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农门娇女

花柒迟迟 作品

    “兵来将挡罢了,酒宴那日,我进宫看看,大不了掀了桌子,搅和就是了。”

    “哼,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好办法呢,没想到这么简单粗暴。”

    “哎呀,还没成亲,就嫌弃我简单粗暴了,这可如何是好?难道王妃心里喜爱的是翩翩如玉的文弱书生?”

    “不,我喜欢浑身黑如焦炭的海外男子,可惜,护哥哥没回来,自然没有海外人跟来,否则我说不定早就移情别恋了。”

    俩人私下总是这般说笑斗嘴,都是笑嘻嘻模样。

    夜岚换了一件舒服的半旧衣衫,又道,“我让人去南边取火药了,很快就能带消息回来了。”

    “好啊,爷爷奶奶最近念叨好几次了。距离太远,通信不方便,若是有电话就好了。”

    娇娇抱怨,这话也就夜岚能听太懂,于是笑道,“一百年内是不成了,兴许我们的孙辈能用上电话。”

    两人说笑几句,就开始各忙各的了。

    整个京都,这几日都因为这个即将诞生大越第一才女的宫宴热闹着。

    但凡接到帖子的姑娘,恨不得把京都最好的料子,最好的首饰都倒腾到自己身上,即便才学不够,也总要美色让人眼前一亮吧。

    而历来这样的宫宴,也不只是姑娘们出席,通常还有姑娘家里的兄弟或者远亲之类相送,于是免不得也要开一处酒席给男宾。

    当然,就是因为这一点,可操作性空间就大了。

    各个豪门世家里没有婚配的男子,或者平日颇有才名的新科进士,亦或者年长又得到公认博学的长者,也都会出席。

    毕竟才女是个名头,名头需要的就是宣扬啊。

    酒宴当场,才女们做好的诗词歌赋,画作曲艺可都需要有人品评欣赏或者叫好吆喝。

    说到底就是一群姑娘们表演才艺,一群男人们欣赏,若是有那么几个看对眼儿了,以后成就一份姻缘,这酒宴的名声也就更大了。

    若是以往,这样的酒宴,林家接到帖子,也会给娇娇告病,不让出席。

    但娇娇可以不去,宫里却不能不给帖子,而且还是含沙射影,抹黑娇娇的清白。

    这是林家不能忍受的。

    不说这些,且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人们要赴宴,自然也要装扮一下。

    于是,绣庄啊,扇子铺啊,玉器行啊,也都跟着沾了光儿。

    有闲人坐在茶楼边上,喝着茶,眼望对面绣庄人来人往,不断有装扮精致奢华的马车停下,小丫鬟跳下去取了包裹,又跑回马车,忙的绣庄的小伙计出门送一下都没空闲。

    “我还以为林家这次一定会恼呢,怎么反倒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呢?”

    同桌儿的友人就道,“林家行事稳重,来了京都几年,从来没传出什么不好的流言,这一次,即便宫里那位明显给难堪,怕是也要装作不知道吧。”

    “嘿嘿,也许是心虚,不敢发作呢。”

    当先说话那人不是个厚道的,说的话就有几分难听。不等友人说话,旁边桌子的茶客就不高兴了,开口插话道,“这位兄台,堂堂七尺男人,怎么同妇人家一般背后琐碎言语呢!不说这话事关一个姑娘的清白,就是旁的事也要讲究个证据啊。无凭无据,这般说出来,可是有失谨慎。”

    先前说话的人被平白抢白几句,也觉得有些恼怒,就道,“满京都谁不知道,我们不过是私下说两句罢了。你又是哪个,在这里为林家打抱不平,有什么好处不成?”

    那抱不平之人也不是个怕事儿的,当即就反驳道,“这位兄台真是功利,凡事都要讲究回报,才肯出头行事吗?那岂不是势利小人!我为林家说话,一是因为你无凭无据,私下损毁人家的清白,有失厚道,二来就是因为林家对京都内外父老乡亲的照 你现在所看的《重生之农门娇女》 第1363章 抱不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重生之农门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