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童话

l落尘 作品

    好吧,眼镜承认,自己怂了。他第一次从心底感到恐惧,感到自己就跟一只过街地老鼠遇到了一只红了眼的猫。

    “跟我来!”肖名扬气场强大,声音里带着不容置喙的气势和威严,他的手也没有松开,还牢牢扣着眼镜的手腕。

    避无可避,除了乖乖的就范,眼镜真的他没有其它的选择。

    眼镜无奈,只好任凭肖名扬牵着走进他的书房。

    肖名扬的书房很大,布置得也很有书房应有的味道,两个偌大的书柜占据了整整两面墙,各种精装简装的书籍按照种类有序地摆放。一张带有古典气息的红木书桌上,除了角落里的两本书籍和笔墨,正中还摆了一台厚重感极强的电脑。电脑前展放着一副没有画完的风景画,画的线条简约,颜色晦暗,像是灰蒙蒙的天空下延伸着一条无边际的古道。

    书房的另一角是一个不大的茶桌,差桌上一套茶具摆开了,两杯温茶淡然地散着几丝单薄的热。显然人刚走,茶也尚未凉透。两张有些歪斜的椅子也说明客人走得有些急,没有顾得上把椅子扶正。

    眼镜刚刚瞄了一眼书房的陈设,书房的门就被肖名扬狠狠地关上。整个雅气十足的空间立刻因为隔绝变得密闭而显得沉闷枯燥。

    尤其是眼镜被肖名扬推到一张角落里的圆形实木椅上,椅子是天然的树根简单削磨而成,没有垫子,坐上去凉冷中还有点硌得慌,这让眼镜直接怀疑这个凳子是肖剑调皮时被罚坐的凳子。

    “说吧!”肖名扬一只手按住桌子,上半身微微前倾,他的身形高大,形成极其迫人的压迫感。

    眼镜不适应这种威压,身体不自觉后缩,胳臂也触到书架,隔断的木板硌到他的骨头,疼得他想咧嘴,却被肖名扬的气势吓住,不敢动,只能生生地忍着。

    “我没有时间和你耗!”此时肖名扬神色冰冷,绷得生硬的脸部线条明显地显示他在努力地隐忍着焦躁和怒火。

    “叔叔……”眼镜也不傻,也知道躲避雷区的必要性,他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无辜,当然他也的确是有些无辜的:“叔叔,是老大不让我说的……他再三交代……”

    “现在是我让你说……”

    “……好吧!”

    人家根本不关心是谁赶的你这只鸭子上的架,只要求你赶紧麻溜地下来。

    “叔叔……您能不能先退后一点,您这样……我……我脑子缺氧……有点……想不起来说什么……”眼镜的心最后那么挣扎了一下,为自己即将妥协的行为做了最后一次心里建树。

    真地不是他不维护老大,实在是对面这位是老大的监护人,老大也归他管的,他是老大的老大!

    肖名扬站直身子,单手撑住桌面,由于他个子高,面对眼镜整个一个居高临下地状态。

    眼镜把被硌疼的胳膊抽回去,放到桌面上。

    “真地要说,老大要是问起来,您可要替我……”

    肖名扬努力压抑着心底的焦虑,干硬地嗯为了一声,声音里透着噌噌的想要喷发的恼火。

    “您一定要告诉老大是您逼着我……”

    肖名扬真想一巴掌拍到这小子头上,这时候了,还想着推脱责任,是真地年轻还是太过幼稚不明白高低深浅,分不清缓急轻重。

    “快说!”他厉声道!

    “说,说……马上说……可是……说什么呀?……您等一下,让我先捋一捋……”

    眼镜有个毛病一紧张舌头就会打结,一慌乱大脑就会卡壳,尤其是别人逼迫的时候,整个人就跟锈住了一样,变得呆滞迟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肖剑去了哪里?”肖名扬见他吞吐,干脆自己提问。

    “这个老大没有告诉我……”眼镜很认真的回答。这次不是他推诿,是肖剑真地没有告诉他,他也真地不知道肖剑去的具体的地方。说着,他仰起头,讨好且温驯地看向肖名扬,希望看到他放过的目光,可是,放过的目光没得有,他看到肖名扬在磨牙。

    他爸爸也磨牙,然后就会拿家里的笤帚旮瘩磨他。

    就像基本条件反射一样,他的强烈的求生欲啊,几乎是下一秒就补充到:“他虽然没有告诉我,但是我猜测他可能去了肖家湾……”

    “肖家湾?”肖名扬微微一怔,目光如同高倍数的镭光灯般盯住眼镜的脸。

    别盯了,眼镜自觉躲闪视线,您的威力已经爆棚了,再盯容易让人炸掉的。

    “真地……真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先去肖家湾确认一下(确认云梦是不是真地没有在家里),再根据他可能掌握的线索找到那个谁(云梦舅舅)的住处,然后去找那个……”

    眼镜眼睛转了两转,在脑子里搜索着自认为既可以表达肖剑当时心情,又可以比较隐晦的暗示肖名扬,你儿子有关注的人了,不想让你知道,您看也长点心,留心他一下的多重意思的词语。

    “让他……耿耿于怀的……人吧。”

    可是肖名扬猜测的和这个完全地不在一个轨道上啊,眼镜表达的是可能的早恋,而肖名扬心心念的却是先入为主的仇怨。

    人的大脑是个神奇的东 你现在所看的《雪童话》 273鱼死网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雪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