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恼的在他的胸口捶了一下,可恶的男人。

    被打了一下的龙啸天放开她,看着她低声问:“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嗯?”安琪尔不明白他在问什么。

    “比如安士傑。”她在他身边坐了20几分钟,几次吞吞吐吐,还刻意没话找话说,他认为她是在为替安士傑说情做准备。

    安琪尔摇摇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起士傑哥哥,难道是因为今天士傑哥哥来找她,他想知道他们聊了什么?

    “没有要说的?”龙啸天有些意外,在监控里他清楚的听到安士傑让她帮忙说情,可她现在什么都不说?

    对此,龙啸天着实有些诧异。他以为她会想方设法的找机会帮安士傑说话,所以他回来才故意不理她。

    安琪尔的大眼睛动了动,以她的脑容量真的想不通他一直追问她是什么意思。

    撅着小嘴儿冥思苦想了一下,这才歪着脑袋看着他问:“你会伤害我吗?”

    龙啸天皱眉,蓦地想起视频里安士傑拿着王总死亡的照片给她看,他猜测,难道……她吓到了?

    “如果我不喜欢你了,我会让你远离我的视线。”龙啸天这话说的可以说是相当冷漠,可却也侧面回答了她的问题。

    他没必要伤害她。

    或许……舍不得。就算他再冷酷无情,这么软腻的女孩子,他也下不去手。

    安琪尔对他绽放出一抹炫丽又清纯如百合般的笑容,点头道:“那就好。”

    不管王总的死是不是真如士傑哥哥所说,真的跟龙啸天有关,只要他不会伤害她就好。

    就在龙啸天以为她不会再开口时,安琪尔突然惊讶的轻呼……

    “啊!!我真的有事情要跟你说。”安琪尔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看着他。

    闻言,龙啸天皱眉。

    “什么事?”他心想,到底忍不住了?

    安琪尔的双手在一起撮啊撮,搅啊搅的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的说:“那个……我休息的也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回学校上课了啊?”

    没有得到他的批准,她不敢去上学。要是惹他不高兴,永远都不让她去学校就完蛋了。

    “就这事?”龙啸天紧皱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

    安琪尔努力的点头,絮絮叨叨努力的解释道:“是啊!我身体本来就没什么大事,请假一个礼拜有点太过分了。我功课本来就落下许多,再请假跟不上……”

    “在家就这么无聊?”他想起刚才回来时,听到她跟容伯说的话。

    “是啊,好无聊的。你不在家,除了容伯就没有人理我了……”安琪尔又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

    话还没说话,便被龙啸天打断,他不耐烦的起身,边像楼下走边说:“准了。”

    这小东西怎么了,说起话来没完没了的。

    安琪尔一听他答应的这么痛快,心里雀跃极了,高兴的像个小蚂蚱一样又追了上去。

    当真是他走哪,她跟到哪。

    龙啸天的眼角看到她扑腾过来的小小身影,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淡笑。

    还没到开饭的时间,龙啸天坐在沙发上如帝王一般,就连坐着都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压迫感,安琪尔娇小的身子坐在他的旁边显得更加娇俏。

    一时间有些无聊,安琪尔脑中想到一个利用时间的好办法,露出讨喜的笑容看着他问:“我有几道题不会,你现在教我好不好?”

    龙啸天眯眼看着她眼中皎洁的光芒,邪笑道:“小算盘打的不错。”

    “那我就当你是答应了哦……”说着,不等他再说话,安琪尔已经跑上楼梯了,生怕晚一步他就反悔似的。

    没一会,安琪尔抱着书本下来,听到楼梯上踢踢踏踏的声音,龙啸天抬头看过去,只是随便看一眼,便被她吸引。

    此刻的安琪尔抱着书本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小女人走路时背脊总是笔直端庄,竟特别像大学生抱着书本去图书馆的模样,可她明明只是个高中生而已。

    而且,最让龙啸天感到新鲜的是,上个楼的功夫,安琪尔就把她的长发用头绳绑在了脑后,他鲜少看见她绑着头发的模样。

    绑起头发的小东西,多少能脱去几分稚嫩。

    当安琪尔坐在他的身边,将书本放下时,龙啸天的‘魔爪’不由自主的伸向她的脑后,抓着她的马尾辫随意的把玩着。

    “真想看你上大学时,是什么模样。”龙啸天随口说。

    安琪尔愣了一下,扭头看着他,明媚的笑道:“唔……应该比现在高点了。”

    看着她萌萌的样子,惹的龙啸天不禁轻笑,戏虐道:“胸部也会大点。”

    她被他突然的调侃,弄的害羞极了,脸色突然爆红。

    “真是个不禁逗的小妖精。”龙啸天说着,在她的脸上啃了一口,惹的安琪尔惊叫连连,慌乱的扭头看客厅里有没有其他佣人。

    还好,现在佣人都在厨房忙,没有人在客厅打扫。

    他发现她真的很容易害羞,这么多天也没适应他的调侃。

    不再逗她,龙啸天伸手拿过她的作业本,他瞄了几眼,看到几个空白的题,不屑的瞥了她一眼:“这么简单都补会?!真是个笨蛋。”

    安琪尔偷偷撇嘴,这很简单么?!

    要不是怕他生气,她真的很想翻个大大的白眼!这对她一个落下这么多功课的学生来说,很难了好吗!

    龙啸天又瞥了一眼她的粉色笔,很是嫌弃的说:“最讨厌粉色了!”

    不过说归说,还是用这‘碍眼’的笔在她本子上刷刷刷写了起来,边写边耐心的给她讲解,时不时的还会提问一下。

    龙啸天并补是一个多有耐心的人,可是对安琪尔的事,他似乎把他所有的耐心都用到了她的身上。

    安琪尔看着他给她解题解的这么得心应手,崇拜的看着他,忍不住问道:“你毕业多少年了啊?”

    “嫌我老了?”龙啸天冷飕飕的睨着她。

    见他误会,安琪尔马上摆手道:“不是不是,只是觉得你好厉害啊,毕业那么多年,这些题居然还会做。”

    听到她的赞美,龙啸天这才收起他冷飕飕的目光,毫不谦逊的冷哼:“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笨?!”

    安琪尔无辜的撇嘴,好吧,她就不应该夸他,太自取其辱了。

    他们这边相处的异常和谐,安士傑却在公司里郁闷的跟客户沟通。

    可是,又有几个人敢跟龙啸天做对?又有几个人敢跟创世集团以及郡王地产做对?!

    尤其是郡王地产,被神秘买家收购后,外界将新买主传的神乎其神,现在郡王地产的新主人放话了,谁敢跟安邦家具合作,就是跟他郡王地产做对。

    谁还敢在这节骨眼上惹这个没露过面的狮子?!

    这才多长时间,退单的电话已经接二连三如排山倒海之势涌了过来。

    有的公司已经跟安邦家具签约,却不惜赔偿违约金,也要退掉安邦家居的所有家具。

    安士傑深知自己惹怒了一个他得罪不起的人,更加愤恨自己的无能。

    他是安家的大少爷,从小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在一众光辉下长大,带着光环进入社会,在大家赞许以及认可的目光下任职安邦家具的行政ceo。

    他自认为自己很出色,没有什么他做不到,做不成的事!

    可是自从龙啸天出现后,他才认识到之前自己有多自大。

    即使不想承认,也不得补认可一句话: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此刻的安士傑特别想自己能够一夜之间变得强大,足以跟龙啸天抗衡的强大。

    现在他对龙啸天的仇视,已经不仅限于安琪尔,还有他男人的自尊。

    他将龙啸天视为敌人!

    在他冥想时,外线电话又想了起来,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退单公司的电话。

    安士傑心里顿生烦躁,一把将电话扫到地上。

    他眼中充斥着愤恨的猩红,仿佛一只被欲望占有的猛兽,可怕,危险。

    这时,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他阴郁的抬头看向门口,虽然他待属下比较温和,可却没有人敢不敲门进入他的办公室。

    蔻以馨站在安士傑的办公室门口,看到地上一片狼藉,再看安士傑的脸色,明显很不悦,她猜也知道他为什么事发火。

    其实,她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事来的。安邦家具得罪了创世集团已经郡王地产的事,早已经在a市传开了。

    现在所有人都避安士傑如蛇蝎!世人都记不住锦上添花之人,可势必会记得雪中送炭的恩情。

    没错,她就是要安士傑记得她的恩情。其他公司不敢得罪创世集团和郡王地产,不代表寇家不敢。

    在l省,寇家跟龙家同为五大家族之一,还会怕一个刚崛起的创世集团和一个被收购的郡王地产?!

    一直以来,她喜欢安士傑的心一直没掩饰过。他从来没拒绝过她,可是她却也从来都没得到安士傑的一个承诺。

    他待她如对其他人一样温润,可就是因为太寻常了,才让她特别没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