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再次只剩下两个人,夏婉初眨着泪眼朦胧的双眼,“池御封,你非要这么对我?”



    “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反悔过,你不是自诩很了解我?”对于她的楚楚可怜,池御封无动于衷。



    “我除了知道有你这么个人,根本一点都不了解你!”夏婉初奔溃地大叫,“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招惹你了!”



    池御封抱着手冷眼旁观,似乎压根没有听到她的话,好半天才不咸不淡地吐出一句:“有话等到惩罚过后再说。”



    “……”



    夏婉初盯着他冷漠的侧脸,宛如刀刻一般的线条,显得格外的不近人情。



    这时,两个保镖恰好提着大包小包进了门,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然后冲着池御封弯腰:“boss,您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池御封点点头,随手将袋子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琳琅满目的各式道具铺满了整个茶几,看得夏婉初目瞪口呆。



    她一向自诩是个腐女,但还是被眼前的这些道具给吓到了,一时间脑子里出现了无数生动的画面,顿时欲哭无泪。



    “池御封,你简直是个恶魔。”她紧紧地掐着自己的手心,指甲陷进肉里,尖锐的疼痛让她越发恐惧。



    池御封随手把玩着那些道具,脸上是兴味盎然的表情,看得夏婉初毛骨悚然。



    “你对这些东西很熟悉吧,这样最好,也省得我教你。”



    “谁熟悉了,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婉初再不敢胡说八道,“我压根就没有在现实里见过这种东西好不好!”



    池御封脸上的笑意反倒更加明显:“那更好不过,让你亲身体验一番,以后画出来的东西肯定更生动。”



    夏婉初咬牙切齿:“变态!”



    池御封淡淡地瞥她一眼,“你是不是觉得光是我还不够,要多给你找两个男人才满意?”



    “什么?!”夏婉初惊恐侧目,脸色顿时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比如他们?”池御封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站在门边的两个保镖,他们立马会意上前一步,虎视眈眈地盯着夏婉初。



    夏婉初望着他们剽悍的身形,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立马尖声拒绝:“不要!”



    “那就闭嘴。”池御封说。



    她不甘地闭上嘴巴,心里却还是忍不住打鼓。



    池御封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突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要不让他们帮你洗洗?”



    “洗洗?”夏婉初一时没反应过来,“洗什么?”



    “洗澡。”池御封说,“你既然这么欲求不满,我就让他们好好服侍你。”



    夏婉初:“……”



    “不乐意?”池御封皱眉,“难道要我亲自动手?”



    “!!!”她愤怒地瞪着他,“你少自说自话,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欲求不满了,明明就是你自己心怀不轨吧!”



    池御封冷下脸:“你再说一次?”



    夏婉初看见他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霾之色,吓得瞬间噤声,好半天结结巴巴地吐出一句:“我……我的意思是,我自己洗就可以了。”



    “我不喜欢有人跟我讨价还价。”池御封依旧冷漠,招过一旁的保镖,“把她抬进浴室,好好洗洗。”



    “是,boss。”



    两个保镖齐声应下,然后迈着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8章 洗干净一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