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作品

    梅子墨一只手支撑着地面,勉强坐在那山岩下面,唇角流血,一张颇俊俏的脸蛋被抽得肿胀,却不敢多说什么,更不敢靠近,只是蜷缩在地,低声啜泣。

    梅家除了他之外还有两名青年子弟,此时噤若寒蝉,往日是风姿过人的世家子弟,现在连呼吸都得压抑住,王安风不说话,他们也不敢去扶梅子墨,只是强撑着笑容。

    王安风抬手轻抚林巧芙,看向那两人,轻声道:

    “去罢,给他止血,不必站在这里。”

    “只是希望今日发生的事情,两位能够如实回禀给家中长辈。”

    那两人如获大释,朝着王安风匆匆行了一礼,又对梅怜花说他们便不和她一起回梅家了,又绕了个圆弧,才直奔那岩壁下的兄长,竟然不敢靠近到王安风身周附近。

    尉迟杰站在一旁,看到这一幕,面上神色有些古怪,先前从青锋解上认识王安风的时候,他可从来没见到过这种模样,也没曾想到王安风这吓起人来,直叫人心惊胆战。

    他还以为这人是罕见的温文君子呢。

    梅怜花还站在原地,有一两分不知所措,王安风没有再管她,抬手拍了下林巧芙额头,然后抓起了那只肥兔子,笑得温和,道:

    “走罢,当真就这么回城里去也太仓促了些。”

    “咱们寻个地方,采些浆果,把这兔子吃了再说……嘿,果然不出所料,那些世家公子们为了射这开门彩的时候简单轻松些,真的是喂得够肥硕,吃起来应该味道不差。”

    林巧芙眸子微亮,听到这里,几乎要将方才的经历抛在脑后,自告奋勇道:

    “那,那我去找果子!”

    王安风微笑颔首,道:“小心些,对了,吕姑娘你也和巧芙一起去吧,也多采些……”

    吕白萍愣了下,点了点头。

    小姑娘却似乎有些不服,觉得采些果子的事情,自己一个人也就可以了,可是王安风开了口,却也没有拒绝。

    片刻之后,在这九华山一处较为平缓的山坡草地上,梅怜花坐在一块青石上,看着王安风极娴熟地将那肥硕白兔开膛剖肚,就近在溪水边处理干净。

    以一根箭矢穿过这兔子肠肚,架在两截树干上缓缓转动。

    然后从腰间一抓,从暗藏的里囊里面拿出了几个小口袋,里面竟然是各色细碎粉末。

    梅怜花微微一呆。

    这些,难道是……

    王安风一边转动烤兔,一边将那些粉末均匀撒在了兔肉上。

    梅怜花下意识轻轻嗅了嗅,扑鼻一股辣味,还有西域传来名为小茴香的香料味道,辨别出了这些东西,又是一呆。

    因为这兔子生得肥硕,倒不至于烤得干柴,受这些调味粉末一激,香气浮现,萦绕在众人鼻尖,诱人得紧。

    尉迟杰暗自咽了下口水,看着会随身携带超过五种调味粉末的王安风,现在王安风正在轻声为林巧芙三人讲解着烤肉如何吃最好,言语温醇,脸上半点看不出方才压得喘不过气的模样,好说话得很。

    尉迟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性子?

    平素这幅模样难不成只是伪装的?

    王安风抬起头来,看向尉迟杰,笑道:“尉迟你要吃吗?”

    尉迟杰理回过神来,所当然点头,道:

    “要。”

    “多加辣。”

    文玉泽的心脏疯狂跳动,纵然自诩才情过人,看不起围绕在自己身周的这些世家子弟,可此时他自己的表现却和高振海等人好不到哪里去,同样失去了理智思考的能力。

    视线偏移,看向那一处刺眼的空白处。

    九华山下,近十里的森林地貌直接被生生抹去。

    原本的地方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文玉泽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又将这口气缓缓呼出,勉强克制住自己的惊惧,面上维持着极好的修养,看了一眼跪倒在地,似哭似笑的高振海,眼中有不屑轻视,拂袖起身,径直离去。

    灰衣男子抱剑,只是跟在身后。

    脚尖轻点地面,身形飘忽,仿佛幽影一般。

    行出约有数百米后,文玉泽将折扇合好,敲打在掌心,轻声道:

    “……几品?”

    灰衣男子抱剑躬身,沉默了下方才开口回答,声音沙哑,道:“属下看不出……”

    “看不出?”

    “是,能以一人之力改变地貌天相,应当是属于越过龙门之后的中三品,这一击甚至于堪堪迈入了五品中上等的层次。”

    “可是属下方才未曾感受到他引动天地。”

    “这一箭,竟像是纯以蛮力所致。”

    灰衣男子声音中隐有惊异。

    “蛮力?”

    “天龙院?!”

    文玉泽倒吸了口冷气,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重重跳动几下,随即升起的便是侥幸之心,侥幸自己足够谨慎,否则恐怕当真要将自己也给赔进去。

    这番惊吓一而再再而三,先是青锋解,又是天龙院,来势实在太过凶猛,他站在原地,觉得自己呼吸略有些急促。

    灰衣男子沉默不言,心中却感触极深。

    当年大秦开国的时候,邀天下七国江湖门派之主,江湖高人汇聚一堂,以为盛事,争论天下定量。

    当年天龙院院首和道门门主邀为上宾客,却因为诸多流派争执不断,不知如何惹怒了那位天龙院院首。

    一人一拳,将那些说得天花乱坠的各派祖师全部砸翻在地,道门门主以一找拂袖卸去劲气,省去了狼狈,除此之外,连当年七大宗门的宗门长老都没能够逃过去,被打了个七荤八素。

    那天龙院院首还不解气,喝干了三坛烈酒,坐在屋顶上朝着大秦天京城方向,大骂开国帝王一炷香的时间,然后在天机峰上留下了九个拳痕,扬长而去。

    可是那位以暴戾雄武流传后世的帝王却未曾动怒,据称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反倒大笑不止,称之为天下第一等豪爽英雄,天下第一等粗豪,亦是天下第一等酒鬼。

    既然留下九个拳痕,干脆便将天下武夫分为九品。

    之后更是以天下名酒相邀,让那位举世无双,以蛮力横推天下的天龙院院首数度入京,而今皇室子弟若是练武,那第一选择便是天龙院筑基之法,令三教地位都有些尴尬。

    而今更是占据西北名山,铁索横江。

    天下七大宗门,排名第四。

    文玉泽深深吸了口气,道:“今日回去之后,暗中告诉高振海他二人,其父依仗于我家,若是口风不严,说出些什么不该说的事情,他自己知道下场。”

    灰衣男子叉手行礼,道:“诺。”

    文玉泽点了点头,神色回复沉静。

    先将自己捞出来再说,至于之后要同时面对梅家,

    青锋解,以及可能存在的天龙院,这三大庞然大物重压之下,高振海等人要如何自处,就不是他关心的事情了。

    本来只是打算顺手敲打一下梅家,往日这种事情也没有少做过,可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会遇到这么大的事情。

    走了两步,又似是想到了一事,轻描淡写道:

    “此事是宛陵别驾的儿子惹出来的事情。”

    “今日告诉那位别驾大人,将他儿子双腿打折,亲自带着上梅家谢罪,才能够保住他的官位家世。”

    “上州别驾官位高于下州别驾一品,有许多人都在看着那位置,这算是好心劝诫,他在这个位置上做的不错,我并不希望他丢掉这个位子。”

    灰衣剑客见怪不怪,颔首道:

    “属下知晓。”

    王安风等人终于是吃上了烤兔,梅怜花也终于明白为何林巧芙会如此得念念不忘,梅家虽然不是富豪之家,也有三百年家世,山珍海味吃得多了,可她却从未曾吃过这种味道。

    林巧芙大快朵颐,半点没有在乎自己行为是不是合礼。

    梅怜花握着签子,眸光流转,视线落在了王安风放在一旁的几个小口袋上,若有所思得想了想,笑道:

    “王家哥哥,你刚刚在这肉里,加了些什么?”

    王安风笑答道:

    “药材。”

    梅怜花稍微愣了下,道:

    “王家哥哥还会医术?”

    王安风尚未回答,尉迟杰已经翻个白眼,学着他的语气道:

    “因为一个人在外面生活惯了,所以什么都要会一点。”

     你现在所看的《我的师父很多》 第二百三十五章 江湖(二合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我的师父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