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狂想曲

铳冥 作品

    “如果你们了解过我地话,就应该知道我还有这么一手!”阿尔布莱希特低声说,“主幻!”

    一件一件的零件凭空打在他的身体上,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次感觉上承受的力量要比之前小很多。

    “烈日——耀阳!”阿尔布莱希特召唤出主幻的同时再一次张嘴,庞大的灵力再一次澎湃,接连两次这样的动静虽然会让阿尔布莱希特的灵力近乎枯竭,但是如果这样都没能让影卫注意到这里阿尔布莱希特信都不信。

    强烈的白炽光再一次在眼前闪烁,地面开始皲裂,同一片区域两次承受这样的攻击,虽然算不上毁灭性的灾难,但是些许有点影响。

    比如地形地势,如果这周围有个近一点的小山坡那么两次烈日耀阳完全可以炸掉,阿尔布莱希特一直觉得如果自己哪天不做武士了去做拆迁倒也很不错。

    但是当烈日耀阳过去,阿尔布莱希特再一次看清楚周围的时候就惊呆了,阿尔布莱希特一直以为像烈日耀阳这样的武技真的很不容易躲过去。

    范围太大,即便是藏匿在掩体后面也不行,不只是阿尔布莱希特的对手们,就连阿尔布莱希特自己都觉得烈日耀阳不列为禁术实在是太可惜了。

    但是阿尔布莱希特现在所看见了,周围已经完全变成了废墟,在两次烈日耀阳的作用下,阿尔布莱希特毁掉了整个街区,虽然这并不能算是什么好看的战绩。

    但是能造成这样程度的破坏力的,恐怕有史以来都没有几个人,但是能在这样的破坏力下做到毫发无损的,更没有几个人。

    但是阿尔布莱希特今天长见识了,阿尔布莱希特面前的这些人他们距离自己很远,但是仍然不在烈日耀阳的范围外,只是他们相比较于烈日耀阳的中心能少承受一点伤害而已。

    事实上这个伤害也不会差太多,但是他们似乎全部接下来了,而且几百人的身上全都穿着黑色的铠甲,那应该是铠甲,但是第一眼更像是某种夜行服。

    “卧槽,你们以有!”阿尔布莱希特吓了一跳,“夜间作战部队么。”

    阿尔布莱希特仔细看了看,在这方面倒是不算难看出来,他们身上的铠甲很轻,阿尔布莱希特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但是看起来不会弱于主幻太多。

    在这身铠甲下,他们可以获得更快更灵活的行动力,而且还有着惊人的防御力,传统的铠甲可做不到,但是如果是在铠甲上附着灵性就不一样了。

    类似于主幻这样的存在,没想到他们也有,几百套这样的铠甲,能武装到这种程度,阿尔布莱希特对他们得上级越来越有兴趣了。

    “没想到阿尔布莱希特先生能有这样的眼力,难怪你是我们的头号对手呢。”奸商说,“不过我们也不能说是毫发无损,我的头发都断了好几根,皮肤都擦伤了,你说

    如果我现在去医院,在路上会不会就愈合了呢。”奸商当然是在讽刺阿尔布莱希特,不过像阿尔布莱希特这样不要脸的人从来不担心语言上的冲突。

    “能不能愈合我不知道,我觉得你们的伤势绝对不止这样,你要是证明完全没有影响就应该把铠甲脱下来,不然你面对烈日耀阳也就不应该退开那么远不是么。”阿尔布莱希特盯着他。

    第二手烈日耀阳没有再杀死他们一个人,阿尔布莱希特忽然懊恼,但是也注意到了他们的腿部,有一部分已经湿了,远远看过去有液体滴落在地。

    如果他们不是被吓得尿裤子了,那么就是他们受伤了,那流出来的是血,不管怎么说,阿尔布莱希特当然更倾向于后者。

    如果烈日耀阳都不能对他们造成伤害,他们这几百个人完全可以攻破黎世中央馆。

    “还有,你说过如果我活下来了,你就会告诉我你们的幕后的人的。”阿尔布莱希特又说。

    “连灵力都没有了的你还能做什么?你真以为你能翻出花来?今天就是影卫来了也保不住你!”奸商一字一顿,在他看来阿尔布莱希特的命根本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没有了灵力我还有禁术,必要的时候我可以拼命。”

    “命?”奸商的眼里满是不屑,“命能值几个钱?别说九星武士的命,就是神的命也不值钱,只有到手的利益才是最重实际的。”

    “听见了吗?只要我活下去,他们就可以把幕后的人交代出来哦。”阿尔布莱希特忽然仰头大吼,没有任何征兆,他只是忽然这样做,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

    “嗯?”奸商眉毛一皱,他身边的人都四处张望,从阿尔布莱希特的语言上判断,明显他可能是有增援的。

    “你真是吵,我看场戏多不容易,你作为演员就不能有点演员的自觉吗?剧透可不是什么有素质的行为。”声音居然是从阿尔布莱希特背后的废墟里传来。

    楼层摔下来之后有一部分墙壁互相支撑起来形成一个小型空间,声音就是从这里面传来,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有人藏在了这里面。

    “安西?”奸商居然听清楚了这声音是谁的,是那个吟灵段影卫之主,和阿尔布莱希特齐名。

    “你不是说没有把他引过来吗?”奸商忽然抓住身边的一个属下厉声问话。

    “是的……在香榭丽舍街的时候我确实看见他没有追上来才对。”小弟唯唯诺诺的,奸商显然是个暴脾气,私底下对下属动手应该不是什么新鲜事情。

    作为下属,他们也不能说是怕他,只是对于他们来说,阶级权限森严明确,命令大于任何东西。

    “去什么地方应该是我的个人自由才对,我可不受限于任何人。”安西磕着瓜子走出来,他的模样倒真的像是来看戏的。

    “身为吟灵段

    影卫之主说这样的话真的好么。”阿尔布莱希特忍不住吐槽,“你这完全就没有说服力好吧。”

    “不过也算了,就算再加上影卫也是一样的,一个人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奸商松开属下,他们身上的伤势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血液也没有继续流了,这样的恢复能力甚至不弱于利桑德罗,这显然不太正常。

    “我在看戏的时候也想了一些你们这样的存在,我思索了半天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自哪里,受制于谁,目的是什么,是否有庞大的组织。”安西说。

    “所以你想到了?”阿尔布莱希特问,没想到安西居然还有这样博学的一面,不愧是影卫之主,想必他应该去过世界各地,对于这方面的了解显然比阿尔布莱希特多很多。

    “当然。”安西忽然扭过头去,“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

    “你说屁话呢你,这不什么都不知道嘛。”阿尔布莱希特气急败坏,就差没给安西来一巴掌。

    “谁让他们这么特殊,我敢说天底下见过他们的没几个,手底下有这样的一群人,还敢啥打家劫舍的勾当,我要是他们的上级就直接建国了!”安西当然要和阿尔布莱希特斗嘴,至少在气势上不能输。

    随着阿尔布莱希特的身份要被冬临殿堂军揭示,他的身份逐渐浮出水面,如果在吟灵段内阿尔布莱希特真的死了,那么安西多半要做冬临殿堂军的敌人。

    被一整个军团惦记上可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好事情。

    “小心!”阿尔布莱希特忽然听见低沉的两个字,这不是来自安西的,而是来自主幻的提醒,主幻是有自主人格的,所以在很多时候阿尔布莱希特都很放心。

    不过这次阿尔布莱希特疏忽了,好在安西果断伸手抓住他往 你现在所看的《战争狂想曲》 第一百三十八章 陷阱(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战争狂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