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为什么?”桑枝不解的问道。

    江素看向日历,数了数时间,“我不会为什么人停留,在这里纯粹是因为这个男人太可怜,但是我不会拿我的一声做赌注,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请不要因为我说了几句话,就拦住我的步伐。”

    “抱歉……”

    “好了,该挂了,这个月我都还在,如果你要打电话就打吧。”

    “谢谢。”桑枝挂了电话却不知该怎么办,她发现自己很自私享受着龙泽天给他的爱,却不能去回报他什么,这一刻她非常的羡慕江素的洒脱,她放的开,而自己……

    “桑枝?”宸安拉起桑枝的手,带着桑枝进了房内,门少庭正坐在凳子上,等着两人。桑枝看着桌上摆着的饭菜,鼻子酸了酸。

    “坐下!”门少庭看了眼坐下的桑枝,拿起碗筷吃起了饭菜,掩在碗下的唇不自觉的勾了勾。

    桑枝看着满桌的饭菜,埋着头吃着饭菜,吃着吃着碗里多了一块肉,桑枝抬头看了眼自顾自吃饭的门少庭,放下了自己满心的心酸,享受这晚餐的一刻。

    有人说过爱本就是自私的,爱上了谁是无法抉择的,但是不能因为伤到另一人而委屈自己,不是吗?

    第二日,宸安准备出医院,门少庭强留桑枝去门家,桑枝抵不住宸安的眼泪,便答应了门少庭,却想着该怎么去应付林鸢。而此刻的林鸢已经没有时间来应付桑枝了,因为现在有一个比桑枝更难缠的对手正在门家等候着回来的三人。

    龙小米穿着一身的旗袍勾勒出迷人的身段,坐在门家的大厅里,脚踩着高跟鞋,交叠着双腿,脸上画着艳丽的妆容,手中拿着红酒,好似一只惑世魅姬。

    “龙小米你来做什么?”林鸢从楼上走下,今天她知道门少庭要带宸安回来,故而精心打扮了一番。此刻的她穿着雪色的长裙,长长的头发披着,俏脸上画的妆容也是偏似裸妆的,显得她更加的娇美,然而与龙小米这一身绝艳的妆容一比,却有些无法说了。

    若说今天的林鸢是朵出水芙蓉,那么龙小米绝对就是那娇艳带刺的玫瑰,这般的美是让人无法抗拒的,也是最能让人引起挑战欲得。

    “当然不是来看你。”龙小米笑了笑,浅尝了一口红酒,“酒还不错。”

    林鸢看着龙小米一脸享受的样子,恨不得撕碎她的脸颊,“当然八二年的红酒,是你这类人能尝的起的吗?”

    “哦?”龙小米晃了晃酒杯,一饮而尽,嘴角勾了一笑,“那我可要多尝些了。”

    心中却嘲讽着林鸢,打扮的这么可人就能引起门少庭吗?呵,要是门少庭这么好勾引那么我就不会花这么多的功夫都得不到他了。

    “你,龙小米谁让你来我家了?”林鸢气的指着龙小米叫嚣道。心中那个气的,这酒可是她为了庆祝门少庭回来才开的,她居然就这么喝了!

    “哦?”龙小米斜眼撇了撇林鸢,站起身来,缓缓走向林鸢,两人站在一起,龙小米几乎可以拿胸戳死林鸢了。

    林鸢的身子止不住的向后退了退,指着龙小米问道,“你……你……你想做什么?”

    龙小米无辜的嘟了嘟嘴巴,“自然是啊……”拿起一旁的红酒,砸在了地上,溅起了一地的水花,“砸了你的布置咯。”

    “龙小米你凭什么这么傲?”林鸢一把扯过龙小米,气的直吼。

    龙小米扯开林鸢的手,将她重重推在地上,蹲在她的面前,笑着说,“当然是凭我不是个,冒牌货,而且对门家的发展我更有用处。”

    林鸢脸色刷的惨白一片,抬头看向了龙小米,拽着她的手臂,焦急的问道,“是谁告诉你的?是桑枝那个小贱人吗?还是你哥?”

    “呵……”龙小米勾着唇,嘲讽道,“怎么你现在也只会怀疑人了吗?我要查的事自然能够知道,更何况我要在门少庭身上下功夫,自然要查查他唯一的孩子,却没想到得到这么大的消息。你说如果门少庭知道这个事,他会怎么样?”

    林鸢感觉自己身体的血液好似被凝固住,无法动弹,她的双手在地上摸索着,突然她摸到了一块碎片,正打算刺向龙小米,却被门少庭的出现打断了。

    “林鸢你怎么了?”处于礼貌在看到林鸢如此的狼狈下,门少庭还是扶起了林鸢,虽然她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可能是个蛇蝎心肠的人。

    “智,你都不知道刚才的林姐姐好凶哦。”一边说一边推开了在门少庭怀中的林鸢,龙小米整个人好似无力的挂在了门少庭的身上,娇滴滴的,就像变了个人似得。

    林鸢见此握紧了拳头,目中满是阴狠:她一定要除了这龙小米太碍事了。

    站在门外的桑枝看着屋内的样子,却只是冷冷的撇着,心中却好似在滴血,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已经有一种情绪在桑枝的心中蔓延。

    门少庭将龙小米推开,身子退后一步,拍了拍衣角,一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龙小米。

    轻声哼了句:“哦?”

    龙小米微微一愣,见退后一步的门少庭,目中闪过一丝狠烈,却被她很好的遮掩住了。龙小米抬起双眸,双眸中聚起了水雾,龙小米一小步一小步走向门少庭。她走的极慢可是每一步都走在人心上,高跟鞋的声音在空荡的大厅传响,龙小米唇角勾起自嘲的笑容,将身子挺直,不给任何人一个嘲笑的机会,这般的孤傲“门少庭你就这般不信任我?”

    龙小米清楚门少庭绝对是不会喜欢林鸢,他喜欢坚强的女人,所以龙小米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冷艳的女人。只有这样的女人她不轻易哭,但是她的眼泪是最有用,同时能让男人感触最大的。

    林鸢听着龙小米的声音,再看她高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九百零五章 我们走着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