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初!”



    池御封沉声制止了她的话。“该说你聪明好呢,还是愚蠢好呢?”他丢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话,视线落在她起伏的胸线上,突然笑了一下。



    “变态,你在看哪里!”夏婉初气急大骂道。



    “吵死了。”池御封这次没再跟她啰唆,直接低头吻住了她,唇舌交缠,极致tiao逗。



    夏婉初未经人事,哪里受得了这种**满满的吻,没多久,一双清明的眼睛就渐渐变得迷茫。



    池御封趁她意乱情迷之时,飞快地脱掉了她的衣服。



    冰冷的空气触上皮肤,夏婉初瞬间清醒过来,拼命地推阻着男人。



    两人纠缠着,池御封就好像攻城略地的将军,不断的拓展地盘,只差最后一步。



    夏婉初挣扎的越来越无力,身体僵硬着,下唇被她自己咬的鲜血淋漓。



    浓郁的血腥味扩散开来,总算唤回了池御封的理智。他烦躁地点了一根烟,望着床另一侧不停哭泣的夏婉初,眼神复杂。



    还从没有谁这么抗拒他。他,也从未这样勉强过一个女人。



    许久后,才笨拙的安危了一句:“别哭了。”



    夏婉初没理他,依旧抱着被子哭得悲痛欲绝。



    池御封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最终还是伸手按上了她的后背,轻轻安抚。雪白的背上,还有他留下的红色烙印。



    哪知,池大总裁安慰的话还没出口,夏婉初就冷冷地抬起头,丢出一句:“现在你满意了?”



    池御封愣了一下,“什么?”



    “你不是一直对漫画的事情耿耿于怀吗?现在,这样羞辱我,你满意了吗?”



    夏婉初哭得眼睛都肿了,但此时的眼神却分明带着一种漠视一切的不屑。



    池御封原本已经到嘴边的安抚瞬间变成了嘲弄:“你也把你自己想的太高贵了。你这样的货色,也值得我羞辱?”



    “那还真是遗憾,我以为我们之间的事情可以一笔勾销了。”夏婉初苦笑,嘴角带着浓烈的自嘲。



    池御封被她的态度搅得十分恼火,却又挑不出什么错误,只能冷着脸刁难她:“起来帮我洗澡。如果服侍的我满意,说不准我可以放你一马。”



    “你……”



    夏婉初惊讶于他的得寸进尺,却只能忍气香声地强撑着走下床。



    她现在没别的心思,只求摆脱这个恶魔。被他刁难,总好过真的失身。



    池御封懒洋洋地从卧室走到浴室,举手投足间却分明洋溢着一种心满意足的愉悦。



    夏婉初跟在他身后,气得牙痒痒,心里早已经把他千刀万剐,表面上却还是要装得若无其事。



    她看着男人躺进浴缸里,面无表情地在浴花上打上沐浴露,却被他抬手阻止:“不急,过来给我按按摩。”



    “……”



    夏婉初眼角一抽,咬着牙将浴花丢开。



    她掐着男人的肩膀,不轻不重地按着,还一边问:“池少,还满意么?”



    她热情得有些过分的态度让池御封忍不住侧目:“你没吃饭么,还是肌无力?”



    “!!!”夏婉初恨不得抓起旁边的沐浴露瓶子砸在他头上。



    池御封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哈欠:“走点心,别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夏婉初默然不语,暗地里却加重了手上的力气。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10章 别惹我生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