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初随即怒了,想到医院还等着她交医药费,她忍了摔手机的冲动,身体却因为怒气颤抖个不停。



    深吸一口气,她尽力缓了语气“池御封……我们的事以后再说,我现在要离开,池少高抬贵手吧!”冷淡的语气里是掩不住不耐烦和愤怒。



    “七天!”



    “为什么要七天!”夏婉初被他的不可理喻气得要炸开。



    七天?她现在七秒都等不了了!



    池御封拧了拧眉峰,他不过随口一说,她竟然这么生气?



    “你有没有怀孕,过七天之后才能知道……”



    “去你大爷的!我才不会有你的孩子!”吼完,夏婉初砰的一声扔了手机。



    伴随着一声巨响,突然断线的通话,池御封剑眉紧蹙,如墨似冰的一双眸子冰火交融,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危险气息。



    该死的女人,居然敢这么放肆!



    看着地上被摔得五马分尸的手机,两个保镖愣在原地,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冒出。



    “看什么看,就一个破手机,你们再敢拦我,信不信我拆了你们大boss的家?”



    夏婉初怒气冲冲,一想到电话里池御封那嚣张狂妄的口气和不可理喻的话,她就恨不得将池御封碎尸万段。



    昨晚的每一个画面对她来说,都是莫大的耻辱,以至于脑海里每次出现池御封的那张脸,都觉得吃了苍蝇般的恶心。



    他倒好,还好意思跟她提孩子!



    靠,真是个丧尽天良的变态。



    “哎,你,你们干什么?”



    夏婉初愤愤的想着,突然发现两个黑衣保镖离她的距离越来越近,面无表情的两张脸上充满了不近人情和淡淡的杀气。



    “不想大boss拆了你,最好还是乖乖的待在房间,不要乱来。”



    话音刚落,两个保镖动作一致的就把夏婉初拖着手臂架了起来,往房间里走去。



    “拆了我?他敢……”



    夏婉初一边挣扎,一边放狠话,显然当她脑海里出现某张冷酷阴鸷的脸的时候,底气一个字比一个字不足。



    他是谁?h市无人能及池御集团的太子爷池御封。



    而她自己呢,一个无权无势的三流漫画家。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哪怕是再有一千一万个夏婉初也无法企及。



    如果她真的有办法,也不至于落得个失身被关的下场。



    保镖把夏婉初架进了房间,毫不怜香惜玉的就是往欧式大床上一扔,夏婉初背朝天摔了个狗吃屎。



    本来就被气的半死,居然还被这么残忍的对待,夏婉初顿时炸毛,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指着保镖就是一阵怒吼。



    “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狗腿,你们懂不懂礼貌?给我滚出去!”



    “……”



    回应她的只有保镖无视不屑的背影。



    偌大的欧式房间里,布置的简单却又精致高雅,夏婉初气的浑身发抖,一把就把枕头朝着被保镖紧紧关上的大门扔了过去。



    莫名的鼻尖闪过一丝陌生却又熟悉的气息,夏婉初浑身一震,昨晚的画面就像是一把把利剑一样刺痛着她的心。



    她狠狠地甩了甩头,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



    “不管怎样,这个地方我是一秒也待不得了,再这样下去,没被池御封这个表态整死,也得被恶心死。”



    “啊,医院!”



    夏婉初猛地抬起头,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池御封和两个狗腿保镖气的不轻,都忘了正事。



    她不敢想象,如果因为她的耽误,让医院停了她妈***药和器械,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所以,无论如何,哪怕是被池御封大卸八块,她今天也非要从这个充满了池御封气息的房间里出去,去医院把妈***医药费交了!



    她起身走到门前,试了几次也没能把门打开,“靠,池御封,你这是非法拘禁,侵犯我人身自由!”



    “开门,快给我开门!”



    “……”除了夏婉初喊叫的声音,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



    “我知道你们在外面,狗腿保镖,你们放我出去,听到没有?”



    门外,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站着,对身后屋内的一切都像是屏蔽了一般,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跟雕塑无异。



 &n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15章 我才不会有你的孩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