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媒

秋刀 作品

    云奉已经先后拨打了几个电话,可对方都不愿意用偷袭的方式报仇,更甚至他们对于我楚天是否活着的消息也持怀疑态度,毕竟当年自斩己身可是在众目睽睽下进行的,已然形神俱灭,又何谈复生

    最后还有一人,云奉始终犹豫不决要不要说这件事。

    瑶池妙法门,东凌仙子

    道人云奉仔细思索过后,还是放弃了打算,若是东凌仙子得知这件事,恐怕非但不会报仇反倒还会坏事

    “哼”

    “既然凶兽魔物杀不得你,那就别怪我出此下策了”

    “甄师叔,你真的见到我师父了吗”

    “那真的是我师父楚天吗”

    千里迢迢、风尘仆仆赶来g市的李宗国,在见到甄昆时便就迫不及待要确定答案。

    “说是却又似乎不是,我并不能确定。”甄昆回答。

    李宗国忙又问:“他现在在哪”

    “我本用冥蝶追灵依附悄悄跟在他的身后,可昨夜鬼界有血魔潜入阳世,冥蝶之灵被法力余威波及散灭,现在我也不知他的下落,不过我能确定他就在g市,短时间里应该都不会离开。”甄昆道。

    李宗国情急说:“那我现在就去找,必须要尽早尽快的确定下来。”

    “先等等”

    “甄师叔,怎么了”

    “倘若他真的就是楚天,你可想好该怎么跟他交代行人派的事堂堂阴门之首行人派,竟真的出了叛逆师法的弟子,还是楚天他给予厚望的弟子,以楚天的性子,这件事若追究起来怕是又要掀起腥风血雨。”

    “实话实说便罢,躲又能躲的掉吗总之,还是先确定他究竟是不是我师父楚天再说”

    鬼界;

    鲜血蓄满白玉池,有一个人影在池中浮浮沉沉,荡起波纹向四周徐徐扩散,浓厚血腥气味隐隐有些刺鼻,在整个寝宫中聚而不散。

    而这时,侧门处步伐缓缓走进一个人。

    他身姿挺拔,面容俊朗,眸如星,眉如剑,整个人的气势内敛却又充满着危险,只是抬眸一个眼神就带有着恐怖的威压压迫感。

    “清尸王”

    他微皱眉头,似是对浓郁血腥味很是不喜,但他还是淡淡唤出了池中人的名字。

    鲜血池面突然一震,向下凹陷;

    池中人渐渐凌空飞起身形,他身着金线通绣九蟒的黑色蟒衣,腰玉束带,半秃额头,后留长长头发结成辫子,宛如一位古代清朝的王侯。

    清尸王自血池飞起,却未沾任何一滴粘稠血液,他恭敬来到那男人身边,拱手而拜道:“见过凌云使殿下。”

    “血奴潜入阳世,你可知道”这位被称为凌云使殿下的男人问。

    清尸王故作讶异:“血魔他就竟入了阳世凌云使殿下,属下一直在筹备打开两界通道门户事宜,并不清楚血魔之事,况且我即便是知道也拦不住他啊”

    “哼”

    凌云使面容骤冷,那突然散发出的恐怖威压笼罩向清尸王,清尸王心神骇然,他膝盖发弯竟不得不跪在了地上。

    清尸王忙道:“还请凌云使息怒,属下确不知血魔他的擅作主张。”

    “你真不知”凌云使冷冷俯视又问。

    清尸王身形颤抖着,恭敬不已说:“属下的确毫不知情。”

    “罢了”

    “我来此是为通知你,血奴潜入

    阳世已然灰飞湮灭,待两界通道门户开启后,你亲自去查清楚血奴死于何人之手,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凌云使淡漠的向他吩咐道。

    “灰灰飞湮灭这怎么可能凌云使殿下,血魔之身几近不灭,他更乃是您的鬼兵,谁又能诛杀得了他”清尸王瞪大眼睛,难以置信问。

    凌云使却道:“这正是需要你来告诉我的若查不清楚这件事,你就不用再回来了。”

    等跪在地上的清尸王回过神来时,那位凌云使殿下已经离去多时。

    他脸上神色阴晴变换不定,他不停喃喃着,难怪难怪那位大人会亲自来这里,可血魔怎就会灰飞湮灭了呢究竟什么人能够杀得了血魔莫非是道门五子亦或是瑶池大神通修士

    许久之后,他突然冷笑起来。

    “看来这一次两界门户开启,会变 你现在所看的《阴媒》 第九百六十五章 叛徒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阴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