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一点,夏婉初都记得清清楚楚。



    翻遍了满屋子的名牌,也没能找到一条裤子,夏婉初无奈,只能选了一条水墨风的五分袖中裙,配上一双裸色的中跟高跟鞋。



    一头黑直的长发自然的散落在身后,不施粉黛,原本就长得不赖,只是宅在家里不修边幅而已。



    突然拾掇起来,清新脱俗,亭亭玉立,又不失女人的妩媚,一双眸子清澈的不像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女仆人看着夏婉初,满意的连连点头。



    “这就对了,夏小姐,再过三个小时池少就该回来了,你要不先吃点东西,等池少回来?”



    池御封,你会后悔的!



    “好,不过,阿姨,我想问一下池御封那个变……池少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菜吗?”



    夏婉初压抑着心里其他的情绪,笑得一脸无害,露出脸颊上两个浅浅的梨涡,美丽的就像一副画。



    “叫我张妈就好,不过夏小姐,你问这做什么?”张妈警觉的看着夏婉初,一副生怕她会逃之夭夭的表情。



    “张妈,我就是想亲手为池少做他喜欢吃的菜,我很会做饭的,池少之前还吃过我做的饭呢,这样他心情会不会更好?”



    “放心,我不会逃走的,要不你可以让保镖把守着厨房?”



    张妈犹豫了一下,“那我去问问杨管家。”



    厨房里,仆人、各国大厨都严阵以待,等着听夏婉初的号令。



    厨房门外,窗外,只要蚊子能飞过的地方,通通有保镖把守,夏婉初愤怒,却也不能发作。



    “池御封,我今天不恶心死你,我就不姓夏!”



    装作挑选食材,把豪华的过分的厨房都翻找了一遍,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夏婉初的目光紧紧锁在了一个盒子上。



    她清楚的看到,那里面放着的正是池御封的死对头,大葱!



    只怪池御封太张狂,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夏婉初心里在那一刻别提多开心了。



    “你们都出去吧,我不过是做两道家常小菜,不需要你们帮忙,有那么多保镖,我还跑了不成?”



    女仆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



    夏婉初瞥了一眼张妈,心里已经有了对策。



    “张妈,我都听话乖乖泡了澡,换了衣服,难道你这点信任都不给我?要不,反正我做什么都不行,我还是换回我的睡衣吧。”



    话音刚落,夏婉初就作势要脱鞋往外走。



    张妈再一次慌了,“哎,别别别,那我们就在外面等你,你有什么需要就叫我们啊。”



    夏婉初看着这厨房,足足占地不下两百平方,装饰的富丽堂皇,各种稀奇古怪的厨具和食材摆的整整齐齐。



    一个人吃饭,还要那么多各国大厨伺候。



    这哪里是厨房?分明就是一个五星级酒店好吗?



    果然是个变态到极致的暴发户!



    夏婉初嗤之以鼻,“池御封,给你做菜?做梦吧你!”



    随手在厨柜里拿了一个垃圾袋,装了一把大葱和两个洋葱,然后绑在了大腿上,宽松的裙子正好遮的严严实实,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端倪。



    然后,她随手拿起了打火机,点燃了厨房的窗帘,火光照亮着她白净却没有血色的脸。



    “就命呀,救命呀,着火了,着火了!”



    安静的别墅一角顿时炸开了锅,凭谁看了也想不通好好的做个饭,怎么就把窗帘给烧了,只不过,现在没人有空追究那些。



    “夏小姐,你没事吧?”



    “啊,我没事,那个,我不做饭了,我先上去了。”



    说完,夏婉初就趁乱上了楼,把房门反锁上了。



    看着自己从厨房里偷出来的成果,夏婉初也是哭笑不得,她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她不是用**雾消灭坏人,而是用葱!



    更让她郁闷的事,她还要穿她这辈子都没穿过的深v露背超短裙,画这辈子都没画过的妆!



    想想都觉得够了!



    晚上,池御封按时回到了别墅。



    原本就安静空旷的别墅因为池御封的回来,顿时就像是冰窖一样,空气压抑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她还是没吃饭?”



   &n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19章 算计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