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别过来!啊!”



    “……”



    浴缸里,夏婉初缩成一团,两只手拨浪鼓一样的挥舞着。



    可是,好一会儿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



    她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浴室里根本已经没了池御封的人影,而浴缸里的牛nai也早已经消失殆尽,她就那样赤luo裸的像个傻子一样的唱着独角戏。



    “夏小姐,我们来帮你穿衣服吧?”



    “啊,不,不用了,我自己来,你们出去!”



    又是一件无比昂贵无比xing感的蕾丝睡裙,夏婉初望天……



    原本以为一切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一出浴室,就被两个保镖拦住了去路。



    “你们干什么?让开!”



    “大boss有请!”冷面保镖两眼目视前方,就像机器人一样的口气木讷僵硬。



    夏婉初瞪了保镖两眼,“他请我就去啊,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你去跟池御封说,要见我等明天。”



    想也知道,夏婉初的反对无效。



    灯火通明的别墅里,两个男人毫不犹豫的一把就把又是喊又是咬的女人扔进了大boss的房间。



    房间里,池御封裹着条浴巾正在电话里与人交谈着什么,丝毫没有被门口残暴的一幕影响到。



    夏婉初的第一反应,当然是逃之夭夭,只可惜,没等她反应过来,门再一次被保镖关上了!



    大晚上的,封闭的房间里,孤男寡女,还一个个穿的那么的奔放,想不发生点什么都难。



    何况,池御封根本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臭流氓!



    一想到刚才在客厅里池御封那种灼热的眼神和身体的反应,夏婉初知道,他之所以让她洗干净了来他房间,不就是为了那啥吗?



    靠,池御封,你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



    夏婉初在心里暗暗的骂着,一边也在想办法摆脱再次被羞辱的命运。



    “过来。”



    正想的出神,被池御封突然提高的嗓门吓了一跳。



    夏婉初下意识的整了整睡衣,尽量看上去不要那么的xing感暴露,“干嘛?”



    “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我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池御封背对着她,语气清冷,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口气。



    倒三角形的背,小麦色的肌肤,在水晶等下好似泛着光。



    该死!



    夏婉初猛的摇了摇头,将视线从池御封精壮美丽的背上移了开去,“我怎么能被这个道貌岸然的禽兽的外表迷惑了呢?不能过去,一定不能再让他得逞!”



    可是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咕噜噜……”



    突然,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虽然小,却足以引起注意。



    池御封转过头以一种怪异嫌弃的眼神看着发出这种声音的夏婉初,“你放屁了?”



    “放屁!你是不是傻,你放屁,你全家都放屁!我这是肚子在叫!”



    夏婉初捂着肚子,满头黑线,完全搞不懂眼前这个男人的神经是怎么搭着在。



    不过,她好像有了理由!



    “我饿了,没力气,走不动。”



    “是吗?”池御封嘴角微扬,墨色的眸子在柔和的琉璃灯光下闪着咄咄逼人的寒光。



    “我懂了,你是让我过来?”话音刚落,池御封就向夏婉初的方向靠了过来。



    “你别过来!”



    看着夏婉初愤怒反抗的样子,池御封脸上阴冷的笑意反而更清楚了,他就是要让这个女人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没人有资格对他说不。



    眼见着池御封越来越近,夏婉初当然不会乖乖的站在原地坐以待毙。



    只是,前脚刚迈出去,就已经被池御封抓了个正着,池御封手臂稍微一用力,就把她禁锢在了他的怀抱和门之间。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的都可以清楚的听见彼此的呼吸,池御封一只手握住她的腰,一把就把她捞近了他的怀里。



    柔和的灯光,暧昧的姿势,一个长得好身材好的男人就在眼前,夏婉初都忍不住香了一口口水。



    只可惜,当她知道此刻与她近在咫尺的人是池御封,她只觉得恶心和愤怒。



    “你放开我!”



    “放开?休想!”说着,池御封的手臂更用力了。



    血色褪尽的眼睛里一双墨色的鹰隼温度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23章 最好不要耍花样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