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管家正毕恭毕敬的站在楼下等着池御封,见池御封捂着嘴,整个人状态很是奇怪,脸色也是瞬间变了,赶紧上了楼。



    “池少……”



    池御封一把甩开了杨管家想要去搀扶的手,狠厉的眼神和周身的森森寒意让杨管家都为之一震。



    “厨房所有人,都让他们给我走人!”



    没来由的一句怒吼,杨管家也是一头雾水。



    “呕……”



    厨房?干呕?



    杨管家愣在原地,看着池御封狼狈的样子,已经明白了一切,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回他也救不了厨房里的下人了。



    好不容易从二楼逃离出来的池御封经过一阵干呕之后,整个人瘫坐在了沙发上,额头上搭着几缕散落的乌黑发丝,俊朗的脸苍白如纸,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狮子一般,嗜血的眼神散发着致命的危险气息。



    杨管家恭敬的递过去了一杯水,“池少,你好些了没?”



    池御封微微抬了一下头,一把就把杨管家手里的水杯推开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伴随着一声琉璃杯破碎的声音,黑夜里整个别墅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而此时房间里的夏婉初,正在精心准备着第二个惊喜。



    “从今天起,没我的命令,夏婉初休想踏出房门一步!”



    “该死的女人,好不安分,居然还敢戏弄我,看来还是我对她太过仁慈了,杨管家,你说是吗?”



    池御封悠悠的说着,看起来平静,其实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杨管家低着头,看了看楼上夏婉初房间的方向,没说话。



    只是,下一秒,杨管家猛地抬起头,一脸惊恐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目光紧紧的盯着楼上。



    他怎么也想不到,刚刚戳了池御封死xue之一的夏婉初居然又出了幺蛾子!



    楼上那个涂着大红唇,一身深v黑色紧身短裙走起路来左右摇摆的女人,有一瞬间他都怀疑是他看走了眼,那怎么可能是那个清纯干净的夏婉初!



    只不过眼见着夏婉初一步步朝枪口上撞,杨管家也不得不承认现实,他偷偷的看了一眼正在气头上狼狈不堪的池御封,刚好池御封正低着头没注意。



    “回去,回去!”杨管家拼命的像楼上一步步下楼的夏婉初使眼色,用口型提醒着夏婉初回房间。



    可是夏婉初却偏偏像是没看见一样,把眼神从杨管家的身上移了开去,依旧踩着一双十厘米的恨天高摇摇晃晃的朝他们越来越近。



    “哎呀,这可怎么是好?”杨管家站在原地,喊也不好,动也不是,跟在池御封身边十来年的老人在这一刻也都快急出心脏病来了。



    “池少,要不你先去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可能会好受些?”



    洗澡?



    池御封眼神里闪过一道凌厉的光,某个人是该好好洗洗了!



    “去,把那个女人给我扔到牛nai里泡上几个小时,直到香了为止!”



    话音刚落,杨管家和夏婉初都同时一愣。



    “哎呀!哎……”



    随着一声尖叫,夏婉初脚下一个不稳,身体眼看着就要直直的顺着楼梯倒了下去。



    幸好她眼疾手快,抓住了栏杆,这才逃过了一劫。



    惊魂未定,却感觉有一双灼灼的眼神正死死的盯着她,让她无处遁形,浑身上下的寒毛在那一刻全部竖了起来。



    瘫坐在沙发上的池御封愣愣的看着以一种奇怪姿势挂在楼梯栏杆上的夏婉初,尤其是那一身穿了也白穿的衣服和一张要吃人的血盆大口,脸色绿了又白,白了又绿。



    别墅里,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了。



    夏婉初其实也被刚才的一幕吓得半死,现在还要直视池御封那要吃人不吐骨头的暴烈眼神,她的一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更何况,刚才这么一闹,原本就没怎么被遮住的身体现在更是肆意的暴露在外面,那画面,要是在以前,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却还要硬着头皮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发生。



    站直了身子,随xing的用手当着池御封和杨管家的面理了理衣服,理直气壮的站在楼梯上望着池御封。



   &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21章 有必要明知故问?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