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门少庭接到警察局的电话时,还很疑惑,因为他失忆了,根本记不清他老爷爷是谁了。但现在科技发达,警察局很快查到了门爷爷的户口,顺便帮门少庭证明了这确实是他的亲爷爷。

    于是,门少庭跑到警察局去接爷爷,爷爷看见他,原来那副老实良民的样子没了,随手抓起一旁的文件夹就往门少庭头上扔。

    “你小子舍得来了?老头子快被你那个恶婆娘给害死了!我的宝贝孙子怎么样,你居然敢让他受虐待!老子白生了你这个儿子,失个忆老婆都不要了,儿子都不疼了,你说说你是撞傻了吧!”老爷子中气十足,使劲地拍门少庭的脑袋,企图把他打傻了。

    公安局的一群民警傻眼了,忙上去拉。门少庭也傻眼了,默默脑袋,觉得这打挨得结实,居然隐隐有熟悉的感觉。他小时候一定经常挨打!

    “爷爷,你冷静,告诉我是怎么回事!”门少庭看着老爷子又想冲过来打他,忙说。

    “怎么回事?我还想问怎么回事了?我宝贝孙子怎么样了?宸安了,你怎么不把他带来?”门爷爷拍着桌子,凶狠的问,仿佛只要他敢说一句宸安过的不好,爷爷就要灭了这个不孝子似的。

    门少庭无奈地说:“宸安这小子好的很,爷爷,你放心吧,我明天就把他带给你看看。哪都好好的!”

    门爷爷这才放下心来,态度柔顺了很多,他一时想到写什么,抹了把老泪说:“可怜我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受这个苦!都怪那个恶毒的婆娘,你赶紧把她休了,把桑枝给我接回来。孩子的亲娘才对孩子好啊!”

    门少庭对爷爷有些无奈了,说了半天,他还在云里雾里,门爷爷就给他定罪了。

    他理了理混乱的线索,冷静的问:“爷爷说的是林鸢吗?我还没和她结婚,是她绑架了你吗?”

    “就是她。你们还没结婚啊?那就好,快把桑枝接回来吧!她才是你的原配。”门爷爷笑了,露出缺牙的嘴,变得十分和气了。

    门少庭这才知道他的爷爷认为他是负心汉,不相信他的人品,刚刚那样是做给他看的。

    “爷爷,你把事情好好说说,我失忆了,并没有傻,只是周围的人瞒着我,误导我。”门少庭说这话时,眼里带着凛冽的杀气,没想到骗他的人这么多,连过命的好兄弟也骗他!

    爷爷陷入回忆中,说:“这事还得从我想宸安了,打电话到你家开始说……”

    爷爷说完,不确定的问:“宸安真的没有受到虐待?他在电话里说后妈虐待他,而且那女人根本不给宸安接电话。”

    门少庭这时对答案也有些不确定了,他根本没有全天看着宸安,大多时候都是林鸢带宸安的,要是她下了什么暗手,他也看不出来呢?

    但他还是掩饰了自己眸中的担忧和愧疚,笃定地对爷爷说:“放心吧,宸安精着了,没吃亏!爷爷,你也别担心,我猜他那样说是想把你叫来,把林鸢赶走。没想到林鸢那么狠毒,把你给绑架了。”

    他不想老人担心,只好这样说谎,也是安慰自己,但宸安真的没受欺负吗?

    门少庭还是对桑枝的态度感到疑惑,别人欺骗他是为了从他的身上得到什么东西,而桑枝是宸安的亲妈,隐瞒只有失去,为什么桑枝不对他说出实情呢?是不信任他吗?

    “爷爷,桑枝是不是自己走的?她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为什么在电话里也什么都不跟你说?”门少庭忍不住问,目光深沉,添了一丝痛苦。

    他看见过龙泽天和桑枝在一起,要是因为桑枝根本不爱他了,选择和别人在一起,他又该怎么自处呢?

    爷爷皱眉想了一会儿,他虽然有些怪桑枝的软弱,但并不想他们夫妻离心,就向着桑枝说:“其实我觉得那孩子有苦衷吧?她不是那种人,她也很关心宸安,听我那样说,哭都哭死了!是不是那恶婆娘使了什么手段?”

    门少庭沉默,也顺着爷爷的话想,这样想来,他心里舒坦了很多,有愧疚自己居然会怀疑桑枝对他的真心,经过这段时间,他难道还看不出那个女子对自己的情吗?

    门爷爷生怕门少庭觉得桑枝不好,要去那个恶婆娘,就拍了门少庭的肩膀,苦口婆心的说:“我说儿啊,你失忆了还带回别的女人,把桑枝赶走了。桑枝一个人委委屈屈的,还没有离开这个城市,守着你们父子两,看着你和别的女人好。多委屈啊?她才是你的妻子,孩子的娘,你要相信她,好好跟她道个歉,这孩子也不容易啊!”

    门少庭点头,确实是这个理,是他失忆了,不记得她,才有了这一切。

    “我去看看那几个绑匪,他们招出了什么。”门少庭提议,就出示了工作证,调动了他们的笔录来看。

    几个流氓都招供了,说是一个卷头发的女人。门少庭手机有林鸢的照片,把照片给几人看了。

    “就是她。”他们纷纷指认,一五一十说出林鸢的罪行。

    第二天,门少庭先把林鸢支开,把爷爷带回了自己的家,爷孙两见面抱头痛哭。

    宸安先是不肯说出真相,后来门少庭说一定会把妈妈接回家,宸安才哭着说出了一切。

    门少庭听了之后,神色更阴沉了,林鸢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连宸安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爷爷免不了把门少庭臭骂一顿,满屋子追着打他。

    门少庭另有主意,先把爷爷安置在宾馆里,又承诺一定会让桑枝回来,才安抚好爷孙两。

    他还没有恢复记忆,虽然记不清,但真相却已经展现在他的面前。他要亲手让林鸢付出代价!

    林鸢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因为门少庭想让自己来吃饭而已,可是当她看到门少庭的爷爷就在这里的时候,她知道事情败露了,自己在想怎么隐瞒都是无济于事的。

    “爷爷,你怎么来了?”

    “你少跟我套近乎,你因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你不过是想要让我老头子死,我告诉你我的孙媳妇只有桑枝,宸安是我门门家的孩子,不是你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九百一十章 会是一辈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