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嘴角的笑意比猛兽的怒吼更恐怖,虽然好看,却生生透着一种邪肆的狠戾,足以让看见的人都相信,“他就是来毁灭美好的!”



    夏婉初的脸刷的一下子蒙上了一层苍白,身体发软。



    脑子里忽然闪过之前经历的场景,夏婉初本能地猛然摇头,身上的鸡皮疙瘩和汗毛一下子全都起来了。



    池御封鄙夷着冷笑一声,“不要?你刚刚不是对我投怀送抱,非要不可吗?我一定会让你很舒服!”暧昧的语气里隐约可闻他的愤怒与不悦。



    “你……”



    听见开门声,夏婉初转脸看向门口,保镖的左脚已经出了门口,她大喊:“等等!你不用去买那些东西了!我房间里有!”



    保镖顿住了脚步,转身看向池御封又低头,听他的指示。



    “你的房间里有?”池御封挑了挑眉,眸光悠悠看着被吓得苍白的女人,眸底闪过一抹怀疑。



    狠狠白了一眼池御封,夏婉初别开脸,“我塑造情节要有实际的道具帮忙,才能写得生动!”



    “光有道具情节就生动了?”池御封的眼里闪过一抹明显的鄙夷,嘴角的若有若无的笑意直戳夏婉初的心。



    他在嘲讽她!



    “……”



    一时无法接话,夏婉初抿紧唇狠狠地瞪他,心底有千万个声音将池御封骂了个三百六十遍。



    “去买!”



    “是,池少。”



    “我……我平时也会体验一下!是真的有!”夏婉初瞪着池御封,心脏悬得老高。



    池御封冷笑一声:“平日也体验一下?”



    “你想说什么?”男人的笑容让夏婉初莫名发怵。



    “想不到这么清纯的脸皮裹着的,却是一颗肮脏得不堪入目的心!真是浪费了这张脸!”池御封抬手捏起她的下巴,寒冽的眸子慢慢眯起,想穿透她清澈无尘的目光,看到她的心底。



    这个女人的心会这么脏?



    她的目光太干净,他第一次不得不怀疑自己的结论。



    “……”要不是你逼我,我会这么说?混蛋!



    不敢明说,夏婉初只得在心里狠狠咒骂,目光愤愤。



    池御封挑了挑眉,“好!我尚且信你!”



    他放开夏初婉,“你应该知道自己耍不起花样!”幽冷的语气里散着明显的警告。



    她即时往后退几步,退到他的气场范围之外。只要他的保镖不去买那些东西,她就还有一线“生机”。



    她的反应让池御封再次皱起眉头,眼底升起显而易见的不快,“在这里守着!”



    “是!”保镖们同时回答。



    闻声,夏婉初转脸看了一眼这几个保镖,心底嘲讽,“就喜欢遛狗!而且,还是恶狗!”她心底赋予他们十万个鄙视的眼神。



    “走!”



    她转身,飞快地白了一眼池御封,而后向卧室走去。想要全身而退,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想着,夏婉初的脚步不自觉渐渐放慢,脸色变得认真而沉重。



    “夏婉初!”



    背后忽然传来一声不悦的低喝,她颤了一下“啊?”抬脸,瞬间又愣住了,她这才发现自己差点撞到门上了!



    思绪回过神来,她微微侧脸,憋了憋嘴,“假好心!”而后,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5章 假装暗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