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少,她不会是饿出事了吧?”



    随后赶到的杨管家见状,小声的提醒着池御封。



    池御封显然不信,轻蔑的脸上似笑非笑,冷声到,“是吗?那么厉害的女人,怎么会这么不禁饿?”



    “敢跟我演戏装可怜,你还太嫩了!”



    “去,把钥匙拿来。”



    因为池御封说话的声音很大,屋内的夏婉初隐隐约约听见了什么拿钥匙,她赶紧加快进度,做最后的努力。



    还别说,往日里吃饭加点葱花什么的没感觉,一被子的葱味儿,连夏婉初这么个正常人也快要窒息到吐。



    准备好了一切,她将头探出了被子外面,将身体和摸了葱汁的床单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等待着池御封的“临幸”。



    池御封,你就准备好受死吧!



    “咳咳。”夏婉初清了清嗓子,“进来吧!”



    门外的池御封听到声音,嘴角抽了抽,像是不敢相信他的耳朵,和智商。



    原来,门只是普通的关上而已,根本没反锁,那他还敲了那么半天,池御封扶额,该死的女人,你竟敢戏弄我!



    修长的手指只是稍稍一用力,门就开了。



    站在门口,池御封眉头皱了皱,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可眼睛落在床上死人一样的夏婉初身上的时候,也就自动忽略了,没去多想。



    夏婉初听着门开的声音,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周身仿佛都被一层寒气包围的透不过气来,她闭着眼睛,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和情绪。



    一步,两步……



    咚咚,咚咚……



    房间诡异静谧的只听得见池御封若有若无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和夏婉初越来越急促的心跳。



    见夏婉初居然在床上,池御封的嘴角弯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冷厉的眼神有了一丝戏谑嘲讽的味道。



    “怎么,想通了?看来你果然不是什么清纯玉女,不,我说错了,你是欲女,不过……”



    冷冷的嗓音响起,夏婉初身体猛地一僵,睁开了眼睛。



    死变态,我看你一会儿还怎么得意!



    “你说什么呢,我不过是在房间里呆着无聊,躺躺罢了,谁让你把我关在里面不说,还把房间搬得空空荡荡的?”



    出奇平静的语气和态度,池御封眉头挑了一挑,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床上没了锋芒的女人。



    只不过,下一秒,他的脸色陡然就凌厉了起来。



    “夏婉初,我警告你,在我面前,你要是敢耍花样,你的下场会很惨。”一字一句,冷的彻骨。



    “耍花样?我还能耍什么花样,我逃也逃了,可是还不是被你抓回来了?”



    夏婉初眨巴着眼睛,一副无可奈何认命的模样。



    “咳咳,反正我在这里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还有那么多人伺候着,感觉也还不错,既然你现在还不想放我走,那我肯定是走不掉的咯。”



    池御封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满意玩味的笑意,“女人,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



    “知道了,知道了,池大总裁!”



    池大变态!



    池御封就那样站在床前,冷冷的看着突然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的夏婉初,一时之间,气氛陷入了凝滞。



    “池少,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门口杨管家的话,打破了房间里诡异的沉默。



    池御封背对着门口挥了挥手,杨管家会意,也便就退下了,大概也觉得夏婉初和池御封之间的气氛和平的出奇,临了还不忘疑惑的望了一眼床上的夏婉初。



    “起来吃饭。”



    说完,池御封就双手插进口袋,站在原地看着夏婉初,像是在等她。



    “饭是要吃的,不过惊喜也是要送的。”夏婉初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该怎样一击即中,把她精心准备的惊喜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见夏婉初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池御封脸色瞬间就寒冷了好几个维度。



    “怎么,还想违背我的意思?还是你觉得昨晚不够,迫不及待想要跟我一一体验你那些漫画里的情节?”



    夏婉初打了个寒噤,果然料的不错,池御封这个表态的脑子里都是那些肮脏的东西。



    “咳咳,那个,你去吃吧,我不饿。”说完,整个人就一股脑的缩进了被子里面,把自己裹在真丝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20章 夏婉初你找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