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媒

秋刀 作品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我们终于再次出发了,我双腿禁不住的有些发软,虽然我已经尽可能的速战速决,但奈何那痒的厉害,所以我挠的时间就久了点。

    更何况……

    时间短了,凝舞她也不答应。

    相比较于我的情况,凝舞明显就好多了,她面泛桃花,妖艳非常,一抹抹异样绯红羞晕许久未见敛下,整个人更是光彩照人许多。

    所以呢,御空行法完全由凝舞来,而我只负责抓紧时间休息。

    幸亏凝舞随身携带有丹宗灵药,否则的话,我这原本就身上有伤再加上透支体虚,真不知道要用多久才能恢复过来。

    “3个小时18分45秒……”

    “哼哼哼……”

    “哼哼……”

    虚空之上,我正盘膝行法,凝舞则带着我御空飞行。

    而这时,鬼兵林海的声音回响在我心神中,那皮笑肉不笑的讽刺哼哼声传来,似乎很是不满的样子。

    “你在说什么?”

    “老子在说你们小两口办事儿的时间!……大爷的,挺能玩啊,挺会玩啊,挺持久啊,吃药了吧你!?”

    “呃……你变态啊?还数着时间!?”

    “废话,老子总要知道,老子苦苦白等了有多久!”

    “嗨哟喂,不等着,你还想看着不成?”

    “当然要看着了!……楚天,你这小子最最过分的就是,让我们等了也就等了,竟然还不让我们看,天理不容啊你!”

    “滚蛋!”

    骂过一声,我再懒得理会这老小子。

    不过我可是没有想到,只和凝舞随便玩了那么一小会儿,竟然过去了三个多小时,一时疏忽忘察了时间。

    看向身边的凝舞;

    她也看来;

    四目相对之下,视线浓情交织在一起,她眸中娇羞渐浓,还有一些些未明言的羞臊和自责

    我笑了笑,温柔摇头,表示没事。

    凝舞她是在为自己的任性而自责,如果不是她*暧昧以致动情,又怎会耽搁了时间,这里毕竟是鬼界、毕竟是人殷的老巢,多在这里停留一时半刻都代表着多了一分危险。

    而我们,却足足耽搁了三个多小时呢,也难怪她会自责。

    但……

    应该没事吧!

    人殷本尊法身并不在此,仅凭区区化身想杀我们可是万难,即便我们两个人难敌鬼界众难以计数的鬼灵,但想脱身而走也是能够做到的。

    更何况,凝舞如今身怀狐族圣物神器,大神通威力的提升绝非昔日可比。

    所以,当该不会有事吧!

    只要我们动作够快,及时找到方小白,及时离开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御空行法途中;

    我们并没有那么明目张胆的飞天行走,我们此刻正置身鬼灵飓风的风眼之内,这么做是为掩人耳目,避免不必要的战斗和麻烦。

    此道飓风很庞大!

    凶威很强!

    被裹挟在飓风中的鬼灵不乏有几头五等魔灵,邪灵众多,更低层次的鬼灵更是不计其数。

    道道黑色雷霆霹雳闪烁,鬼灵嘶吼声不绝于耳。

    然而——

    它们却对我们视而不见,就好像是看不到我们一样,即便我们此刻正在风眼中,正在它们的眼前。

    此为天狐骨杖妙用,以幻形之法敛藏身影,从而使众鬼灵不可见。
    r />

    既是幻形,也是迷惑心神;

    在这一众鬼灵的未察觉间,便轻易陷入了凝舞施展的大神通术幻境,完全受凝舞所掌控,若非是凭借天狐骨杖施法,凝舞可还做不到这一点呢!

    操纵飓风行走方向,我们正在向着罗浮鬼域而去,靠近着魂河渡的岸边。

    一切顺利;

    甚至,并未被任何人所察觉。

    但渐渐地,凝舞莫名感觉到有那么一些些不对劲,不止是她,我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事情似乎太过顺利了,这一路上不但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挡,而且就连鬼灵飓风也越来越少了,昏黄天空压抑更浓,隐约透着不详的色彩,似乎正有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在悄然酝酿,逐渐发生。

    “相公……”

    凝舞轻唤一声,秀眉微蹙。

    我紧皱眉头,从盘膝行法的状态中出离,我站在凝舞的身边观察四周,“事 你现在所看的《阴媒》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人殷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阴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