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说错了,还有一个龙啸天。”沐放说着,看了眼龙啸天。

    随即又说道:“我们老大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黎锡的创世集团、欧阳的修罗堂、正宇的郡王地产、加上我沐家的jun方势力,随便cha进去,别说后进来的顾右铭和那个不敢见人的缩头乌龟,就是龙家,欧阳家,还有寇家,现在我们都可以把他们踩在脚下了。”沐放的豪言壮语,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现在龙啸天的实力,早已经远超那些人不止一条街。

    现在没撕破脸,只是还需要一个契机。

    “何况,我们比顾右铭和雷霆会老大更早潜伏在a市当中。”沐放的表情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安琪儿竖着耳朵听他们聊天,沐放这意思,她听明白了。

    意思就是,龙啸天早已经步入a市的心脏位子,不是其余人能捍卫的了的。

    “顾右铭又给我发了请帖,这次我打算去。”龙啸天喝了一口酒说。

    “下周末?也发给我了。”欧阳野说。

    “巧了,我也有。”黎锡将请柬拿出来,放在桌子上,他今天刚回a市,秘书就把顾右铭的请柬给了他,他顺手放在西装口袋里。

    “哈,我也有,邀请郡王地产的蓝总。”说着,蓝正宇得瑟的拢了下衣领,装出一副自己很优秀的模样。

    “没想到啊,你们都是有身份的人,邀请你们也就罢了……”

    沐放话还没说完,蓝正宇各种不服气的问:“怎么?难道你也受邀在内?”

    “必须的,小爷可是沐家的小少爷,他跟沐家交好,对他自然有帮助。”沐放说。

    “那还不是因为他自知请不动沐老爷子,而你们家大哥、二哥都是正直的人,一定不会买顾三少的账,才请你的!”欧阳野不屑的轻哼一声。

    “你什么意思,意思是小爷我不正派呗?”沐放怒视。

    众人摊手,异口同声道:“显然就是这么回事!”

    “那怎么着?下周末一起去?”蓝正宇问。

    “不行,外人或许知道龙啸天和欧阳野关系不错,或许知道沐放是龙啸天的手下,但正宇的身份一直是隐秘的,更不知道龙啸天的手下是郡王地产的老总,更不知道我和龙啸天的关系,所以我们不适合一起出现。”黎锡说。

    龙啸天点点头:“我们几个的关系,还不是能摊在明面上的时候。”

    “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沐放笑嘻嘻的说。

    “行啊,到时候大家就装不是很熟呗。”欧阳野说着,竟然有些激动,他们这种关系装不熟,还真是有点难度。

    “估计到时候黎锡和老大会成为全场焦点。”沐放说。

    “可不,一个是jun方最年轻最有实力的jun长,一个是商业帝国财力最大的总裁,两个最有能力的人同出现在一个场合,估计不少人要去巴结他们了。”欧阳野说着的时候,表情里丝毫没有嫉妒,只有满满的自豪。

    为自家兄弟而自豪。

    “那岂不是太给顾右铭捧场了?”蓝正宇本来是不想去的,一来不喜欢那种场合,二来不喜欢顾右铭那个人。

    蓝正宇很直接,喜欢就多来往,不喜欢就给老子滚远点。

    如果不是这次其他四人都去,他还真不想给顾右铭那个面子。

    “这个约必须赴,不是为了给顾右铭面子,我只是想看看雷霆会的老大去不去,相信顾右铭一定请了他。”欧阳野说明自己的目的。

    “我的目的更简单,没有我不敢赴的约。”龙啸天双眸微眯,霸气尽显在黝黑的眼底。

    安琪儿靠在龙啸天的身上,听着他们聊天,好奇的问:“你们说的是顾右铭吗?他那个人挺好的啊。”

    “闭嘴,男人说话女人不要插嘴。”龙啸天眼中立显不悦,伸手将安琪儿的小嘴儿捏成鸭子嘴。

    “安琪尔还是太单纯,不知道世间险恶啊!”欧阳野叹息一声,也不知道是在夸安琪尔,还是在损顾右铭。

    安琪尔撇撇嘴,明明是他们男人之间太复杂。

    一直喝到深夜12点,大家才各自散开。

    沐放喝的太多,吵嚷着不要回沐家,一定要跟龙啸天回玫瑰园,赖着安琪尔不撒手,左一个小嫂子,又一个小嫂子叫的那叫个甜,嘴巴跟抹了蜜一样。

    黎锡先送同样喝的不少的正宇回去了。

    “这丫是越来越不要脸了。”欧阳野没喝多,扶着沐放看向一脸沉冷的龙啸天。

    “老大,我这下半夜还要亲自去码头验货,送不了沐放,要不……”看着龙啸天阴冷的表情,下面的话欧阳野也不敢再说出口。

    沉默了几秒,安琪尔拽着龙啸天的衣袖边角说:“要不就让他去玫瑰园睡一个晚上吧,反正玫瑰园的客房也多,现在打电话给容伯,让他找佣人去收拾一间就可以了。”

    龙啸天低头,垂眸看了看眼巴巴看着他的安琪尔,拧眉问道:“你跟沐放的关系这么好?”

    安琪尔愣了下,马上奋力摇头,否认道:“没你想象中那么好啊,就是……一般,一般而已。”

    开玩笑,她要现在要是说很好,估计龙啸天会半路把沐放丢弃在马路边。

    “把他放在后座。”龙啸天冷声吩咐欧阳野,这算是同意沐放跟他回玫瑰园了。 =

    见他转身上了车,欧阳野悄悄对安琪尔竖起大拇指,小声道:“聪明!老大最小心眼,这么回答就对了。”

    安琪尔无奈的看了眼已经上了车的男人,在自己兄弟面前这么小心眼,就不觉得丢人吗!?

    第二天,沐放从玫瑰园的客房醒来,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脑袋里一片空白。

    出了房门,他才看出来,原来自己在玫瑰园!?

    刚下楼,容伯便迎了上来,恭敬的说:“沐少爷早,请到餐厅用早点。”

    “容伯早。”跟着容伯到了餐厅,看到龙啸天和安琪尔已经坐在那里吃早点,沐放各种感动。

    “老大谢谢你收留我过夜。”沐放感激涕零的模样,就差扑过去给龙啸天一个熊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