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学神

曾经拥有的方向感 作品

    观众席上众多观众哗然沸腾时,23号小高台上,连错五道题的李洛强,气的差点伸手把鼠标都砸坏,他更猛地抬头,咬牙切齿盯着苏恒,那眼光,那神态……若现在不是灵木系的理论知识赛,而是武道系的擂台战?你信不信他会把苏恒打的菊花残满地伤?!

    开赛前他还当面嘲讽过这个江州理工的学弟,觉得对方能胜出是江州理工进一步堕落了!

    现在呢?对方拿出来的题目,坑的他连错五题,接连丢了十几分啊,满分100分的试卷,开场就错了十几分?这特么下面还怎么玩啊。

    他佩服苏恒的脑洞,能想出这个新奇刁钻的试题,坑的他即便错了也无法抱怨,只能怪自己。

    但正因为被坑的是他,就算不再错下去,自己似乎也被淘汰淘定了,这滋味?他想杀人!

    更让李洛强崩溃的是,不管自己气势多么凶,盯着苏恒的视线多么愤怒,那货就坐在对方电脑前,像是没感应到似的,淡定的继续做题。

    等两人上空的大屏幕再次变化。

    “苏恒,第八题回答正确,33分。”

    “李洛强,第五题回答错误,0分。”

    ……

    李洛强快哭了。

    等他压着想哭的冲动看向大屏幕时,第六题又是那样的坑题,第六题又是那种答题内容猛一看超简单,过一下脑子就能挑出两个正确答案,偏偏这两个正确答案里有一个是假象。

    一个他没法用自己累积的知识去辨别的假象!

    李洛强想吐血。

    深吸一口气,他考虑都不考虑了,之前那五道题早已经证明了,不懂就是不懂,想太多时间也改变不了这事实。

    李洛强随手就在两个答案中选了一个。

    “苏恒,第八题回答正确,33分。”

    “李洛强,第六题回答正确,3分。”

    ……

    等电脑上传来回答正确的提示后,李洛强哭了,眼角都多了一丝感动的泪水,连续六道题,终于蒙对了一道??

    他堂堂江州师范学霸,在校三年已经是最强,比大四两个学长还更强一线的学霸,怎么就沦落到了这一步?

    下一刻等看到第七题,终于不再是那样的坑,是正经的考核时,李洛强又感动的掉泪了。

    ………………

    裁判席,看着最新的数据变化,许仲远都意气风发的看向不远处,“呦,于主任,不错啊,你的得意弟子终于对了一道题,不再是零分了,不错。”

    于廷伟这个江州师范系主任,气的牙花子疼,恶狠狠盯着许仲远,愤慨无比的吐槽,“你们这是取巧,靠投机胜出!根本没有公平的竞赛精神!!”

    其他几个高校的系主任也纷纷侧目,都拿着诡异的眼神看向许主任,许主任更乐了,拿出手机拨弄几下才展示道,“别说的那么夸张,这样的题目可不是我们苏恒首创,他也是借鉴,你们看,北河省三年前的省赛,就有这样的题目。”

    “不过那一次北河省的这类题目,是裁判组选择在总题库里,让所有参赛的考生,共同面对一样的题目,那一次好像是考生几乎全错,只有两个人蒙对了。”

    “北河省都有先例,咱们怎么能算取巧呢?哈哈,谁让你们平时不注意。”

    大名全明星赛进行了几百年,每一届都是全国盛事,从校赛开始,一个个高校题库出的校赛题目,都是在推陈出新不断追求变化的,偶尔的清奇脑洞,在考场上刚接触时,你可能觉得这太刁钻,让人难以招架。

    不过真要翻遍了大明三十多省加几个海外领,所有高校所有试卷?几百年的累积,前辈们什么样的脑洞没有推出过?别说外省的了,你就是只研究自己高校,自己省份和国赛的题库,几百年的资料库足以让你犹入汪洋大海。

    苏恒这一次的题目,刁钻归刁钻,可只是打了一个漏洞差罢了,第一场赛事过去,到明天第二场赛事,估计就有大批量考生会把这个脑洞补上来的。

    这也是许仲远刚得知那些题目时,为什么会问苏恒怕不怕别人这样 你现在所看的《我真不是学神》 第057章 晋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我真不是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