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里捣鼓了整整一个小时,夏婉初将四菜一汤摆上了餐桌,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作品,然后偷偷将安眠药融化了下在饭菜里。



    做完这些,她出了一身的汗。



    偷偷将视线瞥向池御封,见他没有注意到这边,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在脸上堆起笑容,冲着客厅喊:“池少,可以吃饭了。”



    池御封走过来,面无表情地瞟了一眼桌上的饭菜,一言不发,然后拿起筷子就坐了下来。



    “……”



    夏婉初对他的冷漠态度没有丝毫怨言,反倒笑眯眯地问:“好吃么?”



    “一般吧。”池御封微微抬了抬眼,“还算能入口。”



    她微笑着点头:“那就好。”暗地里咬了咬牙。



    看着他一口一口举着筷子将菜送进口里,她心脏紧张得几乎从喉咙里跳出来,面上却还是装得啥事没有。



    “饿么?”池御封见她站在那,眼巴巴的看着他,突然似笑非笑地问了她一句。



    这个女人,终于学乖了?



    夏婉初愣了一下,连忙摇头:“不饿,不饿,池少吃得高兴就好。”



    “去帮我倒杯水来。”池御封说。



    “好的。”夏婉初连忙应下,恭恭敬敬地将水递到他手上。



    满满的一桌菜被他扫荡得一干二净,夏婉初吊起的一颗心,总算是稍稍落了下来,“池少总吃饱了吗,我去洗碗。”



    “去吧。”池御封似乎有点疲惫,厌倦地摆了摆手。



    夏婉初没有放过一丝一毫的征兆,知道是安眠药的药效发作了,连忙转身抱着碗冲进了厨房。



    没过几分钟,客厅里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夏婉初探出头去,发现池御封已经倒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她兴奋地将手里没洗完的碗往池子里一放,蹑手蹑脚的去了客厅。



    池御封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双眼半闭不闭,眼底有着一丝茫然,更多的却是凶狠:“你居然敢给我下药?!”



    “你少嚣张!”夏婉初有些胆怯地后退一步,“是你自找的,怪我也没用!“



    说完,她抢过池御封手里的手机,用力地往地上一摔,然后冷笑:“你就等着在这里被困到死吧!”



    池御封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但周身的气势却依然不减,夏婉初一阵胆寒,最后瞪了他一眼,转身跑了出去。



    临走前,还顺手锁上了门。



    门里,池御封愤怒低吼:“夏婉初,我不会放过你。”声音有些无力,却冷气十足。



    “砰砰砰!岚岚快开门,快开门!”



    一路跑到好闺蜜的住处,夏婉初边快速拍着门,边回头看他们有没有追来,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才开了个门缝,她挤进去,着急的模样吓得郭岚怡连连后退。



    “砰!”的关上了门,她靠在门板上,大口大口喘气,脑子里闪过池御封今天对她的所作所为,还有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夏婉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夏婉初的脸色又刷的一下子白了一层。



    “诶,我说,你怎么了?”郭岚怡正在做面膜,含糊不清的询问,语气有些不悦。



    “岚岚……”心有余悸,她一把紧紧抱住了郭岚怡“我碰到池御封了!”



    “啥!”



    郭岚怡惊讶得拿下了面膜,“你说你碰见池御封了?”她惊喜的双眸里散满了星光,脸色红润了几分。



    “那家伙去我家里了!”夏婉初还在恐惧中,根本没注意,眼里浮起了泪光。



    “他现在还在你家里么?走走走,我们现在就过去……池大男神在你家,你怎么不早说?”郭岚怡拉着夏婉初往外走,脚步急促,面带桃花。



    “岚岚,别闹了,那家伙因为漫画的事正找我麻烦呢,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夏婉初边把她往回拽,一边解释。



    包子脸苦得跟苦瓜似的,眉心揪成了一团。



    如果有第二次机会,她一定建议主编换个人物原型了!



    白了一眼恨不得现在就贴到池御封怀里的郭岚怡,她无奈长叹,“我倒是真希望你能搞定那家伙!免得他揪着我不放!”



    入夜,床上。



    受了一天惊吓,夏婉初眼皮沉沉,睡意渐深,而躺在她旁边的郭岚怡却激动得脸泛桃花。



    她的直觉告诉她,池御封和夏婉初的纠缠一时半会儿不会结束,这样,也等于她有了接近池御封的机会。



    脑子里闪过杂志封面上池御封帅绝人寰的脸,郭岚怡不由得害羞得双手捂脸,在床上翻来覆去,像个情窦初开的激动少女。



    而夏婉初早已安然入睡!她太累了。



    自己折腾了一会,郭岚怡忽然半撑起身,轻轻按着夏婉初的肩头,“初初,如果池御封喜欢你,你会不会跟我抢?”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11章 成功逃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