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媒

秋刀 作品

    走进这小院中,在那一楼客厅门前,之前操纵鬼灵关涛窥伺我们的那个走阴派弟子,正一脸惊容的看着我们。

    “楚天?是你!?”

    那中年人咬牙切齿叫道,他显然没有意料到,我竟然来的这么快。

    “操你妈的,正是你爷爷我!”

    我冲他张嘴大骂,他们想对我下杀手,那我对他们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双手一握张开,凝聚出虚灵金枪,我向着那人大踏步冲了过去。

    这后天五行虚灵术,于人身无用,但自从我修渡过天魂、地魂之后,可以运转后天五行衍变先天真精,虽然我达不到大师伯欧少卿随手衍变的修为境界,但就眼下而言,我手中这杆虚灵金枪却是可以直伤人魂!

    一式枪法,直捣黄龙!

    我纵身一跃,单手持枪凶猛无比地往前刺去。

    中年人脸上浮现狠厉,他周身陡然涌出浓郁阴气,那鬼影重重反向我撕咬而来。

    这鬼影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鬼灵,而是以阴气凝形的某种术数演变,像是之前这人还操纵过影子凝形为凶物,向我袭击拦截。

    我冷哼,手中长枪一震,锋利的枪势将这重重鬼影贯穿。

    我反手摸出三师敕令灭邪符,默运虚灵火,激发符术之威,紫色火影虚影瞬间汹汹燃烧而起,其中至阳的白色雷火密布,“嗤嗤”的蒸腾之音响起,由阴气凝形的鬼影很快被焚烧成了黑烟飘散。

    这紫火与雷火对阴物有克制之用,不但如此,那中年人似乎也不敢沾染这虚影火焰,他急忙后退,退进了客厅内。

    我提枪追击而去,可就在我一脚踏进这客厅中时,眼前突然被漆黑如墨的黑暗笼罩。

    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一丝光亮。

    这感觉我有几分熟悉,极像是以五行虚灵罗庚张开的虚灵结界,只不过此刻,被困在结界中的人却反倒是我。

    “哼!”

    “楚天,这是我走阴派孙家的看家本领——禁魂结界,没见识过吧?”

    “在朔台市警局让你逃过一劫,但今天,我要你死!”

    声声话语,荡着回音在我耳边传响。

    我冷笑一声,架势看着倒是挺唬人的,只不过若论起术数结界,你走阴派却还比行人派差得远,单单是阵盘上的后天五行虚灵运转,你孙家就算拍马也赶不上!

    “嗷……”

    八个方位,八声鬼嚎吼叫!

    股股阴气将禁魂空间充斥,那是恶灵的气息,我不由得赞一声,用八只恶魂鬼灵来杀我,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眼前仍不可视物,但我能感觉到,那八只恶灵已经现身。

    “鬼鬼祟祟的,还不给我现形!”

    我怒吼一声,手中掐诀,默运虚灵火,整片禁魂结界中骤然焚烧起汹汹青紫火焰,照亮了这漆黑如墨的空间。

    八只恶灵正在我周围环伺,它们怨毒的盯着我,眼神尽显贪婪暴戾。

    虚灵火逼近一分,恶灵便后退一分。

    这些鬼灵倒是聪明,不想硬憾火焰之威,它们在等,等着虚灵火术数威势稍弱,便一哄而上将我分而食之。

    “爷爷我哪有时间陪你们耗!?”

    “还不给我滚过来!”

    我冲着这群恶灵暴喝一声,以虚灵金撞击腰间的渡魂铃,顿时间引魂铃音如钟吕之声浩然回荡。

    自从赤婆与我演示过灵媒派术数,我这引魂铃音的威力也更上一层楼。

    随着钟吕之音浩荡,竟也仿佛有了一分地府招引的意味,八只恶灵受铃音招引,不受控制地飘身上前,我控制着虚灵火就势一卷,完全将这群恶灵纳入紫青色火焰的焚烧威力中。

    凄厉哀嚎之音,不绝于耳。

    八只恶灵在虚灵火中翻滚挣扎,痛苦无比,它们想以阴煞消磨虚灵火焰,但是这拥有了至阳至阴之力的虚灵术数,又岂是那么容易可以借阴煞抵消的?

    恶灵阴身沾染火焰,顿时间便犹如磷火烧身,扑之不灭。

    “渡三魂修为?”

    禁魂空间中突然回响那中年人的惊诧之音:“没想到,形若枯槁的行人派,如今竟还能死灰复燃!既然如此,那就更留你不得了,给我杀!”

    随着中年人的暴喝声,八只恶魂鬼灵不在抗拒铃音招引,反倒向我扑了过来。

   你现在所看的《阴媒》 第二百五十章 去死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阴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