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狂想曲

铳冥 作品

    “你冷静一点,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没有一开始告诉你们,上级明确告诉我这是决定的东西无法进行更换,我们这次所使用的东西全都是新型的,是为了让我们用最好的装备!”坎贝尔苦口婆心。

    “可是,小白鼠就是小白鼠,洗白了也一样是后娘养的不招人喜欢。”戴维德说话一阵见血。

    坎贝尔不知道怎么把他的话再接下去,他的表情都是抽动的,因为他没有说错,这些年里他们这个团队永远都是执行着高难度的任务,他们一开始的时候可远不只有五个人,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的他们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保证。

    或者说,是洛灵塔帝国无法保证他们的生命,更扯淡的是其余那些团队里的人待遇都比他们要好得多,执行着不那么危险的任务,军衔却要比他们更高,一年到头也流不了几次血。

    团队里自然是怨声载道,戴维德很久以前就跟坎贝尔抱怨过,只是那个时候坎贝尔还是坚定着帝国的心不会倾斜,当初坎贝尔没有理会,大概现在也一样不会理会。

    哪怕心里所想的,早就发生了改变,现在坎贝尔想着,当然不是如何建功立业,而是单纯地想着自己的人生,也算是为自己而活。

    其余的这些队员们他们经历的东西还很少,好几个一开始都是从发别的地方调过来的,坎贝尔不一样,他当年是和二皇子建立洛灵塔帝国的那一批人。

    虽然他和二皇子之间没有过交流,但是第一批建设洛灵塔帝国里的那些人里面确实有他的名字,那种感觉就类似于二皇子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二皇子不认识他很正常,但是帝国不应该让坎贝尔这样的人心寒,他原本一心一意为这国家,但是上级总是喜欢压榨他。

    “不过你们放心,他们说这东西绝对比我们之前使用的更好。”坎贝尔又说,上级显然也不会就这么想他们死去的,毕竟还算是一个趁手的工具。

    “质地确实要更轻。”贝克顺着坎贝尔的话点点头,“而且我们现在在这里抱怨也没有改变的可能了。”

    布里尔维奇在天空中的巨型仍然还没有改变,他当然也有放过这些人的打算。

    “那个是……邢台?”当戴维德看到在布里尔维奇庞大的身躯上行动的小人的时候他也忍不住呆住了,戴维德本身就是一个狙击手,他在狙击镜里可以把邢台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如今很少有人会记得邢台这个名字了。

    但是也总有些回去了解过去的人知道他,戴维德就是其中之一。

    “邢台?这个人不是早就死了吗?”特纳看着戴维德反问,他们这个团队的年龄倒也没有太小,至少全部人都是知道邢台这个名字的,其中有好几个也有觉得邢台这样的人很帅的。

    在戴维德的狙击镜里,邢

    台顺着布里尔维奇的肩膀快速移动,在这之前他没有直接对血魂和代保平动手,因为他很清楚那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搞定的,更何况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只会直接牵动布里尔维奇的感知。

    邢台现在可以保证,他行走在布里尔维奇的身体上,布里尔维奇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存在低效化’么……确实是邢台,但是在我的记忆里,邢台应该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能力,我不确定是谁给他的这样的武技,或者是说他自己修炼出来的,但是无论怎么样……”坎贝尔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望远镜盯着邢台的脚步,“但这确实是邢台本人。”

    他两次强调,当然是因为一开始的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相信,邢台销声匿迹那么多年,作为男人作为武士他完美地履行了自己的义务,那么直到如今,他也就不可能再次出现,而且是这么危险的场面。

    至于现在邢台所使用的存在低效化这样的武技,如今只有一些神秘的组织还有所保留,不过那应该都是一些杀手组织,他们需要这个东西来隐藏的行踪。

    当这个武技使用出来的时候,能极大程度上让周围下意识感觉去忽视使用者的存在,虽然听上去很强很不得了,但是圣历172年的时候是有过实验的。

    这个武技还真正做不到那样的效果,以至于现在邢台所展现出来的要完全超越那个最初的实验。

    或者更直白地说,邢台对这个武技显然是有过了一些改进或者说是增强,类似于这样的事情之前在至强世代的时候他就在银面狱修罗的身上使用过。

    “看来这么多年来他也不是完全没有长进呢。”坎贝尔始终盯着邢台,似乎并没有放下望远镜的打算。

    “你以前认识他?”马赛勒斯回过头看着他,坎贝尔说的这话里显然是藏着过往的故事的。

    “很久以前我还是在洛灵塔没有建立的时候的破小孩,那个时候邢台的名字还是在满世界响彻的,我很憧憬他,但是不知道他在哪里,于是我花了很多时间,花费了很多精力去寻找他,算是拜师学艺,后来终于有一天找到他了。”坎贝尔的语气里听起来有些感慨,“邢台也确实教过我一段时间,只是这故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听,也其实没有太多的意思。”

    “你的故事我们从来都没有觉得好听过,只是想让你的嘴多说点话而已,这样就能缓解一下我们的气氛。”戴维德说话毫不留情,“而且你这故事怎么听都像是假的,如果你真的师承邢台这样的高手,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你在近身战斗上的任何高光时刻。”

    “高光时刻?”坎贝尔有些不懂他的意思。

    “也就是你亮眼的时候,比如在近身战斗的时候以一敌百绝境反杀之类的,为什么我所看到你在被近身

    之后永远都是大声呼喊着要我们帮忙的你呢。”戴维德又说。

    坎贝尔这个故事显然需要仔细去推敲,仔细一想果然是漏洞百出,如果真的是唬孩子,他们如今也不能不算是孩子的年纪了。

    “如果我们使用烟雾弹是否有效?”马赛勒斯轻声问。

    “我想多半是没有用的,他可以看破烟雾内的东西,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虽然在来的时候他们什么都没有给我们,甚至于任务目标都没有说,但是我们都应该清楚这老头有多强大。”坎贝尔说。

    “那我们可能死定了。”马赛勒斯用手指了指他们的上方。

    黑色的阴影笼罩他们的周围,布里尔维奇的手掌再一次在他们的头顶凝聚,距离他们的身体仅仅只有不足十米的距离,光是压下来的奇迹流差点就让他们没有站稳。

    “我们应该散开!”马赛勒斯低声大吼。

    五个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进行各个方位的翻滚,被布里尔维奇的巴掌中间锁定的特纳被坎贝尔在一开始就丢了出去,四个人都侥幸逃脱,但是坎贝尔在最后一刻逃离了那手掌的范围,巨大的掌印在这样的地面下深陷。

    像是地震之后的龟裂的大地,他们五个人就像是灾后的幸存者,他们全都灰头土脸的,特纳的嘴里吐出鲜血。

    “战斗才刚刚开始你他妈的就受伤了?”戴维德猛地一拍特纳的肩膀,不过显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势,至少不会影响他接下来的行动,特纳应该是被那手掌拍下来时候的气息波动所影响导致了这样的情况发生。

    “不碍事,该要他命的时候我可不会含 你现在所看的《战争狂想曲》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大日冥王身(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战争狂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