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狂想曲

铳冥 作品

    荆泽推门而入,病房的门并没有关,开着微小的细缝,严格意义上来说荆泽并没有推,只是手刚刚按在门把上,门就自行后退了,荆泽微微皱眉,这不是一个很好的习惯,史东为人平时也许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但是这事关于安全问题,可马虎不得,医院在这方面应该要加强注意。

    “哟!”史东看见荆泽进来,心里有些惊喜,他先打招呼,表达自己的惊讶。

    “没想到我会来?”荆泽不喜欢史东这样的表情,他躺在病床上,从擂台上下来的时候他是昏过去了的,现在居然就能开口说话了。

    “我觉得你肯定会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晚!”史东说,“帝彻的大家不久前刚走,你要是再早点还能和他们碰面然后一起回去吃饭……”

    “我吃过了……”荆泽有些拘谨,因为这件病房里可不止他和史东两个人,还有护士在给史东上药,女孩一直低着头不打扰他们之间的谈话,那些药敷着应该是很痛的,荆泽以前也用过,但是史东倒是一声都不吭,连痛都不喊。

    护士的脸上带着还没有散去的潮红,荆泽不难想象在他进来之前他们发生了什么,即便躺在病床上,史东仍然不老实,不过这很符合他的性格,如果他的躺着一言不发,那才不是他,荆泽只会觉得自己走错病房了。

    “你先出去吧!”史东自然看得出来荆泽的状态,他拍拍身边护士的肩膀,示意她先停下来。

    “可是药还没有敷完,一旦出了意外我是要负责任的……而且你的状态还并不好!”护士不依不饶,黎世中央馆在这方面是很严格的,只要是黎世中央馆的工作者,是不被允许出现失误的,从安西到门口的卫士,都是一样,如果史东因为她的这个失误出了什么意外,不光是撤职这么简单,她的内心大概也不会好受。

    “但是我们有事情要说……”史东低声说,他真的有些虚弱,像是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那也不行,有什么事情比你的身体还重要?”护士有些倔强,医院里可不缺倔强的人,像史东这样的太多了,过去不是没有真的出现意外的例子。

    “你……把药放在这里吧,我会自己抹的!”史东还是坚持,甚至于说出了这种话,他不是专业的,这会使得他敷药的时候承受的痛苦要更大一些。

    “我以武士的身份发誓!”史东又说,“你接触过那么多的武士,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好吧!”护士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同意了,荆泽越发觉得他们之间可能有什么,原本这种说辞才不会被同意的才对。

    护士轻轻地关上了门,荆泽的感知里她没有偷听,这是个比较纯真的女孩,这是荆泽第一次来这里,当然也不排除黎世中央馆的自设医院的素质都比

    较高。

    “你真的要自己来?”荆泽忍不住说,“你应该知道那东西有多疼!”

    “那当然喽,你以为我哪有那么坚强……”史东扶着身体,伤口传来刺痛,可能是哪里碰到了,“我没有喊痛,是因为一开始都喊的没有力气了!”

    “我大概可以猜到!”荆泽有这种怀疑,史东委实不能算做意志坚定的人,但是却是一个可靠的人。

    “桌子上有水果,拿着吃吧!”史东说,“是帝彻的大家送来的,他们走得很快,说是不想打扰我休息,但是 你现在所看的《战争狂想曲》 第十八章 新学的领域(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战争狂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