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狂想曲

铳冥 作品

    “梦中域鬼惊通神——”

    “鬼神切——”

    那时的荆泽还不会尽诛神,这两个衔接得当的武技师荆泽常用的搭配,几乎能最大化荆泽的优势,如果只有荆泽一个人他不用顾及那么多,但是目标身边还有一个温特伯恩,这导致荆泽的起手犹豫了,也就慢了。

    目标的身体被切开了,德莫克的标志和衣服全都被切开,整个人都像是一分为二,但是却没有任何鲜血溅射出来,只是蔓延出来了更多的黑气,那些黑气就像是可视化的瘟疫,光是看着就令人作呕。

    空气中还随之飘散着浓烈的恶臭,让人的呼吸都简直成了煎熬。

    荆泽不会以为这是自己能轻易做到的,而是他体内本身有东西破体而出,荆泽把那东西逼了出来。

    下一刻这个人的身体都撕裂了,刀光爆闪,翰博拉越发静下来,风沙似乎都停止了,一张灰色的脸替代了原本的德莫克人,那张脸上都是坑坑洼洼的,像是与翰博拉都融为一体,漆黑的嘴唇有着莫大的弧度,那张嘴无比的大。

    他发着诡异的怪笑,所有的黑气都是从他的身体里溢出来的,荆泽很怀疑,这些黑气有一定的腐蚀性。

    这就是他的本来面目,但是荆泽依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他不说话,甚至辨别不出来是不是人类。

    梦中域鬼惊通神加上鬼神切,荆泽都不清楚自己出了多少刀,两柄刀一起出的手,至少应该在两千以上,荆泽原本以为这家伙会避开,但是他没有,就那样站着任由刀刃砍在自己身上,什么都不做,只是一个劲地怪笑。

    伤口大面积蔓延,每一刀都切到了实感,从这家伙身上荆泽看见了血,顷刻间不知道多少道液体溅射出来,但是似乎无论多少刀,这家伙根本就不动,甚至不倒退一步。

    荆泽猛地收刀,所有的影子都消散了,荆泽已经不止出手的时间接近一分钟了,这远超荆泽所预料的,荆泽的体力都快坚持不住好了,如果再不收刀,荆泽很可能被拖垮。

    刀尖带回来一抹绿色,这是不知名的液体,或者说,是这东西的血,刀尖居然升起扭动烟迹,荆泽连忙抖掉了这些血迹,他没有猜错,这东西带腐蚀性,既然他的血能腐蚀,恐怕他搞出来的这些黑色的气体也有相同的作用。

    荆泽倒退两步,这东西远超他的认知,停下来可以观察,这应该就是目标本身了,他一样有着人的外形,但是身高超过两米,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这东西的灵力量不是一般地多。

    喘息声差点压倒了荆泽,他的手都有些不受控制,酸麻的感觉充斥两只手臂,这比荆泽做过的任何一次挥刀练习都要来的狠,荆泽原本以为老师已经够严格了,但是实战中只会让荆泽更加吃亏,练习的时候老师给他的压力有限。

    但现

    在荆泽所要面对的,是生与死的可能,是凡人与命运的抗衡。

    荆泽的压力越发得大,像是肩上扛着一整座山,他整个人都在抖,不知道为什么炽烈也在抖,唯独寒月没有抖,可能是感受到了这鬼东西的强大,寒月天生王者,自然是不需这鬼东西的,那些绿色的能腐蚀的血对寒月造成不了任何破损。

    恐怕温特伯恩这小子裤子都湿了,荆泽猛地转过头,温特伯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见了,准确地说荆泽的一直都没有刻意去找过这个人,荆泽打从心眼里就不觉得他可以依赖,但没想到温特伯恩居然凭空消失了,如 你现在所看的《战争狂想曲》 第六十二章 千年旱魃(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战争狂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