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池御封的一张脸越来越近,夏婉初只觉得无比的恶心和愤怒,正想着要怎么逃脱池御封的禁锢,却没想到池御封猛地就放弃了进攻。



    然后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刻意与她之间保持着距离。



    夏婉初心里如释重负,趁着池御封松懈的瞬间,就想要挣脱,却被池御封生生的按了回去。



    “想跑?夏婉初,看来你的恶趣味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池御封说着,眼神邪魅的在夏婉初呼之欲出的身体上扫了一圈。



    “恶趣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放开我。”



    “放开?难道我昨晚的表现你不满意?所以才会想到以……这种方式tiao逗我?”



    tiao逗?



    夏婉初狂汗,她明明就是想恶心他,恶心死他!



    他到底从哪里看出来她是在tiao逗他了?



    难道,要反其道而行?



    “你要觉得这是tiao逗,我也没意见,怎么样,喜欢吗?”夏婉初说着,一只手已经学着漫画里的动作放在了池御封的嘴唇上。



    “呕……”



    很不应景的,池御封再一次干呕了起来,因为夏婉初的手上还残留着浓浓的葱花味儿。



    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池御封会放弃进攻的原因。



    这一点,夏婉初倒是还没想到,明白了其中的小九九,夏婉初当然不会放过整死池御封的机会。



    趁着池御封被葱味儿熏得恶心干呕的时候,夏婉初一个起身,就变被动为主动,把池御封压在了身下。



    “你这该死的女人,你离我远点!”



    池御封脸色惨白,狼狈极了,捏着鼻子就要推开夏婉初。



    夏婉初笑着,身体越是往池御封的身上凑,“我为什么要离你远点儿,你刚才不是挺喜欢跟我零距离接触的嘛!”



    一边是夏婉初似火诱人的身材,池御封作为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尤其是在尝过了夏婉初的味道并为之着迷的时候。



    眼前的一切,无疑对他是致命的诱惑。



    偏偏该死的是,夏婉初身上到处都是让他浑身不适的葱味儿,让他近身不得。



    他明白,这一切都是夏婉初成心的。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滚开!”



    随着一声厉喝,夏婉初猝不及防,就被池御封一把推开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近身深v裙子应声而裂,一切都淋漓精致的暴露在了人前。



    池御封早已经热血沸腾,面对此情此景,早已经比死还难受!



    “来人,给我把这个女人扔到牛nai里好好洗洗,洗干净,洗不干净你们都给我滚蛋!”



    静谧的别墅里因为池御封的怒吼,瞬间炸开了锅。



    “是,池少。”



    面对一屋子女仆和不明所以进来的杨管家和几个保镖,夏婉初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



    “池御封,算你狠!”



    “洗干净了,送到我房间!”



    夏婉初脚下步子一顿,差点没再一次摔成狗吃屎。



    “靠,池御封,你个变态!”



    怎么办?怎么办……



    浴室里,夏婉初已经在牛nai里面泡了整整两个小时。



    好几次想出去,却被女仆人强行按了回去,已经害了一厨房的人,何况出去就意味着要被送去池御封那个变态的房间。



    相比之下,她宁愿在牛nai里奢侈的死去。



    “很享受?”



    正躺在浴缸里闭着眼睛思考该怎么见招拆招,摆脱池御封的魔爪,突然身后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还是那个最熟悉的魔鬼的声音。



    一转头,就看见池御封赤luo着上身,浑身上下就裹了一条浴巾,正不怀好意冷冷的看着她。



    “啊!”



    杀猪一样的尖叫,划破了别墅宁静的夜晚。



    尖叫过后,夏婉初整个人都缩进了牛nai里面,只露出了一个头在外面,惊恐的看着鬼魅一样的池御封。



    不得不说,池御封这个家伙的身材真的是没话说,小麦色的皮肤,精壮的身体处处是紧实的肌肉,身材修长,一张脸也是无可挑剔。



    湿漉漉的发丝随意的散落着,嘴唇xing感的要命,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致命的诱惑,池御封还真的是梦中情人一般的存在。



    “很好看?”



    池御封一把握住夏婉初的下巴,顺带着将夏婉初的身体从牛nai中提了起来。



    原本就白皙无暇的皮肤在牛nai的滋润下,美好的不像话,再加上那一对让所有男人浮想联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22章 洗干净了送到我房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