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镖拿走了夏婉初的手机以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诺大的房间,空荡荡的,夏婉初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地上,渺小的就像宇宙中的一粒沙一样,愤怒过后的脸上只剩下疲累和苍白。



    “喂,医生,我是小夏,不好意思,我工作上临时有事,现在一时半会儿来不了医院,不过你放心,我一有时间就会马上过来交医药费的。”



    夏婉初平复了心情,和声细语的跟医生说着好话,这些年,被编辑催漫画稿被医生催医药费被房东催房租,从来都是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可是她从来没有觉得那是负担,也不曾绝望过。



    可不知道怎么就惹上了池御封这个大瘟神,真是上辈子倒了八辈子霉了。



    挂掉电话,夏婉初自知已经没了脱身的办法,只能等池御封回来了。



    “夏婉初,你这个女人原来也有低声下气的时候。”



    池御封戴着别墅的通讯监控耳机,早已经把夏婉初在电话里跟医生说的话听了清清楚楚。



    他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掠过他那xing感的致命的嘴唇,眸子里的寒意深不见底,就像是一头雄狮,等着香噬他心爱的猎物。



    夏婉初就像一只小鸟,被关在笼子里没有自由。



    躺在床上想要睡过去,可是却因为愤怒无比的清醒,甚至一闭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昨晚她被池御封强的画面,噩梦一般的折磨着她。



    突然,死寂的房间里有了其他的动静。



    是那个变态回来了?



    夏婉初只觉得顿时身体僵在了那里,她要开始与虎谋皮了吗?



    “夏小姐,夏小姐?”



    中年女仆人的叫声打断了夏婉初的思绪,她从床上坐了起来。



    “饿了吧,厨房准备了一些饭菜,夏小姐吃一点吧。”



    说道吃饭,再闻着空气里淡淡的饭菜香味,夏婉初倒真的觉得饿了。



    只是,她真的要这么屈服于池御封的yin威之下?让那个变态觉得她好欺负?



    “不吃,我要见池御封。”



    中年女仆人倒是一脸善意,听夏婉初这么说,脸色瞬间僵硬了。



    “池少公司很忙,等他忙完了就……”女仆人闪烁其词。



    他很忙?很忙还有心思跟她一个小虾米过不去?分明是闲的蛋疼才对!何况真正为生活奔波忙碌、焦头烂额的是她自己才对。



    见夏婉初脸色不好,一副要爆炸的样子,女仆人适时而至,“那我把饭菜放这里了,要是不合胃口夏小姐尽管说,我再吩咐厨房去做。”



    夏婉初临机一动,想要从池御封家逃离出去,首先她就必须摆脱这个被封的水泄不通的房间。



    “不要,这里太闷,池御封家这个大,难道没有个体面的餐厅?我要去餐厅吃。”



    女仆人当即看穿了夏婉初的小心思,吓得一脸惶恐,连忙将视线从夏婉初泛光的眼神移开了,放下饭菜就要开溜。



    “……夏小姐记得早点吃,一会儿菜该凉了。”



    一转眼,偌大的房间里再一次只剩下她和几盘饭菜。



    不经意间瞥了一眼放在角落一张软凳上的饭菜,牛nai、鸡蛋、面包、粥,该死的居然还有牛排、披萨!



    虽然量少,可样样都是精致的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一看就是出自高人之手,也对,一般的饭菜哪里入得了池御封那个变态的口?



    夏婉初捂着不争气的肚子,生生的香了好几口口水,猛地一头扎进了被子里,眼不见为净。



    半个小时后,精致优雅的欧式红木门再一次被打开。



    进来了几个推着移动衣架的女仆,衣架上挂着衣服都是国际知名品牌,xing感风、优雅风、小白风应有尽有。



    随便一件衣服的一颗纽扣都够夏婉初生活好几年的了!



    夏婉初愤怒,就不能让她一个人好好的待着吗!



    “夏小姐,你……”



    “我不吃,不吃!池御封身边的人都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中年女仆看了看丝毫未动的餐盘,有些无奈,示意旁边的人将饭菜撤下去了。



    “夏小姐,时候不早了,该起来梳洗了。”



    梳洗?



    夏婉初从床上弹起来,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17章 一大波名牌来袭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