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媒

秋刀 作品

    虚空裂隙突兀出现,倏然一剑携开天辟地之势,径直便斩灭了庞大的鬼灵飓风,霎时间不知多少鬼灵陨灭。

    狂暴剑气凌乱,如同涡流风刃;

    而当这凌厉无匹的剑气终于逐渐敛下时,我和凝舞的身形这才显露出来,我们毫发无伤,凝舞以手持天狐骨杖硬抗下了此一道凌厉剑芒。

    “香狐妃……”

    “此刻吾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

    “臣服于吾,效忠于吾的誓愿,可保妖狐一族传承,可重建青丘之国度,可赦你丈夫楚天之不死……”

    “吾,可助你以妖狐化身反噬本尊,再为神魔将……”

    “伏首否!?”

    皇者人殷的朗朗话声传达天地,幽幽荡荡,回旋于我和凝舞的心神之间。

    裂隙中,人殷化身缓步走出。

    他是那般器宇轩昂,微微上扬的头颅在俯视苍穹,睥睨世间之势尽现周身,他乃为此地之主,此界之皇者,乃为掌控万事万物的主宰。

    “到了今时今日……”

    “陛下,你竟然还在做着那春秋大梦?”

    “自欺欺人,何时方是尽头?”

    凝舞手持天狐骨杖,嗤笑一声回应着人殷的朗朗话声。

    “为什么……”

    “你们一个个都要背叛吾的誓愿?”

    “为什么,你们放弃了追随于吾的步伐,甚至还要与吾刀剑相向?”

    人殷眸中倒映出凝舞身影,既冰冷万分,却不禁流露出不解之色,他想不通这件事,更无法理解这件事。

    “陛下……”

    “你已身为失败者却不自知,你已失去一切,却不惜行逆天之举再夺造化,你为一己之私欲将会给这世间带来灾难,竟还美其名曰是为了人族圣道昌盛,岂非可笑?岂非自欺欺人?”

    “你所谓的誓愿,成为了罪恶的源头,这便就是问题症结所在。”

    “可偏偏……”

    说到这里,凝舞嗤笑更浓,幽幽道:“你却还独活在梦里!”

    “梦里?”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听到凝舞与他下的断语,人殷不禁狂放大笑,这笑声霸气无比,戾意满满,天空中云层滚动,轰隆乍响,风云变色,随着人殷的狂笑声竟呈现出似是瑟瑟发抖的状态来。

    凝舞秀眉渐渐微蹙,笑容渐止,神情泛冷。

    笑声过罢;

    只见人殷嘴角泛起一抹邪异笑容,他狂妄无比,却又霸道非常的言道:“梦里又如何,现实又如何?吾之所愿,即为真,吾之所求,即为道,吾之誓愿愿景,即是这三界之归宿,尔等岂不知吾正身怀这化虚幻为真实的人皇之力?于吾而言,即便是梦,吾也将会使它映照世间!”

    这番话,单是听在耳朵里就倍觉震撼。

    人殷之行止,人殷之誓愿,即便是早已错过了那番大机缘造化,他亦要颠覆这世间,再夺造化。

    “他已入魔途!……相公,你还记得魔尊汨罗吗?这人殷与汨罗所求随不同,但所做的事情却大相径庭。”凝舞与我传音叹道。

    汨罗;

    我怎么会忘记那个恐怖的男人!

    天外天,修罗恶魔!

    魔尊汨罗曾与我说过他的宏愿求证,摄三界为私欲,恰与现在的人殷相差无几,两个人虽然做的事情不同,但结果却

    是相同的。

    我抬眸,出声道:“人殷,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想问什么?”人殷冷漠看我。

    我咧嘴露出笑容,嘲讽问道:“听你刚刚说了那么多,我想问——在猴群里当猴王很有成就感吗?还是说,你的追求就只是想当一个猴王,仅此而已?”

    “噗哈哈……”

    “相公啊相公,你好聪明呢,一语道破天机!”

    凝舞忍住笑出声来,其音如丝竹般悦耳动听,妩媚动人,她也看向皇者人殷,尽显嘲弄之色。

    而人殷呢;

    脸色压抑,神情阴沉,额间甚至是爆出了青筋来!

    猴王?

    我这个比喻,不但嘲讽了他的追求,更侮辱了他的誓愿!

    其实……

   你现在所看的《阴媒》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猴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阴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