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初揉着酸痛的手腕,目光惊疑不定地盯着男人的背影,心里乱得几乎煮成一锅粥。



    她在浴室里呆了很长时间,一直在琢磨该如何逃跑,绞尽脑汁却想不出任何方法。一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她整个人就忍不住发抖,脑子一片空白。



    “夏婉初,你洗好没有,我要进来了。”男人低沉的嗓音仿佛从地狱传来,带着令人胆战心惊的压迫感。



    “别……别进来!”夏婉初猛地从水里站起来,哆哆嗦嗦地穿好衣服,湿透的睡裙黏在身上十分难受。



    池御封:“你在里面干嘛?”



    夏婉初:“……”



    她慌慌张张地在浴室里走来走去,一不小心还撞到了放置架,上面的瓶瓶罐罐掉了满地,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夏婉初吓了一跳,与此同时,浴室的门被人撞开。



    池御封破门而入,阴着一张脸,冷冷地看着惊慌失措的她,“你想逃跑?”



    “没……没有。”夏婉初下意识地摇头否认,向后退,却一脚踩在一个瓶子上,脚一滑整个人扑向地板。



    池御封迅速地上前一步,伸出手接住她。



    夏婉初下意识地抓着他的手臂,恰好栽进了他怀里。



    身躯相贴,望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一张脸,她心脏跳得几乎骤停,条件反射抬起手扇了他一巴掌。



    清亮的巴掌声震惊了两个人,夏婉初瞅见池御封眼底瞬间翻滚起来的滔滔怒火,心脏漏跳了一拍。



    很怂地想要开口道歉,但却被他下一秒的话给堵了回去。



    “你是第一个敢对我动手的女人。”池御封冷笑,“既然你敢做,就要有接受后果的心理准备。”



    “……”



    话音落,他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直接将她抱进了卧室里。



    夏婉初:“我不要,你放我下来!”



    “这可由不得你。”池御封将她往床上一丢。



    夏婉初早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在瞟见床头柜上的摆着的皮鞭蜡烛,更是胆颤心寒:“池御封,你堂堂一个大总裁,干嘛要用这种下流的方法逼一个良家妇女就范?!”



    “良家妇女?”池御封若有所思地说,“普通的良家妇女可不敢随随便便就扇人耳光。”



    “我那是被你逼的,谁让你要威胁我?我不就画个漫画,我招谁惹谁了,凭什么要被你这么对待?!”夏婉初越说越委屈,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



    池御封眼底浅浅的不耐,“我不想再跟你讨论这种没有意义的话题,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了。”



    说完径直拿起一旁的蜡烛,掏出打火机点燃,细小的一簇火焰在蜡烛上摇曳跳跃,映着他英俊的脸,竟无端让人觉得妖冶。



    夏婉初一边哭,一边还控制不住自己的脑补画面,脸上的表情堪称丰富。



    池御封持着点燃的蜡烛慢慢走近她,空气在那摇摆不定的火焰中慢慢凝固成形,夏婉初几乎都能闻见空气中灼烧的味道,皮肤已经提前感到灼痛起来。



&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9章 这是你自找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