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六零年:娇妻的奋斗生涯 作者:宁小白

重回六零年:娇妻的奋斗生涯
    很快,关城和江河的交谈就到了尾声,关城带着弟弟随风轻雪离开,而破庙永远对他们兄弟敞开大门,随时都可以回来。说到这里,江河正色道:“关城,你别担心。冬天日子难熬,现在不是春天了吗?春天漫山遍野都是野草野菜,杨树柳树都发芽了,只要有手有脚,就不会让自己饿死。”经历的越多,越了解粮食的珍贵。发烧的时候洗个澡,反而有利于降温。关城背着风轻雪的背篓,而风轻雪抱着关域,两人在所有人的目视下离开,走了一段路回头,依然能看到破庙门口大大小小的孩子。关城自己洗,关域是风轻雪给洗的,这孩子在路上就醒了,醒来后就搂着风轻雪不松手。大家饭都吃不饱,自己一个人却养活那么多人,就是瞎子也能察觉到其中的猫腻。听了关城的话,江河嗤笑道:“放屁!人都活不下去了,有几家养了狗?就是养狗的也早就把狗剥皮抽筋煮了填肚子!咱们要饭的不就是看人眼色吗?难道被人奉为座上宾?别开玩笑了!咱们的每一次上门,就代表他们口粮少了一部分,欢迎咱们才怪。”傍晚到了王楼大队,陆父和陆天隽兄弟早就等着了,见到关城和关域,来不及叙说这些年发生的事情,爷几个烧了两锅热水给他和关域洗澡。风轻雪再次下了决心,待灾荒年代过去后,粮食的产量和供应得到缓解,自己一定慢慢地减少对家人和朋友的粮食供应,细粮能少拿出来就少拿出来,想填饱肚子,就努力干活,总能挣回一部分口粮,这样就减少了空间物资的消耗。    从军十二年的陆江各方面都好,唯独家庭成分不好。    祖上八辈儿是贫农的风轻雪表示她一点都不在意。    就是这个年代物资匮乏,农村靠工分,城镇靠粮本,衣食住行处处需要票证,穿衣要布票,吃饭要粮票,幸亏她有一个随身空间,里面装满了各种物资,六零年代,嫁军人,做军嫂,衣食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