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媒

秋刀 作品

    庄清非目的很明显,在我成为清肃者一刻,特意抛出这重磅炸弹。

    清肃者,监察阴门六派。

    而身为清肃者,本身却有着如此巨大的污点,即便是能够得到祖师之灵的承认,但若整个阴门六派都不承认,甚至是敌对,你楚天又当如何?是否该以身正法?

    “这一手玩的溜啊!”苏洛辰哈哈笑道。

    “用心险恶!”小若也道。

    “他这是想当众逼死你啊!”林海道。

    “楚天,怎么办?”赵永廷问。

    “喵呜……”金玉珠表示存在感。

    我好气又好笑的暗骂一声,这个时候你还表示个屁的存在感啊你!

    响应者众,向我质疑的声音不停传来。

    他们在拿妖魂鬼妻的事情做文章,而且矛头直指凝舞,向我质问当该如何,身为阴门传承弟子,又怎么能够拥有一位鬼妻?

    “宫师兄,林师兄……”

    “这样的清肃者,我庄某第一个不认,想必在座的各位阴门同道,也是有着同感,他楚天是否应该于此对阴门给出一个交代!?”

    庄清非冷笑看着我,步步紧逼。

    就在他话音刚落,一个又一个身影站起身来,各派阴门弟子群情激愤,仿佛我楚天成了十恶不赦的人。

    宫商羽眉头紧皱,目光中有凌厉之感。

    林英也面露为难神色。

    我看着庄清非,又看着那些激愤的阴门弟子,显然这些人早就沟通好了,就为在这种时候携众怒向我逼迫。

    这些人可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既然不能阻止我成为清肃者,索性就质疑我身为清肃者的权威,让我当众给出一个交代!

    如果我给不出,他们顺理成章的就能将我赶下去!

    我轻声一笑,看来我那一连串的安排,也不算是白费心机,原本还差一个份量不轻的丑角登台,未曾想这丑角主动就送上门来了,以庄清非的身份地位,刚好在阴门六派中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这下万事具备,而道门符宗的来人应该就隐藏在这法会会场吧?

    “庄师弟,你此时说这番蛊惑人心的话,是什么用意?”

    宫商羽走到台前,冷声问。

    “师兄,我并没什么用意,只是对于清肃者楚天有所异议而已!”庄清非不卑不亢道。

    “宫会长,庄副会长难道说错了吗?”

    “他楚天当给阴门一个交代!”

    “行人派弟子,竟然迎娶妖魂鬼妻?这简直是笑话!在打我阴门的脸!”

    “这样的清肃者,简直是阴门的耻辱!”

    “楚天,站出来!”

    “站出来!”

    ……

    没等宫商羽向那庄清非再说些什么,这一浪又一浪的激愤喝问声,便就将宫商羽的话声打断。

    他们要我站出去,这种情况,一如那天的审判之景。

    我从太师椅上起身,走到台前,与此同时,其余三位清肃者也一同起身,这种局面下直接质疑的是清肃者的威严,如果这件事处理的不好,以后清肃者的工作也会受到整个阴门的阻力。

    俯视着台下群情激愤的人群,我朗声向他们反问:“我楚天,是有迎娶妖魂鬼妻,可那又如何?”

    “猖狂!”

    “真嚣张!”

    “你根本不配成为阴门清肃者!”

    ……

    有几位阴门高人老者带头说话,指着我喝骂。

    我冷笑:“我配不配成为清肃者,你们说的算吗?如果有谁不服的,台上两把清肃者席位还有空缺,你们倒是上台试一试?少他妈在背后扇阴风、点鬼火,我楚天是有妖魂鬼妻,但那是在我成为阴门传承弟子之前!”

    “我楚天从未叛逆师法,更从没有持法自傲!”

    “说我不配?那你们配吗?”

    “今天这话我还就撂这儿,我行人派楚天奉阴门祖师在天之灵行法,执掌清肃杀伐之位,人神共鉴!”

    吵架比的是谁声音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