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狂想曲

铳冥 作品

    “在大家之前……老爹先来找见我了!”史东尽可能地平复心情,但是仍然不去看荆泽,他的情绪爆法得其实很突然,荆泽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他问我是否愿意继续在大皇子手下工作……”

    “这意思难道不是很明显了吗?”史东反问,这一刻他忽然转过头来,“我问他是不是帝彻的结局已经是定局了,他没有隐瞒,他点了点头,那一瞬间我感觉我的头都有些重了……”

    “那也可能是你的头部充血,你该怪易中樊……”荆泽插话,他当然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在这样的场合说这样悲伤的言论。

    “如果不是你那个时候私自去红菱军的地盘搞事情,帝彻不会落到这个下场……我不知道你去那里干什么,大家也都不知道,你并不与我们交流,任何事情都不会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如果我们可以协商,也许一切就都会不一样了!”史东又说,他们一直没有提这件事,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介意,只是一直埋在心里,不过看上去史东的忍耐度是非常低的。

    “那么你愿意继续待在大皇子手下干活吗?”荆泽又提出了这个问题。

    “不愿意!”史东果断拒绝,不带半点感情,“听上去跟他妈三姓家奴似的,老爹和大皇子可不是跟我们一条心的!”

    “你不想回到恒天军吗?”荆泽有些惊讶,“如果是老爹地话,只要你想,他是可以把你重新安排到恒天军里的!”

    “不想!”史东说,“你看我都这么大的年龄了,再进去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之前被易中樊打爆也不是没有人看到……”

    “没有什么是不能被抹去的哦!”谈话间猛然有第三种声音传过来,声音的来源在门口,史东病房的门在无声息中被推开了。

    “阿尔布莱希特?”荆泽微微皱眉,这甚至可以说是不速之客,谁来荆泽都想象得到,但是他不太可能,他跟帝彻没有交集,跟史东也没有交集,只是认识荆泽,并对荆泽有些莫名地兴趣。

    这是一个危险的男人,荆泽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在内心里给他下了定义,他似乎并没有听见之前史东恶和荆泽的对话,

    “是那个‘审判者’?”史东一听这个名字就激动起来,甚至把之前的情绪都抛开了,也不介意他在没有敲门的情况下进入他房间的事实。

    史东当然是听说过这个名字的,很多成名的武士都是被人仰望的,阿尔布莱希特就是其中之一,在那个世界格局刚刚开辟出来的时候,阿尔布莱希特是可以被称之为英雄般的人物的。

    “我其实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号,因为与我的气质并不符合!”阿尔布莱希特看上去非常随和,他是不认识史东的,但是不介意和他搭话。

    “你当年……”史东完全来了兴趣,一切都可以抛到脑后。

    但

    是阿尔布莱希特打断了他,他把食指按在自己的嘴巴上,示意史东安静下来,他这次来不是找史东的,而是找荆泽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荆泽当然知道他是来找谁的,不过荆泽还是疑惑,阿尔布莱希特不是先知,荆泽也没有向其他人泄露自己的行踪。【*¥ #¥免费阅读】

    “听上去你对于楼兰居城殿负责人的能力颇有微词!”阿尔布莱希特觉得是荆泽小看了自己,不过他也不恼怒,甚至于脸上少有表情,他今天和以前不太一样,如果他想找荆泽,没必要是在这个时候。

    “楼兰居城殿负责人!现在 你现在所看的《战争狂想曲》 第十九章 新学的领域(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战争狂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