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爱恋甜如蜜

简沫 作品

    何以宁木然的抬眸,对上厉云泽的脸……

    厉云泽的脸上有些异样划过,他正在进行时,怎么也不可能突然中止。

    啊——

    何以宁下意识的惊叫一声,厉云泽,你上厕所怎么不锁门?

    厉云泽脸色沉了下,也到了结束,收拾好了自己后去洗手的同时,才淡漠开口:何以宁,卫生间的灯都开着,你进来都不会想着先敲下门的吗?

    何以宁一听,这才反应过来,灯真的是亮着的。

    何以宁当时一脸的窘迫,她为什么每次遇到厉云泽的事情,都能这样的……不靠谱?!

    想到刚刚看到的东西,何以宁的脸越来越红。

    厉云泽偏头看着僵楞在原地的何以宁,淡漠的关了水转身,你是想要上厕所,还是想要堵在门口,不让我出去?

    谁,谁要堵你了?!何以宁咬咬牙,脸越发红的松开门把的侧开了身。

    从卫生间里映照出的灯光打在何以宁的脸上,映衬着她脸上的润红变得格外迷人。

    厉云泽眸光深了深,微眯了下视线,那一刻,看着何以宁微微咬着的唇,他竟是控制不住的想要亲她……

    我要上厕所,你走不走?何以宁见厉云泽没有动,因为羞赧,故装气势的瞪着他问道。

    厉云泽的视线更深了,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下腹那团火热在躁动着。

    咳咳……厉云泽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下,什么话也没有说的就欲往外走去。

    可人在经过何以宁的时候,突然顿了脚步。

    何以宁气息不受控制的就紧张了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厉云泽,不知道他突然停下来是要干嘛。

    厉云泽偏头,视线下垂的落在何以宁的胸前……

    何以宁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双臂急忙抱胸的就大吼道:厉云泽,你看哪里呢?!

    厉云泽看着何以宁炸毛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何以宁又气又窘又羞,这会儿恨不得真的找个地缝儿钻进去算了。

    厉云泽微微俯身上前,声音不大不小,却透着邪魅的缓缓说道:晚上穿那个睡觉是不好,不过……建议出来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一下。

    何以宁的脸‘腾’的一下,红的就和要滴出了血。

    下流!何以宁咬牙说道。

    厉云泽耸耸肩,扯平……

    他起身,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何以宁后,转身就离开了。

    何以宁想了半天厉云泽最后留下的‘扯平’是什么意思,最后才反应过来,她看了他那里,而她被看了没有穿bra,虽然穿了睡意,却能看到轮廓的圆润。

    何以宁扶额,突然有种想要死的感觉……

    为什么她在厉云泽面前,永远智商不在线就算了,还能这么囧?!

    何以宁坐在马桶上,看着瓷砖上倒映出自己的影子,越想觉得越丢人。

    非要住一起,我就搞不懂了,我又和你不对盘,我们又不是情侣,我又不是你真的助理……何以宁吐槽着,凭什么要住一起啊?住一起,这样尴尬的事情,丢人的就只会是我!

    何以宁无力的耷拉了脑袋,手指在一起互扣着,嘴里念念有词。

    反正你也不吃亏……何以宁咬了下唇,脸上依旧滚烫滚烫的,再说了,这么晚了不睡觉,你上什么厕所?!

    ……

    厉云泽刚刚上床,就觉得耳朵根子发烫着。

    微微蹙眉了下,虽然‘背后被人说耳朵会发烫’这样的话没有科学考究,可他这会儿可以肯定,何以宁一定在念叨着他。

    想到刚刚何以宁窘迫的样子,厉云泽不由得嘴角渐渐溢出一抹浅浅的笑。

    难怪北辰偶尔会逗逗简沫,原来……是会让自己舒心的。

    厉云泽关了床头灯,闭上眼睛。

    脑海里,是挥不去的何以宁刚刚的样子。

    以前许是太讨厌她,以至于他从来没有认真的去看一眼她……

    如今,少了青春期里的躁狂,人也沉稳了下来,竟也发现了她的好。

    厉云泽思忖着,缓缓睁开眼睛。

    他现在必须要想清楚,如果想要和何以宁继续下一步,他就要将过去的所有事情都摒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