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一个人在家乖乖的哈。”安琪尔故意学着大人的样子安抚着他暴躁的情绪。

    “谁说我是一个人,正宇去机场接黎锡了,他们很快就来了。”龙啸天傲娇的冷哼。

    “那我就走了哦。”安琪尔知道他嘴硬,笑眯眯的跟他告别后,转身下了楼。

    在走出房门那一刻,她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傲慢无比的声音:“哼,又不是不回来了。”

    安琪尔偷笑,傲慢又自大的男人啊。

    回了安家,安琪尔发现家里并没有以往春节的那样热闹、喜庆。反而爸爸和妈妈的脸色都很不好看,安士傑的表情也很严肃。

    气氛似乎不太对。

    “妈妈,怎么了?”安琪尔走过去,坐在安妈妈身边,轻声问。

    安妈妈刚张开嘴,可却气的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看了安士傑一眼,又叹了口气,一副欲说无用的样子。

    安琪尔又看了看安爸爸,见爸爸气的也是脸色铁青,这才看向安士傑:“士傑哥哥,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事,你别担心。”安士傑就算心里再气,跟安琪尔说话也很随和。

    “还没什么事?整个a市都知道你和寇以馨要结婚,现在你说不结就不结了?你当这是过家家呢?”安父本身已经压下去的火,被安士傑一句话又给气的不轻。

    “啊?士傑哥哥你不结婚了?你们吵架了?”安琪尔也很意外。

    她以为士傑哥哥已经想的很清楚,才答应跟寇以馨在一起,前阵子也说要准备婚礼了,可没想到……

    父亲说的对,这婚礼哪能说取消就取消的?

    “没吵架,就是觉得我和她不合适。”安士傑敷衍的回答。

    “士傑,你的婚姻大事,我也不想过多参合,可你要想清楚,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是寇以馨帮了你,你可不能忘恩负义。”安妈妈苦口婆心的劝告。

    “妈,安邦家居现在已经步入正规,我也有了自己的人脉和基础,就算寇家现在撤资,我也不怕。”安士傑的语气很自信。

    可他说这话的时候,安琪尔歪着脑袋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这还是她认识的士傑哥哥吗,有困难的时候跟寇以馨在一起,渡过了难关,就一脚把寇以馨踹开?

    是她想的这样吗?

    “做人不能这样。抛开一切利益不说,一个女人能在你有困难的时候出来帮助你,愿意在你没有能力的时候站在你的身边,这样的女人现在这社会哪里找,现在你不懂珍惜,以后要后悔的。”安妈吗说这,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她今天已经说的够多了,可惜他什么也听不进去,坚决要跟寇以馨分手。

    “士傑哥哥,你公司那些利益纠葛我不懂。但我知道,寇以馨真的很爱你,她比任何女人都爱你,我不信你不知道。”寇以馨对他付出了多少,追了他多久,他应该比谁都清楚。

    “我都知道,可我不爱她!”安士傑一脸严肃的说完,起身上楼,不想在说这个话题,他已经下了决心,任何人都改变不了。

    家里气氛不好,安琪尔迟迟不敢开口提先回玫瑰园的事。

    知道晚上八点,迟迟不见安琪尔回来的龙啸天终于坐不住了,电话拨了过去。

    安妈妈今天一天的心情都很低落,中午和晚上吃饭的时候也没吃几口。安爸爸的脸色就更别提了,一天下来就没好转过。

    安琪尔陪安妈妈摆弄花草,电话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龙啸天,犹豫了一下,按了拒接键。

    她想,龙啸天一定是问她什么时候回去的。

    天色也有些晚了,是该回去了,可她苦于还没找到机会跟妈妈说。说了,也不知道妈妈会不会理解,平时还好,今天毕竟是最重要的日子,春节呢。

    龙啸天不可置信的瞪着电话,小东西挂了她的电话,拒接?!

    胆子肥了!!!

    这是回了家就觉得他拿她没办法,想不回来了是吧?!

    “安琪尔没接电话?”黎锡刚好走过来,看到龙啸天那难以置信、难以接受的表情。

    龙啸天二话没说,又打了一遍。

    结果还是一样,拒绝。

    “喂喂喂,安琪尔不接啸天电话。”黎锡看热闹一样,大声喊了一下,客厅里玩游戏的沐放等三人闻言一愣,随后不约而同的将手里的手柄一扔,凑了过去。

    “老大,安琪尔这是要造反?”沐放不怕事大的问。

    “安琪尔这是不想回来过年了是么?”蓝正宇颇有些遗憾的问。

    “老大,安琪尔有可能还在陪她爸妈,不方便接电话。”欧阳野不由自主的替安琪尔说话。

    “靠!欧阳野,你有没有立场,这时候还替你妹妹说话。”沐放鹤蓝正宇一起骂欧阳野。

    “……”欧阳野刚张嘴,却又觉得无力反驳,他似乎确实没了立场。

    龙啸天不管他们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电话又打了一遍没被接听后,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安琪尔,你再不接电话试试,我现在就过去亲自抓人,信不信?!”

    短信发了过去,过了十五秒,龙啸天觉得十五秒的时间足够她看短信的了,又将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响起,安琪尔自然也就看到了短信,他是什么样的男人,她早有领会,她这电话要是不接,恐怕他真的会杀过来。

    可要是接了……

    安妈妈见电话一直响个不停,也看到她拒接了几个电话了,看着安琪尔纠结的小脸儿问:“是龙少的电话吧?”

    安琪尔无奈的点点头:“嗯,他可能等着急了。”

    因为之前安琪尔就跟安妈妈打好了招呼,白天陪他们过年,晚上回玫瑰园陪龙啸天吃年夜饭。

    所以安妈妈已经猜到这电话的目的:“接吧,时间也不早了,再不走,赶不上年夜饭了。”

    安琪尔看着妈妈闷闷不乐的脸,有些为难:“妈妈……”

    安妈吗抚摸着她的小脸儿,轻笑道:“没事,妈妈不开心不是因为你,是因为你那哥哥,本以为他很懂事了,没想到……哎,做出这种事来。”

    安琪尔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妈妈,这种事她也插不上话。

    电话特别执着的一直响着,安妈妈轻笑道:“你不接,恐怕他要一直打了。”

    安琪尔有些不好意思:“妈妈,那我先回去喽,元宵节我和龙啸天一起回来陪您吃饭。”

    直到安琪尔出了安家的别墅,电话仍然一直响着,安琪尔这才接了电话。

    “喂……”声音小小的,还有些唯唯诺诺的,估计对方已经很生气很生气了。

    果然,龙啸天语气不善的问:“为什么不接电话?”

    “在路都是鞭炮声,没听到。”还好,她接电话前就已经想好怎么说谎了。

    “安琪尔,说谎鼻子会变长,春节这天说谎,鼻子会长,人会变蠢。”龙啸天恶毒的话让人有些忍俊不禁,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他身边的沐放等人早已经笑的前仰后合,老大损人的功力又有所升华!

    “没说谎,我真的已经回去了。”安琪尔心想,她现在都已经出了安家,就是要回去了,所以没有说谎!

    嗯,对,这不是说谎!

    “老大老大,我来跟她说。”旁边欧阳野急的不行。

    龙啸天瞥了一眼火急火燎的欧阳野,对电话里说了一句:“回来再收拾你。”然后把电话交给了欧阳野。

    接过电话后,欧阳野问:“小白兔,你不回来吃年夜饭了吗,我们可都等着你呢。”

    “回去啊,我已经从安家出来了,正在路上打车呢。”安琪尔说。

    欧阳野一听,这么晚在大马路上打车?那还得了?心疼啊!!

    “打什么车,我去接你,站在原地别动。”欧阳野霸道总裁一样,沉声命令完就挂了的电话。

    “她没坐安家的车,自己回来的?”龙啸天以为安士傑会送她回来,所以没担心她怎么回来这个问题。

    “没啊,她说自己在打车,我说……。”我说去接她,后面几个字还没说完,龙啸天已经从沙发上起身,随意拿起桌子上不知道是谁的车钥匙,向外走去。

    “傻呀你,用你去接?”沐放像打傻帽儿一样,在欧阳野后脑上拍了一下。

    “就是,这种事,老大自然是亲历亲为,还轮的到你。”蓝正宇也非常非常鄙视欧阳野此刻的智商。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

    欧阳野摸摸后脑勺,嘀咕道:“嗯!我忽略老大是妻奴这个事实了。”

    a市的冬天并没有很冷,但站在夜色中久了,也会有些些寒意。

    安琪尔想来是个听话的姑娘,欧阳野不让她自己打车,她就站在原地等他来接。

    当一辆银色阿斯顿。马丁像火箭一样停在她的身边,车窗落下,露出龙啸天那张帅气的销魂的脸庞时,所有的寒意都消失了。

    “怎么是你来接我的啊?”安琪尔笑眯眯的问。

    龙啸天面容清俊,酷酷的,无比傲慢的反问:“不是我,你希望是谁?”

    “就希望是你。”安琪尔嘴甜的不得了,就知道这么说,他一定会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