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林鸢将另一杯子拿起,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举起被子甩在地上,转身进了房内,只剩下一堆惨败的花与一地的残渣。

    林鸢不知道这是门少庭第几次去桑枝家,她的一忍再忍委曲求全,使得门少庭更加的不将他放在心里,她林鸢在门少庭手中难道就是管家婆吗?放着她这个如花似玉的未婚妻不管,而要去外面找那个一脸刻薄相的的桑枝,家花不如野花香这句话果真是不假啊!

    林鸢坐在门家大厅中,等待着门少庭的到来,等待着他给她一个完美的解释,可这一等就等到了夜幕降临,天已经黑了,门家大厅没有开灯,林鸢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下人来叫她她也不理,就这么坐着等着门少庭。

    林鸢等着等着却发现她的心越发的凉,她心很累很累,她在想要怎么除了桑枝,也在害怕会不会还有更多个桑枝,她开始怨门少庭,怨他的无情,怨他太过有魅力,总有女人会迷上他。但是现在桑枝是第一个让他感兴趣的人,桑枝的出现打乱了林鸢的计划,原本林鸢想只要这么跟着门少庭身边他对所有女人都不感兴趣,总有一天会娶她林鸢的。

    可是桑枝的出现,使得门少庭开始动摇了,虽然他的反应不算大,但是他还是对桑枝感兴趣了,更要命的是桑枝还是宸安的母亲。

    林鸢想着想着终于等到了门少庭。

    门少庭带着宸安从门外进来,见漆黑一片的大厅,心中微微惊了一下,门少庭的眼睛及时在黑夜也是比一般人要好上一些,他看到沙发上坐这个女人,看身形应该是林鸢。舒了口气,按照记忆打开了灯,看着一脸铁青的林鸢。

    门少庭想如果不是知道这个女人是林鸢,他会把她当作间谍给杀了,作为特工对他而言杀人不过头点地,林鸢真该庆幸些,虽然他已经对她起了杀心。

    “门少庭你回来了!”林鸢站起来,身子晃了晃,身子越发的虚弱。

    而门少庭却没有一点的怜香惜玉之感,他冷淡的应了一声,抱着宸安就向楼上走去,“没什么事就睡吧。”

    “等等……”林鸢一把拉住门少庭,面如菜色,苦涩一笑,“你就这么讨厌我吗?难道你真的相信桑枝而不信我?”

    门少庭放下宸安,让他自己上楼,转过身子,高大的身影将林鸢的身子遮盖住,他冷冷的嘲讽着林鸢:“至少她对宸安是真的好。”

    门少庭从来不在意自己是否爱谁,他是有过念头想跟林鸢过一辈子,但是在宸安生病之后这个念头被彻底打断了。

    宸安生病的时候她在哪里?她这个所谓的母亲都不如桑枝爱宸安,而且宸安更加喜欢的是桑枝,而不是她这个所谓的母亲。

    就算她是宸安的生母,但是都做到这种地步,门少庭自问他是不会娶个看着厌烦的人,就算她真的是宸安的生母,他也不会,更何况这个事还有待考察。

    “门少庭你从来都不信我不是吗?”林鸢低垂着脑袋,手却依旧拽着门少庭的衣角,不肯放下。

    门少庭嘲讽着林鸢:“我相信你,可是你却将我的信任丢弃了。”

    “不!”林鸢抬起头,眼中一片的水雾,她甩开门少庭,“你没有,你从来没有,在你的眼里我只是个摆设,我甚至没有孩子在你眼中重要!”

    “信不信由你。”门少庭给了林鸢一个冷淡的眼光,转身就向楼上走去。

    既然林鸢要这么认为门少庭也不想说什么,他本就不是个喜欢解释的人,不信他不懂他的人他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的心思去跟他皆是?

    “少庭!”林鸢抱住门少庭,眼泪湿了门少庭的衣服,“我只是太爱你了,在我知道你去了桑枝家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我不知道我哪里错了,可是少庭我是真的爱你啊!为什么你始终是不信我?甚至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

    门少庭整个人僵住,他确实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他只是觉得林鸢温柔大方适合做门家的媳妇,在知道他的真面目的时候,便彻底对她失望了。转眼看到了桑枝的好,不自觉的便是对桑枝好了些,而这个女人确实是对上她的胃口了。

    “少庭不要让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好不好?我一个人真的好累,明明你是我的,可是为什么你最后都选择在别人哪里,你就这么不愿意看到我吗?还是你就从来没有想看到我?”林鸢抱着门少庭,哭的更加凄惨,好似把这些年所有的委屈都哭了出来。

    “林鸢我们都静静吧……”门少庭闭了闭眼睛,推开林鸢的手,走上了楼。

    却没有看到身后的林鸢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林鸢知道门少庭是在思考,至少现在他不会去找桑枝,只要她在这段时间内将门少庭的心拽回来,一切就能寅刃尔解了。

    可是这件事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谁也没有看到楼上门脚微微开启的门中,一双贼溜溜的小眼睛,正在谋划着些什么。

    龙泽天看了一眼窗外的阳光,今天天气晴朗,连外面的阳光也散发着暖暖的味道,诱惑着人出行。但他被下了禁足令,龙小米又时时刻刻不忘监视他。

    往日温馨的家成了禁锢他自由的监牢,他无所事事的把自己闷在房间里,想念着桑枝。

    手机被没收,网线也被收掉锁起来了,除了龙泽天,难过的还有龙小米。她只好开着手机流量持续地骚扰着门少庭,然后看一眼她哥哥房间的大门,龙泽天并没有出来的迹象。再看看手机,门少庭依旧没理她。

    龙小米觉得烦躁极了,门少庭这段时间对她冷淡了很多,就是因为桑枝来了,门少庭这几日几乎天天找桑枝,带着他的儿子,一起到处去玩。而那个宸安居然很喜欢桑枝,看样子比亲妈还亲,好幸福的一家人啊!

    龙小米觉得桑枝恶心极了,像赶不走的苍蝇一样,哪里有好男人,哪里就有她的身影。她都脚踏几只船了?

    龙小米看了龙泽天的房间一眼,计上心头,她不信她还揭穿不了那个女人的真面目!

    “哥,你开门,我有事找你!”龙小米敲响了龙泽天的门。

    龙泽天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九百零八章 痛苦的抉择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