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是挺好的。



    只是,她有些奇怪,相比于那些个冷面保镖,这个女仆的态度未免也太好了,还这么好心给她找这么好的衣服,说其中没鬼她都不信。



    “我好心提醒你啊,池御封那个变态不是好惹的,这些衣服挺贵的,你去给我随便找一件就行了,哦,对了,有裤子没?”



    裤子?



    女仆面露疑惑,看了一眼衣架,悠悠的说道,“池少不喜欢穿裤子的女人。”



    什么?他不喜欢穿裤子的女人?



    夏婉初只觉得寒毛都竖了起来,一阵恶心,昨晚的一切历历在目,她顿时有一种临死前最后一餐的感觉。



    喜欢穿裙子的女人,呵,池御封还真是个变态,欲求不满的变态!



    “我不喜欢穿裙子,阿姨,你不用担心,我跟池御封那个变态没关系,他不会在意我穿的什么,要不你把你的裤子借我一条?”



    话音刚落,女仆已经是一脸惶恐震惊的看着夏婉初,刚才还柔和的脸僵硬着,额头上还有汗珠往外冒。



    “夏小姐,你就别难为我们这些当下人的了,池少的脾气……”



    夏婉初冷漠脸,眼看着仆人要打感情牌,赶紧别过脸去。



    “那好,那我就不穿,反正我被关在这里哪儿也去不了,换不换衣服也没所谓,你把这些衣服都拿出去吧。”



    女仆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那条米白色的淡雅裙子,脸色更加可怜兮兮了。



    “哎,实话跟你说了吧,是池少亲自吩咐我们给夏小姐送衣服来的,你要是不穿,我可怎么交差啊?”



    果然不出所料,真是池御封那个变态的主意,夏婉初更加坚定了那是个陷阱的想法。



    既然这样,她更不能让池御封得逞了!



    “池御封交代的?我就要穿,凭什么,他以为他是谁啊?”



    女仆狂汗,这些话要是让池御封听到,只怕就是世界末日来到之时了。



    “你去跟池御封说,要我穿也可以,但是得让他亲自跟我说。”



    越说越不像话,女仆只差跪倒在夏婉初的脚下了。



    “夏小姐,你就别顶撞池少了,他让你怎么做,自有他的道理,况且你也不想一直被关在这里吧?”



    靠,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吗?夏婉初握紧了拳头,冷眼看了一眼心惊胆战的女仆。



    “听我一句劝,你就挑一件合身的衣服,再去泡个澡,收拾一下,等晚上池少回来,你跟他好好说话,道个歉,说不定池少心情好了,就不为难你了。”



    “泡澡!”



    夏婉初压抑在心里的怒火再一次被点燃,池御封居然还妄想跟她那啥?



    真是无耻!下流!表态!



    他还真以为他是君临天下的王,全天下的女人都梦想着爬上他的床?



    她夏婉初被他羞辱了还不够,还要全副武装、理所当然的等着他再次临幸?



    偏偏女仆还不以为然,苦口婆心的继续说道“年轻人难免有脾气,可是也得看情况不是,有时候服个软,也就不至于落得狼狈不堪的下场了。”



    服软?跟池御封!



    夏婉初一想到要跟池御封那个变态服软就觉得无比的恶心,浑身不自在。



    可是,女仆有一句话说道倒也不无道理。



    她现在身为鱼肉,被池御封已经羞辱到了极致,指望池御封良心发现放过她只怕是不可能了,只能靠自己逃离这个魔窟。



    看着夏婉初下床走向衣架,女仆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



    “变态,什么恶趣味,我就不信找不出一条裤子!”夏婉初一件一件的巴拉着衣服,心里愤愤的骂着,手无意间停在了一件红色的深v修身短裙上面。



    站在一边的女仆脸色大变,赶紧凑了过去。



    “池少不喜欢这种风尘味太重的衣服,你还是换一件吧。”



    风尘味儿?



    夏婉初瞥了一眼衣服,也是吓得不轻,那衣服,打死她也不会穿的好吗?



    池御封不喜欢风尘味儿?像他那种欲求不满的变态,那么多女人上赶的往他身上贴,他的身边应该不缺女人吧?



    “怎么那么多要求,到底是我穿还是他穿?不爱看不看不就行了?”夏婉初本来想发火,可是一转头对上女仆和善惊恐的脸,瞬间心软了。



    “那可不行,要是池少不喜欢,他生起气来,责罚我们事小,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18章 池少不喜欢穿裤子的女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