整死就不错了,也就桑枝这丫头以为这孩子是个乖乖牌,家门不幸啊!

    早饭过后没多久宸安又睡着了,桑枝将宸安的手擦干净放在被子里面,一转身却看着门少庭靠在门上,盯着自己,桑枝的脸上不由烧红一片。桑枝快速的将脸盆的水倒了,出来却见门少庭还在看自己,见他将脸盆接了过去放在架子上,拉着自己就出去了。

    两人不知走了多久,门少庭才停了下来,停在一处没有人的走廊里,安静环境听不到一点声音,只有两人的喘息声在传荡着。桑枝不知到门少庭到底要做什么,只得安静的带着,虽然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门少庭不会伤了她,这事他很确信。

    不知过了多久门少庭终于开口,然而开口的第一句话却让桑枝惊呆了。他问:“你真的是宸安的生母?”

    桑枝闻声盯住,抬头嘲讽的看着门少庭,刻薄的说着:“怎么现在相信愿意相信我了?可惜我不是呢!我不是宸安的生母,宸安的生母只有林鸢一人,这是你当初给我的话,现在还给你!”

    “你何必这么决绝?”门少庭看着目中含泪的桑枝,不知该如何言语,这句话是他曾经的,他都已经忘了却没有想到她记得这么清楚!门少庭伸手想擦去桑枝脸颊上的泪水,却被桑枝打掉手。

    桑枝恶狠狠地盯着门少庭,决绝道:“如果你对宸安不好我一定会让他回到我的身边,只要你们好好对宸安,我也不会再打扰你们的世界。我桑枝是个一言九鼎的人,说道做到,我喜欢宸安因为他是个很单纯的孩子,所以我才骗你们说我是他的生母。所有的事都是我编出来的,如果你们要罚我就随意,但是宸安是个好孩子,请你们对他好一些!”

    桑枝说着这些话,心中却在滴血,终于要解脱了吗?终于可以放手了吗?虽然她不甘心,可是她的孩子会好好的,会拥有让人羡慕的家族能幸福的生活了。只要宸安能好,我愿用我一生换他一世荣华!、

    “够了!”门少庭喘着粗气,盯着桑枝,他不知道桑枝是受了什么打击,但是能让她这么决绝必定是让人难以抗拒的压力在他身上,这一刻他觉得他以前的判断都是错的,他感到这个女人就是他孩子的母亲,可是他好像要失去桑枝了。宸安会怨他吧,如果知道桑枝很有可能是他的母亲,却被他气走了,会恨死他吧。而且他好像也对这个小女人越来越感兴趣了,这个女人他不想放手了。

    桑枝抬起眼眸走向门少庭,踏着高傲的步伐,挺着胸膛走向他,戳着他的胸膛,一脸娇柔做作的样子:“怎么难道门大少爷喜欢上小女子了?我想林鸢会很伤心吧!咯咯……”

    “哦……”门少庭抓住桑枝的手,抱住她的腰,直身子一用力,压在她的身上,一个狂野的吻落在了桑枝的唇上。

    桑枝惊呆的看着眼前放的俊脸,他不该最讨厌这样的人吗?为什么会吻我?桑枝此刻的内心是咆哮的,她居然被门少庭吻了,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当作是被狗吻了,没什么大不了,却没有想到门少庭接着又说了句让她更加雷的话。

    “桑枝我好像对你感兴趣了。”门少庭看着被雷的无法言语的桑枝,勾起了唇笑了笑。这小丫头,越来越有意思了。

    桑枝就这般傻傻地盯着门少庭,直到他说了句:“亲爱的,挂够了吗?如果不够不介意我索吻吗?突然发现你的唇比较好吃。”

    桑枝脸颊通红,直接推开门少庭,瞪了他一眼,落在门少庭眼中却是娇羞的模样,门少庭见着桑枝娇羞的样子开怀大笑。

    这日阳光明媚,廊下的男女静静地望着对方出神,谁也没有说什么,谁也没有打断这场景,但是他们的缘分却悄悄的种在了今日,或者说在今日发现,很久就被埋起来了。有多久?大概是在他们相遇的那个晚上吧!

    这日烟雨轻蒙,一直黄夜幕时刻,肖菲从公司跑回来,雨水打湿她的衣服,使得她微感凉意。肖菲拿着包包盖着头,跑到公交站牌处,人山深海,来去匆匆,肖菲被拥挤的人群撞倒在地。

    肖菲迷茫的看着周边人群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涌起一种苦涩感,天大地大却没有一处容得下她肖菲。多说她的名字很美,人如其人爱笑,可有谁知道她的心有多么的苦涩,她却只能用笑容掩饰自己。

    一声轻叹在肖菲耳畔响起,那是肖菲熟悉的声音,这个男人是这般的温暖,温暖了她的世界,却也亲手将她的梦击碎。

    “肖菲……”一双手出现在肖菲的面前,肖菲抬着头见到白修斯举着一把伞挡在她的头上,自己的身子却被淋湿了,对着自己笑着。

    肖菲眼角划过一丝泪珠,她不知是因为受伤而感到的疼痛,还是被这风景迷了眼。心底有一种声音告诉她,为什么在告诉她,白修斯回来了,可她想说他来晚了,好晚好晚。

    白修斯蹲在肖菲的面前,将她脸颊上的泪水撒去,“傻丫头你哭些什么?”

    白修斯见到肖菲时,她已经跌倒在地,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人群,就像被丢了娃娃,这一刻白修斯的心狠狠地抽痛了。他知道他曾经深深地伤害过这个女孩,他想找回曾经属于他们之间的爱恋,可他也怕这个女孩会喜欢上别人。当他跟肖菲对上眼眸的时候,他告诉自己他还在肖菲的心中,至少有那么一点的位置。

    “我……”肖菲不知自己该回些什么,只能低下头,将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

    白修斯脸上出现一丝落寞,转瞬即逝,他伸出手,抱起肖菲,将她抱向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九百零二章 她太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