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门少庭回来时,看见桑枝和宸安正玩得开心,在旋转木马上,两人坐在一起。宸安捡了一个树枝作剑,身体向前倾,口里喊着:“冲啊!驾驾驾!马儿快跑,本将军带你杀敌去,保护我的妈妈,驾驾!”

    桑枝把宸安抱着,兴高采烈地说:“好孩子,加油!”

    门少庭在一旁听了,眸光沉了沉,陷入了深思之中。

    等旋转木马转过来,桑枝看见门少庭站在那里,笑容收敛了一下,宸安也低下头,没了冲锋陷阵的兴致了。

    “我来给你们拍照!”门少庭扬了扬手机,当做没有发现他们的异样,仍兴致勃勃地建议。

    两母子又重新嚣张起来,宸安再没有叫过桑枝“妈妈”了,但他也不肯叫阿姨。

    门少庭带着宸安回去去,宸安依依不舍地哭了,非要赖着不肯走。桑枝劝了半天,最后还是狠心跑了,门少庭拉着要跟着的宸安,强行把他抱起来,承诺说:“明天我再找桑枝阿姨,让她带你去玩。”

    宸安也才不哭了,抹了把眼泪,泪汪汪地看他:“真的吗?”

    门少庭抱着宸安往回走,路灯下一片安宁,身后的游乐场灯火闪耀,一片辉煌,门少庭对宸安说:“拉勾,不骗你!”

    那边,桑枝走的也是难舍难分,她跑出了父子两的视线,满面泪痕,忍不住靠在一旁的树上伤心地哭了起来。

    旁边有人递给她一张纸巾,桑枝说一声谢谢,透过朦胧的泪眼,她的手指却僵住了。

    给她递纸巾的真实龙泽天!

    “你你怎么在这里?”桑枝结结巴巴地问,脑海一片混乱,看着龙泽天阴沉得快滴出水的脸色,混乱地解释,“我和门少庭,宸安,不喜欢你想象的那样……我只是想……”

    “你还喜欢门少庭!对不对?”龙泽天猛地爆发出强烈的怒气,丢下手里的纸巾质问。

    桑枝被吓得眼泪直落,但是她不想说谎,她抬头说:“对不起,我忘不掉他,即使他不记得我了,我还是喜欢他!”

    龙泽天听了这话,更加生气了,他一直都知道,可他那么爱她,对她那么好,她就这么对待他喜欢他那颗爱她的心吗?

    龙泽天压制着心中涨大的怒气,竭力使自己的冷静下来,因而他冰冷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冷漠的质问,“今天我好不容易出来,我想见你,在你家楼下等着。你说你在家,我就一直等,直到我知道你在这儿,我就过来了。”

    龙泽天再也忍不住快要爆炸的怒气了,陡然提高了声音,“可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看到了你和门少庭亲亲我我!那你还要我等什么?像个傻子一样等你们甜蜜完,恩爱完,你才会想起我是不是?桑枝,你究竟把我当什么?一个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奴仆吗?一个无聊时的玩具吗?”

    “不是,不是的,我没有……”桑枝摇着头,泪水不住往下流,颗颗砸在龙泽天的心中。

    龙泽天感觉到了心痛,等着桑枝解释,渴望她说一句爱他,可是桑枝只是落泪。她并不能给予他同等的爱。在他们之间,他习惯了默默付出,默默守候,从不计较得到什么。

    只是再无言的等待,又能得到些什么?龙泽天克制着自己不说出些更狠辣绝情的话,他的本意不是伤害桑枝!他是爱她的。

    “如果不是,那你不要见他!好好和我在一起,不行吗?我哪点比不上门少庭?我对你没他好吗?”龙泽天眼里满含着期待,逼迫着桑枝做出决定。

    桑枝更加痛苦了,她咬牙摇头,带着丝哀求说:“龙泽天,我想宸安,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是我怀胎十月生的,我不能不见他……”

    龙泽天不说话了,他整个人沉寂下来,周身散发着绝望的气息。

    桑枝还在解释,最后她只能低着头,说:“对不起……”

    除了这个,她好像无话可说。她这辈子都注定和门少庭纠缠不清了,即使没有宸安。

    龙泽天最后什么也没有说,一个人走了。桑枝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追过去,追过去又说些什么。

    她想:她终是和他错过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龙小米从暗处走了出来,拍响了巴掌,在寂静的夜里是如此刺耳,她得意地说:“桑枝,这出戏真好看!要不是我谋划,哥哥还看不穿你水性杨花的真面目了,脚踏两只船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桑枝愣愣地站扎原地,并不回答。

    龙小米看见桑枝没一点反应,就有点气急败坏了,要没有情敌的痛苦,怎么见证她的聪明才智了?

    “喂,你傻了是不是?我说了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不止让哥哥看清你的本质,也会让门少庭看清你是个勾三搭四的人,你这样的坏女人根本不值得门少庭爱!只有我才能站在门少庭的身边,做他的妻子!”龙小米在得意的宣誓,手舞足蹈的,在唱一个人的独角戏。

    桑枝看了她一眼,直接绕开她走了,她没必要和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说什么,他们的世界,她从来都不懂,也无从插足。

    龙小米气极败坏地喊着:“喂,你给我站住!少嚣张了!”

    桑枝直接离开了她的视线,也没有在她面前流露出一分一毫的伤心痛苦。

    灯红酒绿,摇晃着一杯白酒,透明的酒像白开水般,入口也是淡然无味。林鸢都不知道她已经喝了多少酒了,起初是啤酒,现在是白酒,或许中间还混了其他的酒,她已经尝不出酒的滋味了,却尝得出愁的滋味,苦的令人想哭。

    醉眼朦胧,酒吧还在不知疲惫地喧闹着,像从来不曾寂寞,却有着一大群寂寞的男女放纵自己的寂寞,放纵自己的空虚。

    林鸢觉得她还不至于轮到这个地步,她还是有人爱,有人疼的。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嘲笑着酒吧里伤心的人们,也嘲笑着自己。

    “喂,强子,你在哪?我在酒吧里,老地方,你快来接我!”林鸢不客气地命令道。

    她像一个高高在上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九百零九章 真相大白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