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作品

    听到“正义”小姐略显萧索和迷茫的话语,克莱恩颇有点感同身受,因为他之前也产生了类似的想法。

    回忆了几秒上辈子看过的心灵鸡汤,他斟酌着说道:

    “一个父亲的死去对整个鲁恩来说是那样的渺小,每天都有可能发生,甚至不止一起,但于他的孩子他的家庭而言,却是一件足以改变命运的大事。

    “同样的,不到天使层次,每个人的结局都是注定的,必将逝去,必将被埋葬,但这不等于我们从出生到死亡的这段时间毫无意义。”

    “正义”奥黛丽听得微微点头,再次用那种自嘲的口吻说道:

    “这些道理我都懂,只是你刚才讲的隐秘带来了太大的冲击,我一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作为一名‘心理医生’,竟然需要别人来开解……”

    克莱恩笑了笑道: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很多时候,我们能认知到别人的状态是否正常,却无法看清楚自己的问题。你之前不是也说过吗?偶尔会和苏茜互相开解。”

    因为道恩.唐泰斯见过苏茜这条金毛大狗,所以奥黛丽在闲聊中并未隐瞒相关的事情。

    奥黛丽轻轻颔首道:

    “唔……是这样没错。

    “我已经想明白了,做自己能做的,不留下遗憾。”

    她逐渐调整好了心理状态。

    克莱恩随之说道:

    “不仅仅是不留遗憾的问题,说不定我们做的事情还能为对抗末日积攒力量。

    “和整体相比,这虽然渺小,但再宽广的沙漠也是由一粒粒沙组成的,再看不到边际的海洋也是由一滴滴水汇聚成的,只要每个人都有一分热发一分光,也许就能带来一点希望。”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奥黛丽低声重复起了“世界”格尔曼.斯帕罗话语里的关键词。

    “这不是我说的。”克莱恩笑着补了一句。

    奥黛丽勾勒嘴角,浅笑回应道:

    “难道是罗塞尔大帝说的?”

    这我就不知道他有没有说过了……翻他的语录我得忍着强烈的羞耻感,一直没能看完……克莱恩没做肯定的回答,也未否定,转而说道:

    “开始催眠我吧,让我遗忘掉‘星空’有关的事情,只记得相应的警告。”

    “再等一下,我有件事情想请教你。”奥黛丽大大方方做出请求,趁这个机会,说了说自己最近做的事情,以及遇到的困难,心里的困惑,“……‘世界’先生,你有什么建议?我该怎样才能让贝克兰德的民众在战争结束前不遭遇太大的灾难?”

    至于阻止战争,她虽然很想,但理智地知道自己没那个能力。

    同时,她也明白,即使“世界”先生也没法办到,甚至“愚者”先生亲自插手也顶多扭转局势,无法中断战争,毕竟这次世界大战的本质上是神灵之间的争斗。

    克莱恩犹豫了几秒,还是坦然说道:

    “虽然‘观众’途径尽量得在幕后,虽然我本身做事都牢记着‘谨慎’和‘小心’等单词,尽量不把自己放到危险的处境里……”

    他说到这里,“正义”奥黛丽下意识就在心中回了两句:

    从海上的种种传闻、佛尔思她们的描述和我见证的那场半神战斗里,我完全看不出“谨慎”和“小心”,只有“强势”和“激进”……唔,能做到那些事情还活了下来,仅靠实力确实是不够的……

    克莱恩见“正义”小姐听得很认真,碧绿的眼眸写满专注,遂继续说道:

    “但这个世界上,不可能任何事情都能轻松简单就解决,不需要冒险。

    “有的时候,我做一件事情,是抱着‘可能会死’这个想法的。”

    “正义”奥黛丽心中的咕哝停止了,她沉默了好一阵才缓慢开口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和绝对安全在很多时候是没法兼顾的,只能选其中一项。”

    克莱恩点了点头,决定让“正义”小姐更清楚地认知到这个世界的真实,避免她做事时太过理想主义:

    “你刚才说的办法里,目前最可行的,风险最小的,最能帮助到贝克兰德民众的是,从贵族、教会、大商人、王室手中获取粮食。”

    “为什么不是去抢夺弗萨克、因蒂斯和费内波特军队的粮食?”奥黛丽下意识问了一句。

    克莱恩平静说道:

    “因为这三支军队已深入鲁恩国境,即使你能突破半神的看顾,成功抢走粮食,他们也不会崩溃,必将搜刮周围民众的食物来维持,短期内受到的影响不大,至于长期,可能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那样一来,真正受伤害的是谁,奥黛丽一听就清楚了。

    这就是神战前战争与普通战争的不同。

    “而且我也没法做到这件事情,‘旅者的行囊’容量有限,‘莱曼诺的旅行笔记’能记录的‘传送’也是。”“正义”奥黛丽自我开导了一句,思索着问道,“如果我真的从贵族、商人、王室那里获取了粮食,教会又发现了痕迹,会有什么反应?”

    克莱恩保持着刚才的语气道:

    “默许。”

    ……奥黛丽隐约觉得答案就是这个,却一时想不通理由。

    克莱恩继续说道:

    “信徒是神灵的锚,一个信徒是一个锚点,在这方面,一个贵族和一个贫民在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没谁更高贵,没谁更低贱。

    “正常时候,贵族和商人们可以利用自己的地位、权势、财富和影响力帮助教会维持体系,传播信仰,所以更受重视,但现在这种局势下,几千个锚和几十万上百万的锚,谁更重要?

    “这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题。”

    面对这扯掉了温情面纱的真实,“正义”奥黛丽短暂竟说不出话来。

    克莱恩见状,补了一句:

    “从这方面讲,你想做的事情在大的层面也是有意义的:

&n 你现在所看的《诡秘之主》 第七十五章 开解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诡秘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