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衣柜里翻翻找找的夏婉初余光尽量往浴室的方向偏,心里说着,“是你逼我跟你耍花招的!”



    见浴室的门关上了,她关上衣柜门,快步朝门口跑过去,刚刚跑到门口,“咔嚓!”浴室的门开了,夏婉初的脚步戛然而止。



    “你干什么!”



    池御封墨眸凝视着她,眸光幽暗而寒冽,夏婉初暗自哆嗦了一下。



    转头看池御封,她随即又笑开:“呵呵……衣柜那边没有,可能是放在旁边的小柜子里了,我这就找找……”



    边说着话,她边蹲下,打开小柜子的门,余光瞥到放在旁边的空花瓶,她忽然有了主意。



    池御封又看了她几眼,冷着脸关上了门。



    “找到啦!”



    故意翻找了一会,夏婉初起身故意朝浴室的方向大声说,实则,却是双手抱起了空花瓶。



    “唰!”水流声出——



    夏婉初大吼一声,“池御封,你去死吧!”而后大力一摔手上的花瓶。



    花瓶碎出一声巨响,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



    “boss,你没事吧!”守在门外的保镖听见动静,随即踹开了门冲进来。



    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躲在门后的夏婉初一下子溜出了房间,赤着脚夺门而出。



    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她能清楚地听见身后传来的响动,没跑出两步,一双手臂从身后凭空出现,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啊!”骤然而至的失重感让夏婉初惊恐地尖叫起来。



    池御封阴冷的声音划破静谧的空气,“想跑?我允许了?”



    夏婉初瞪大眼睛,拼命挣扎,却被男人死死地压住了双手,“你放开我,你这个变态!”



    她又惊又怕,努力地回头望去,瞧见男人衣冠整齐,不由怒上心头,“你居然敢骗我,你根本就没有在洗澡!”



    “让你失望了。”池御封面无表情地说,“没有被你砸死。”



    “我……”夏婉初有点心虚地低下头,辩解道:“是你先招惹我的,我只能出此下策。”



    池御封勾唇冷笑,“这么说,还是我错了?如果不是你画的烂东西破坏我的名声,你以为我稀罕靠近你?”



    “我说了,人物原型是编辑定下来的。”夏婉初有点委屈,“再说了这样有什么不好,大家都挺喜欢你的,你也没什么损失。”



    池御封一双手慢慢自她的手腕滑至她的下颌,捏着轻轻把玩,眼底带着嘲弄之意:“没什么损失?女人,你以为我还会信你?”



    夏婉初泪目:“你少来,你一直就没信过我,你一直都在套路我!”



    “套路你?你也配?”池御封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轻佻和戏弄。



    “你……”



    夏婉初深觉自己被羞辱了,顿时怒火更胜,甚至压过了心底的惧意,“没错,我是使了点诈,那又怎么样?是你利用权势压迫我,我为什么不能反抗?你真以为你有点臭钱就是皇帝,说一不二了?”



    夏婉初越说越气愤,语气尖锐得几乎有些刻薄。



    池御封却恍若未闻,冷冷地看着她,说:“你尽管发泄,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你什么意思?!”夏婉初看着他的眼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7章 晚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