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龙套好愉快

Dear毛裤 作品

    蒋星寒的原同桌不想挪地,怎么说都和蒋星寒当了一年的同桌,谁还没培养出感情来呢?

    再说后排的宁黛,美女是的,可跟学校大姐头玩的开的美女,他不是那么想过往甚密啊。

    不过蒋星寒好像和他的想法有点出入。

    同桌桌,你把我的书本都往后排挪是几个意思?

    同桌桌,你把我整个人往后扛又是几个意思?

    蒋星寒,你这个渣男!

    渣男蒋星寒在做出狠心抛弃原同桌的无耻事后,不觉羞愧,反而脸上挂起了浅浅的笑意,静等着他新同桌的到来。

    至于他的旧爱,如今正是宁黛的新欢。

    “同桌桌,来笑一个,笑的好看,以后罩你哦。”宁黛故意逗着新同桌,以此来培养新一份的同桌情。

    新同桌扯起了一个颤巍巍的笑。

    宁黛觉得这个新同桌真可爱。

    后来的学生一看教室里座位有变动,很快也加入了抢座位大作战。

    学渣们自觉地靠后坐,想要在高三这一年好好搞学习的,则瞅准了蒋星寒的周边位置,快速抢占有利地形。

    特别是当得知蒋星寒的同桌换成秦策以后,一个个就跟抢购最后一套学区房似的,就差搞竞价拍卖这一套了。

    直到班主任走进教室维持纪律,一个个才消停。

    班主任对于座位表这事,从来不会多加干预,这会儿见下面的学生们变动了座位,只交代班长回头一份新的座位表。

    随后,班主任放眼看了一圈正式进入“不拼不搏人生白活”的孩子们,肚子里已经酝酿好了万千激昂的鼓励话语,正要如黄河之水一般奔腾而出时,蓦然发现,班级里似乎还少了几个人。

    就连他最寄托的秦策都还没到?

    于是班主任暂且压下满腹的话语,问班长:“开学第一天,都已经进入早课时间了,怎么人还没到齐?还差的几个怎么回事?请假了,还是迟到呢。”

    就着被问的时间,班长已经将班里的空缺看了一遍,然后一脸正气的回:“没人请假。”

    所以都是迟到了?

    班主任面色一变,生气道:“都已经高三了,还一点不自觉巴拉巴拉……”

    “同学们,你们高三了啊巴拉巴拉巴拉……”

    ……

    班主任情绪激动的巴拉了很久,随着他的魔性巴拉,教室里剩余的空缺渐渐填满。

    然而蒋星寒身边的空位,始终还是一个空缺,在坐满人的教室里显得是那么的扎眼。

    “什么情况?”结束第一节课后,蒋星寒看了看时间,转身询问宁黛。

    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但宁黛知道他在问什么。

    她一摊两手,表情无辜:“我怎么知道什么情况。”

    蒋星寒却不怎么信:“最近这阵子你们没见过?”

    宁黛不得不挑明一下她的行程:“小哥哥,我昨天早上才回来,昨天一天都在家,除了我那一家老小,我一个外人都没见过。”

    蒋星寒皱了皱眉,那这人怎么还不来?

    “你关心他就打电话给他啊,都是有手机的人,嚣张点啊。”搞得好像是通讯不畅的年代一样。

    宁黛这话提醒了蒋星寒,蒋星寒也不矫情,从课桌肚里取了手机,翻出秦策号码拨了过去。

    就着蒋星寒拨电话的时候,宁黛也专注的等着。

    其实她也奇怪,开学第一天就不出现,他胆子肥啦!

    电话刚拨出去,还没给人等待的时间,系统女音已经传出了关机的提示。

    蒋星寒:“……”

    宁黛:“……”

    每当亟需联系一个人却无法取得联系时,正常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宁黛为了表示自己也是个正常人,对蒋星寒说:“他一个人住,会不会早上起床时左脚被右脚被绊倒,一头撞地板上,撞晕了吧。”

    蒋星寒:“……”

    “或者上厕所的时候没注意地上湿滑倒了,一头撞在了马桶上,晕了。”

    蒋星寒:“……”

    想象过后,蒋星寒只觉得那画面太美 你现在所看的《快穿:龙套好愉快》 1307、校园文来一个(96)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快穿:龙套好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