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早知道就应该让他们把饭菜直接给你灌进去!”



    几分钟过去了,池御封这才松了手。



    见事情总算暂时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夏婉初用手摸着被捏的没有血色的下巴,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喝了它!”



    夏婉初看着眼前的一杯热牛nai,心里再一次万千头cnm奔腾而过。



    “靠,池御封,你就打算这么一杯破牛nai把我打发了?这么迫不及待想跟我那啥?做梦吧你!”



    “怎么,不饿了?”



    冷冷的夹杂着愤怒的声音将夏婉初的思绪带了回来。



    “啊,没有,没有,饿。正是因为饿,所以这一杯牛nai根本不够,你不知道,其实我很能吃的,我一顿能吃……”



    没等夏婉初说完,池御封已经再一次捏着夏婉初的下巴,将牛nai灌倒了她的嘴里!



    原本以为喝完了牛nai,池御封就有了借口冠冕堂皇的行使他的禽兽行为,事实证明这次是夏婉初想错了。



    夏婉初顶着一脸的牛nai渍,局促的站在门口,一路看着池御封打了个电话之后,就进了浴室。



    即便是站在门口,也能清晰的听见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



    “夏婉初,你给我等着,我们之间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池御封站在莲蓬头下,将冷水开到了最大,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尽量缓解他体内的躁动和灼热的感觉。



    “咚咚咚……”



    蹲在地上哭丧着脸的夏婉初被身后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吓得一跳,不过,她也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夏小姐,这是给你准备的饭菜,你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要是……”



    “大晚上的还弄这么多好吃的,真是罪过啊!”确实饿得不轻的夏婉初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女仆进门的那一刻被饭菜的香味儿吸引住了。



    “那个……我能出去吃吗?”



    女仆脸色瞬间变了,像是见了鬼一样,“夏小姐,池少亲自说让我送到房间来的。”



    池御封让送的?



    好吧,除了池御封,这么大的别墅里还有谁有这么大的狗胆敢在他眼皮底下坏他好事,拿着鸡毛当令箭?



    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夏婉初原本还打算矜持一下,只不过快要泛滥成灾的口水最终战胜了她的理智。



    “简直没天理,凭什么池御封这样的变态天天都可以吃到这么多好吃的?他就该吃翔才对!”



    夏婉初一边吃着,一边在心里愤愤的想着。



    完全没注意到,从浴室出来浑身还在滴水的池御封正在一步一步的靠近,就像是一头威猛的雄狮正悄无声息的靠近他的猎物一般。



    “好吃?”



    “还不错……”一转头,刚好看见了池御封浴巾还未来得及挡住的下身的某部位。



    “噗!”夏婉初满嘴的饭菜喷了一地,幸好池御封身手矫捷,躲得够快,才没有被殃及。



    “池御封,你个死变态,流氓!”



    池御封冷哼一声,眼神里充满了嫌弃和鄙夷,面对夏婉初的骂声,不仅没有迅速遮羞,反倒是将手上的浴巾扔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就那样,呈现在夏婉初面前的,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一丝不挂的裸男!



    夏婉初吐血,赶紧将身体背了过去,一张脸红的就像是被火烤一样。



    “去给我拿一条浴巾。”淡淡的口气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池御封你有病吧!摆明了玩儿我!



    夏婉初忍着心里的怒火,冷冷的说道,“浴巾,你不是拿了吗?”



    “被某个蠢人喷的饭菜和口水溅到了,脏!”



    “还是说,你更喜欢我这样站在你面前?”



    天呐,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没办法,夏婉初只能乖乖就范,重新在浴室里拿了一条浴巾出来,全程夏婉初都是横行霸道,保持着将脸别着,背对着池御封的姿势。



    池御封看着夏婉初扭曲的样子,眉头都快拧成一个结了。



    “还要我自己动手?”



    不然呢,难道要我动手?



    夏婉初正想要不要直接将浴巾一把扔过去,只觉得身体突然被一股力量一拉,整个人失去平衡就向池御封的方向倾了过去!



    阿西吧!



    没等她反应过来,池御封已经连带她的手和浴巾一起,半自助的将浴巾围在了身上。



    整个过程,夏婉初始终都是闭着眼睛,身体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僵硬在原地动弹不得。手指每每触及到灼热的皮肤,她浑身的鸡皮疙瘩就像是失控了一样。



    不过分分钟的事情,在夏婉初看来,却像是过了很久。



 &nb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24章 难道要我动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