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

我会修空调 作品

    常雯雨是通灵鬼校当中最特别的存在,她不遵守规则,肆意破坏,不想被束缚。

    偏偏就是她这样的性格,在鬼校之中还有很多学生喜欢。

    也许是“生活”太过沉闷,她的出现让那些深陷绝望的孩子看到了一束光。

    这光并不明亮,只不过在黑暗中显得与众不同。

    她的性格和画家完全相反,并非刻意针对,两人逐渐走上了完全相反的道路。

    有意思的是,鬼校当中的学生并没有一边倒的去支持某一个人,他们两人平分了大多数学生们的意志。

    理论上来说,他们只要让对方彻底消失,就能获得全部鬼校意志,成为新的推门人。

    他们的争斗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风暴中心的男人一边承受画家的攻击,一边疯狂进攻常雯雨。

    常雯雨后背上的古怪字符在破坏鬼校的门,同时又防备着风暴中心那个男人的进攻。

    三人之中,此时占据主动的是画家。

    他还能够使用一次自己的能力,剥夺某一个厉鬼的全部。

    这个能力对风暴中心穿着病号服的男人无效,但是却可以对常雯雨使用。

    画家也在犹豫,解决了常雯雨,失去了最后一张底牌后,他将独自面对风暴中心的男人,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

    此时距离那扇门最近的是常雯雨,其次就是风暴里的病号服,在常雯雨撑不住的瞬间,风暴里的病号服可能会立刻对那扇无主的门下手。

    如果让他成为推门人,那画家所做的一切全都白费了。

    血丝又重新包裹了“画布”,画家没有对常雯雨使用自己的能力,斗了这么多年,他很清楚常雯雨的性格,对方既然敢出现,应该还有隐藏的手段没有使用,现在去画常雯雨不够保险。

    画家在等常雯雨和风暴中心的男人拼出生死,教学楼内的陈歌也在等待他们“三”败俱伤。

    “常雯雨后背上的字符是什么?为什么能够让门上的缝隙变大,我在和怪谈协会的接触中,没有发现什么东西能够对门产生破坏,除非推门人选择自己承受门后的全部罪孽。”陈歌很好奇常雯雨背后的字符,可惜的是从他这个角度看不清楚。

    常雯雨背靠房门,用自己的身体遮挡住了大部分字符。

    “那些符号似乎是用血勾画的,不像是汉字,更像是将一幅完整的画被撕碎后,产生的一个个符号。”

    时间分秒流逝,常雯雨后背上的字符逐渐变少,新出现的字符就像是从她身体深处钻出来的一样,还带着她的血肉,印在门上时,粘黏着她的血丝。

    门上的符号越来越多,慢慢的,陈歌发现那些字符不是随意组合而成,他们按照固定的顺序排列,最后组成了一副血红色的画。

    那是一个长着三个头的恶鬼,身上满是枷锁,被锁链缠绕,脸上的眼珠子泛着血光,最诡异的是这怪物的眼珠和活人几乎一样,就像是刚从活人脸上挖出来的。

    “类似的画,我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陈歌使用阴瞳,瞳孔缩小,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在我进入地下尸库之前,怪谈协会曾经来到我的鬼屋!高医生在我鬼屋的那扇门上就留下了这样一幅画!”

    仿佛被闪电击中,陈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模一样!”

    当时高医生利用手机鬼引开自己,然后偷偷进入鬼屋,不过他的仪式似乎没有完全成功,在他进入门之前,被新世纪乐园的守护灵阻拦。

    “这幅画有什么含义?常雯雨为什么觉得它能破坏门?那个怪物又预示着什么?像鬼又不是鬼,似乎连鬼都害怕它。”

    通灵鬼校的门在哀嚎,那三头恶鬼图案愈发清晰,每一块组成的字符都连接着常雯雨的血肉,看着狰狞血腥。

    “之前高医生还不是红衣,他以普通人的力量举行仪式,就可以借助其进入我鬼屋的那扇门。现在常雯雨作为顶级红衣,用自己的血肉来构筑这幅画,效果定然完全不同,看来她是铁 你现在所看的《我有一座恐怖屋》 第896章 门上的图案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我有一座恐怖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