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媒

秋刀 作品

    我呆愣愣的不停点头说好,治病救人我可不擅长,这种时候自然他们说什么我就答应什么。

    简单商量过罢,我们分头行动。

    由我和丹宗高人带着大师伯欧少卿,还有另一位受伤的道门前辈回返菁芜三山,而其他人则回去京都向羽宗真人复命,毕竟现在可正是用人的时候,虽然此地事毕,但可还有着其它要紧事需要处理。

    一路马不停蹄,御空行法,终于是赶回了道门圣地。

    经过丹宗高人的医治治疗,大师伯欧少卿的伤势总算是稳定了下来,只不过短些日子恐怕是无法再下床了,丹宗前辈建议我不妨就留欧少卿于菁芜三山休养,这里会有道门弟子照料他的伤势和起居。

    事已至此,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我再三向那丹宗前辈道谢,如果不是蒙得前辈不吝使用灵药,哪能救回我大师伯欧少卿的命。

    “楚天道友不用客气,道门与阴门本就有着渊源,相扶相持那都是应该的,他日若是我道门弟子遇难,还希望楚天道友不吝出手援救才是啊!”丹宗高人神情微有些疲惫,与我玩笑道。

    我再次拱手而拜:“七叶前辈放心,我楚天绝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

    “哎呀……”

    “说说而已,玩笑罢了。”

    “近些日子劳神疲累,我也需要好好休养休养,你先去看望你大师伯吧!”

    这位丹宗七叶前辈与我嘱咐过罢,便就离开了这楼阁,我望着他的背影躬身相送,再次言谢。

    说实话,从最近与道门五宗接触频繁后,我由衷的对道门改观不少,尤其是自那时空长河中见证曾经,我亦深知,之所以阴门与道门如今会有所嫌隙不和,主要还是由于阴门落后了道门太多,相比较于道门的传承昌盛,阴门几近没落断绝,实力的差距便造成了眼界的不同。

    不可否认,道门众高人以及曾经的道门五子,看待问题以及思考问题的方式,远要比阴门全面的多。

    虽然有时候他们总拿大义说话,总拿正道压人,但如果换个角度想想,倘若可以选择的话,倘若所要牺牲的是道门众人的话,恐怕人家当仁不让的就已经冲上去了,又何必还要苦口婆心呢?

    当然……

    有些人是要例外的!

    譬如说玄言子,这位曾经的占宗掌教真人可是真的深藏不露,对于他的所作所为,我可实在是提不起半分好感!

    但总也不能一竿子去打翻一船人不是?

    阁楼后堂;

    年轻后辈弟子收拾完毕,与我作揖行礼离去,大师伯欧少卿正躺在床上,神态病怏怏的,气息很是虚浮,显然受伤极重。

    “大师伯……”

    “楚天给您赔罪了!”

    我眼看欧少卿伤重如此,还是被我亲手所伤的,简直心如刀绞,我俯身拜地重重磕在了地上。

    “起来,快起来……”

    “咳咳……”

    大师伯挣扎着想起身,我哪里还敢再跪在地上,连忙起身过去让他可别乱动,现在休养伤势才是要紧。

    “会发生这样的事又不是出于你的本意,你心里就别太自责了。”大师伯微微气喘道。

    我一脸的歉疚和难过,说是不自责但又怎么可能,如果我多小心一点的话,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先谈正事吧,阴门我现在是顾不上了,以后就全靠你了。”大师伯轻叹道。

    我郑重点头:“您放心养伤,我会照看好阴门的。”

    “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有句话我要提醒你!……小天,凡事以大局为重,切莫意气用事,你千万要牢记在心里,听到了吗?”大师伯认真不已的与我叮嘱道。

    我再次不停点头,连声答应听到了。

    大师伯又与我嘱咐了很多事情,如今的阴门正处于脱胎换骨中,其中凶险自然不言而喻,一着不慎,便极有可能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还跟我说,此次世间遭劫,许多许多人都会死……

    这其中包括他欧少卿,更也包括我楚天在内,所以真待那一天来临,定要切记他与我所说过的话,不可争时便不要争,不可为时便不要为,千万谨记要以大局为重,莫要因小而失大。

 & 你现在所看的《阴媒》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不灭元神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阴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