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桑枝被肖菲,回答不上来,支支吾吾的也没说出个什么。

    肖菲接着说,“桑枝其实爱情应该是极端的……”

    “是付出吧……”桑枝答。

    肖菲却笑了,“爱是极端的拥有,到无谓的牺牲,不过也是个可笑的借口。”

    “肖菲你怎么了?”

    “我?只是突然懂得陈冰了……”肖菲笑了,笑的很开心,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怀的笑过了,“不过我不懂我爱谁。”

    “有一天会懂得,肖菲照顾好自己,别让自己受伤。”

    “好,桑枝你也是,记住了再见时你要完完整整的在我面前。”肖菲看向窗外落下的叶子,目中充满了忧伤,“桑枝……记住我们是朋友,永远的。”

    “傻瓜,我们一直都是。”不知为何在两处的人儿在同一刻都落下了眼泪。

    这一刻却有一个人更加的痛苦,他正被囚禁在家中,无法在桑枝的身边使得他更加的忧郁,他是怕的,怕桑枝会喜欢上门少庭。门少庭是宸安的父亲,他们拥有难以隔断的关系,是他跨越不过去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龙泽天,龙泽天此刻靠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眼中充斥着迷茫。

    他有种预他的担心会成为真的,而桑枝正在远离他,可是他该怎么做?冷泽天敲打着自己脑袋,他恨恨生在这个家族,他无法去守护在他爱的人生边,他要眼睁睁的看着爱人离他远去。

    可是他也庆幸他生在这个家中,正因为此他遇到了桑枝,这个让他再度相信爱情的人,这个宽容的女人。包容了他的一切,她会在他低谷的时候安慰他,告诉他他可以,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事。这些年里他的生活中只能有成功,不能有失败,而他的选择与他的生活息息相关,他要考虑到全部人,却迷失了自己。

    他龙泽天的一生是由一个女人点亮,可她却带着他的爱投入另一个男人的身上,当他带着满心的怨恨去报复这个男人时,又出现了桑枝,这个让所有人都不知的炸弹。他是门少庭的定时炸。弹,她是宸安的母亲,门少庭孩子的母亲,他以为如果伤了她便可以狠狠地报复门少庭。到最后却是发现他伤了自己,他爱上了这个女人,全世界都知道,只有这个女人不知道。

    龙泽天将柜台上的灯推到在地,此刻他只能用摔来表现自己此刻的愤怒,他龙泽天居然落魄到这个地步,这是上天在惩罚他吗?

    “叩叩叩——”

    “少爷老爷让我送吃的来。”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的仆人,目子中充满了激动,是惹她终于可以见到她喜欢的人了。

    龙泽天本来不想打开门,刚想砸东西,却又顿住,把门打开,“进来吧。”

    “是!”江素歪着头笑着向龙泽天笑了笑,这灿烂的笑容让龙泽天愣了愣,他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笑容了?

    龙泽天见江素进来便把门关上,拽着江素的手拽住,焦急的饿问道,“你知道门家的事吗?”

    “知道一点。”江素被龙泽天吓了一跳,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龙泽天靠近江素拽着她的胳膊,焦急的问着,“知道他们家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啊……”

    “啊……什么快说!”龙泽天皱着眉,盯着江素。

    “咳,”江素将龙泽天的手扯开,红着一张脸,“少爷男女授受不亲。”

    “……”龙泽天退后了几大步,淡漠的看着江素,“现在可以说了吗?”

    “嗯,据说门家少爷的孩子生病了,叫什么来着……”江素皱了皱眉,努力回想那孩子的名字。

    “宸安……”

    “对!”

    龙泽天心中微微着急,不知道桑枝知道了吗?宸安可是桑枝的命根,如果宸安出事了,桑枝还不心疼死?不行我要出去!

    “你可以帮我?”

    “不行!”江素瞪着圆鼓鼓的双眼,决绝道,“少爷我是不会放你出去的!虽然我崇拜你但是这件事没得商量!”

    龙泽天朝江素走近一步,江素吓得只将自己的衣服抱的更紧,故作镇定的说道,“少爷虽然我长的也算清秀可人,虽然你现在被关很生气,但是你不可以欺负我,我也不会放你出去的,就算你强了我,我也不会放你出去的!”

    龙泽天抽了抽眉毛,上下打量着江素,“谁给你的自信?手机!”

    “啊?哦!”江素连忙将手机给了龙泽天,拿起一旁的棒球棒,时刻防备着龙泽天。江素表示虽然他是他喜欢的对象,崇拜的对象,但是自己不能让他这么不明不白的要了身子,她还是个很有原则的人!

    龙泽天打开手机看着手机屏幕是自己睡姿,嘴角抽了抽,这丫头什么时候拍的!然而手指却飞快的拨打着熟悉的电话。

    “嘟嘟嘟……”

    “喂?”桑枝看着未知的号码,疑惑道。

    龙泽天听到心心念念的可人儿的声音,心情不由的更好了些,“喂,桑枝是我,龙泽天。”

    “则天?你怎么了突然失踪了?”桑枝一听是龙泽天不由的疑惑,声音中带着一丝的紧张之感。

    “没事,只是遇到了点麻烦。”龙泽天低了低声音,并没有将自己现在的处境说出去,他怕桑枝这个傻丫头会担心。

    “很麻烦吗?”

    龙泽天笑了笑,嘴角带着从未有过的温柔,“不会很快就解决了。”

    江素这一刻看傻了眼,原来他也会这般的笑容啊!她还以为他是个木头呢,还是个能点着的木头,原来他也可以这么温柔,电话那头是他喜欢的人吧?江素心中好似被人刮了一刀一般,原来他有喜欢的人了。

    “明明很麻烦……”江素小声的说着。

    龙泽天瞪了一眼江素,又想到宸安的事,忙问道,“桑枝宸安出事了,你知道了吗?”

    “嗯,已经没事了,现在玩的正欢呢!”桑枝看向正在草坪玩耍的小孩儿,唇角弯了弯。而跟宸安一同玩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九百零四章 像变了个人似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