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媒

秋刀 作品

    为什么我不去主持诛魔大阵

    这不是废话

    老子有至宝神器崆峒印在身,老子可是主角,我要是万一死了这里,等你们以后应对皇者人殷的时候就干瞪眼去吧

    但这景瀚道人咬定不松口,一本正经的拿缘法说事。

    他非认定了,此地之事,乃身为阴阳道传人牛津之责任,理所应当由他去主持诛魔大阵,更理所应当由他去背负他应该背负的罪孽。

    我和景瀚道人争执不下,他不肯,那我就冲他冷嘲热讽。

    要想动手打架,老子奉陪

    惦记我媳妇儿,还变着法儿的缩头推卸责任,似你这种人真是枉为道门符宗弟子

    “两位高人前辈”

    牛津突然来到我们身旁,打断了我们的争执,他苦笑道:“从刚刚开始,我就一直在听你们谈论我了,如果有什么话是可以和我直说的。”

    “跟你没关系”我瞪了瞪眼睛。

    这个老小子虽然挺讨厌的,但就从办事儿方面来说,可也是一个蛮靠谱的人,我可不想让他就这么去送死。

    牛津苦笑更浓:“前辈,既然这件事与邪魔玄魁有关,自然也和我这个阴阳道传人有关,这是我无法逃避的责任和宿命。”

    “狗屁闭嘴去看好你的那些女人们去”

    我又恨恨瞪他一眼,你丫是蠢还是傻,眼巴前明明有个更厉害的家伙在,你还上赶着去送死不成

    我看向景瀚道人,沉声问:“这诛魔大阵的事,你到底接是不接”

    “爱莫能助,本道人千里驰援已是仁至义尽,这还是看在我凝舞师妹的份儿上,凭你这不知哪来的野山炮,还想来命令我”景瀚道人冷哼回答。

    我简直被他给气笑了:“行行行,既然商天师管教弟子不力,我今天就代行师法,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你敢辱我师尊”

    “道门五宗,千载传承,岂是你能够羞辱的”

    “你该死”

    景瀚道人冰冷的眸子里迸现杀机,俨然已经动了真火。

    左右不过是打架嘛

    来就来

    谁怕谁

    生死不论,来打啊

    我挥手召出金府雷龙,紧握掌心,而他也翻手摸出一张符箓,法力运转。

    “住手”

    凝舞推开许由的阻拦,三两步走到了场中,她先是不满的看了我一眼,又愤怒的看向景瀚道人。

    “两位,你们可真是很有能耐啊”

    “命融诛魔大阵,不需你们来主持运转,我既奉道门敕令而来,那这里的所有事都当是我该尽的责任。”

    “牛津”

    凝舞训完我们之后,唤了声牛津的名字,牛津尴尬的连忙应声。

    凝舞又道:“我们入山中诛魔”

    我这傻的可爱的媳妇儿那态度异常坚定,根本就不容任何人反驳,她已经打定主意即刻进山,亲自主持命融诛魔大阵运转,并且不许我和景瀚道人插手。

    凝舞向着院外走去,可还没走两步,她那虚弱的身体突然晃了晃,整个人仰面摔倒下去。

    “凝舞”

    “师妹”

    我和景瀚道人见此,同时间向着凝舞赶去。

    距离凝舞最近的许由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凝舞倒下的柔弱身体,并施法阻止了我和景瀚道人的靠近。

    “两位”

    “我看你们还是别争了,不如一起去主持诛魔大阵的运转吧”

    “至于凝舞,我会帮你们照看好的。”

    许由抬眼看着我们,以强硬态度拒绝我们靠近昏厥过去的凝舞,至于凝舞的伤势他打包票绝对不会有事,但眼下还需以诛魔为重。

    “你又是谁”景瀚道人阴着脸沉声问。

    许由皮笑肉不笑道:“鄙人许由,隶属幽冥地府一殿司君大人的侍令官是也,如有必要,鄙人亦可凭借司君大人神格玺印行事,你有问题么”

    景瀚道人一时语 你现在所看的《阴媒》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湘西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阴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