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年

亲亲雪梨 作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姐姐的日子过好了,乔琳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关于考试成绩,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她估摸着考得不错。于是乎,她朋友圈里的内容,也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乔楠那家伙见状,便贱兮兮地说:“哎呀,看来乔琳同学胜券在握啊!一不留神,我居然成了家里学历最低的那一个了。”

    想起他立下的flag,一句一个准,乔琳气得想打死他。万一能考上,被他的乌鸦嘴一说,又考不上了,那她真能打死哥哥。

    估计是在得知姐姐怀孕的喜讯后,乔楠高兴坏了,滔滔不绝地说道:“乔琳同学,争取今年把自己嫁出去,早早要个孩子,那咱家就三喜临门了。”

    ……乔琳完全不想再搭理他了,这种flag之王,他自己说得开心就好。

    考完之后,摆脱了厚厚的书本,日子终于变成了彩色。陈芸来北京那段时间,经常跟她说:“女孩子嘛,有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跟老公好好过日子,逛逛街,喝喝茶,买买新衣服,这才对嘛!不要过得那么拼命嘛!”

    吉祥路上的女人都说陈芸命好,前半辈子是锦衣玉食的大小姐,后来又嫁给了一个无比疼爱她的老公。她生了一个有心脏病的儿子,但依然热爱生活,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也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的。

    乔琳也想像她那样活着,但是她长大以后才明白过来,陈芸那种从容的气度并不是来自于她的“悠闲”,而是来自身边人的宠爱。于是,她跟陈芸说道:“陈姨,等我结了婚,也会像您一样幸福吧?”

    陈芸立刻笑开了花:“哎哟~我跟你讲,孙瑞阳像我,比他爸爸还会疼人呢!”

    乔琳也跟着笑,笑得像个小傻瓜。

    孙瑞阳策划了好多次求婚,却都失败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所以,他也有些泄气。在跟女朋友一起吃饭时,他索性掏出了新房子的钥匙,跟她摊了牌:“现在应该装修好了,我妈说,正好晾两个季节,今年冬天就可以搬进去了,婚礼也得在冬天办了。”

    看到钥匙,乔琳确实惊呆了。关于他俩婚房的上一条消息,还是陈芸告诉她,她正在托朋友买。没想到,他们母子俩居然串通好了,给乔琳一个大惊喜——房子不光买好了,而且都快装修好了。

    如果毕业典礼那天一切顺利,孙瑞阳把钥匙交到乔琳手上,她绝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唉,场合果然很重要,换作普通地点,乔琳就没那么感动了。

    “求婚不应该还有戒指吗?你索性给我戴上得了,也别挑什么日子了。”

    对于女朋友这种赌气的话,孙瑞阳是不可能答应的,他说道:“我爸在他三十岁那年打破了一个碗,过了五十岁,我妈依然在唠叨;我用一块烤地瓜给你表白,在过去的七年里,你也唠叨了无数遍了。也不知道你们女人为什么那么爱翻旧账,有那么多前车之鉴,我可不想在求婚这件大事上草草了事,再被你唠叨一辈子。”

    一辈子……就因为这三个字,乔琳又一次心动不已。

    孙瑞阳最庆幸的是,在女友考博期间,田淼安静如鸡,一点浪花都没折腾起来。现在女友考试结束了,他准备换个打法了,当然,他不想让乔琳知道这些。他希望乔琳眼中的自己,永远都是温和善良的,跟那些阴谋诡计一点没关系。

    在毕业之后,他跟关女士的战争也悄悄打响了。那口气憋得时间太长了,他做的准备也足够充分,只求她能快点受到惩罚。

    孙瑞阳庆幸自己曾做过关女士的学生,所以对她发表过的论文了如指掌,哪些部分涉及造假,他早就调查得[烟雨红尘 ]一清二楚了。他趁着一次短途出差,将整理好的材料全都寄给了那个期刊。

    孙瑞阳没有选择在北京寄,而是在临近北京的一个城市。在寄出时,他特别留意了一番周围有没有摄像头,还把自己给包裹了起来,就是想彻底隐藏自己的行踪。

    有时候,他也挺害怕自己的,如果自己真要去做点违法犯罪的事情,估计挺可怕的。

    他满心期待着那个期刊会出一个公告,要严肃处置那些学术造假的人,结果他每天盯着,期刊却风平浪静,好像他的投诉石沉大海,根本没有寄到那里。

    孙瑞阳很是失望,这样一个业内高水平期刊,尤其是跟生命息息相关的期刊,居然会容忍作假的存在,那其他学术界呢?那些造假又有多厉害呢?

    孙瑞阳的邮箱动不动就会收到一些广告邮件,问他需不需要投稿,有专业人士代笔,价格从优。孙瑞阳看了很窝火,有多少人的论文,是这样“代”出来的呢?走捷径的人可以快速评职称,那他们这些勤勤恳恳做学问的呢?

    再后来,他看到了那本期刊的名誉顾问,不是别人,正是以治学严谨著称的老老关。孙瑞阳泄气了,又说服自己——为了女儿,老老关这样放宽标准,也不是不可以吧?

    想起老老关在研究室里“训斥”那些弟子的情景,连写错一个标点符号,他都会怒斥他们不严谨,缺乏做学问的态度。他那样高标准要求别人,怎么到了女儿这里,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呢?

    也有可能,老老关根本就没看女儿写的论文,而那些审稿专家一看她是老老关的女儿,也就放宽了标准吧!

    读了这么多年书,写了那么多论文,孙瑞阳时常觉得荒唐。尤其在申请项目时,还要看“有关人员”的评价,而这些“有关人员”,通常是衡量他在这个圈子人缘好坏的标准。靠 你现在所看的《华年》 第520章 吓出来的心脏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