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朗的脸邪魅张狂,一双寒眸闪着悠悠的不怀好意的光亮。



    是你的,是你的,抓得住我才是你的!



    夏婉初刻意绕开了池御封的问题,“……所以你就是答应了?”



    池御封挑了挑眉,不置与否。



    “想必池少你在抓我之前,就已经将我的祖宗十八代都调查过了吧?那你应该知道我还有一个躺在医院动弹不得的妈妈吧?”



    “她每天靠着呼吸机和药物维持生命,一旦断了药,就会有很严重后果,我不想失去妈妈,所以……”



    池御封脸色一沉,“说重点!真是个啰嗦的女人!”



    “早晨医院打电话来说,妈***医药费没有了,我要去医院交医药费,不然的话……”



    池御封身体往前凑了凑,修长的手指放在了夏婉初的嘴上,示意她住口,“就这么点事,我凭什么要放你出去?”



    “这么点事?什么叫这么点事?池御封,我知道,可能对你来说,亲情根本不算什么,因为你要什么有什么,可我呢?”



    实在是被池御封的态度气到了,夏婉初说好的忍耐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



    “我什么都没有,这个世界上,我只有妈妈一个亲人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有事,你要是还有一点点良知……”



    再一次,池御封用手捏住了夏婉初的下巴,拖着她的身体像他靠近了很多,两双眸子之间的距离几乎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她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池御封隐忍着的怒火就快要喷薄而出,可她却觉得有一股寒意就要将她香没。



    “怎样?”冷冷的两个字没有一丝温度和起伏,像是来自冰冷的地狱深处,让人头皮发麻。



    事已至此,夏婉初也顾不得许多,干脆高高扬起头与池御封对视着,表达着她必死也要出去的决心,“我要出去!”



    “不可能!”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池御封还不至于穷到连一个人的医药费都付不起。”



    “你不穷,是我穷,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



    呃,好像有哪里不对?



    夏婉初愣愣的看着池御封,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你的意思是说你已经付了医药费?”



    “你还不算太笨!”池御封说完,这才松开了手。



    夏婉初的身体随即松懈了下来,软软的坐了回去。



    有一瞬间,她都觉得脑子里混沌一片,她怎么也不敢相信,池御封居然帮她妈妈交了医药费!



    等等,还是有哪里不对!



    “池御封,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监视我?”



    池御封嘴角抽了抽,监视?他怎么可能做那么龌龊的事情,整个别墅都是他的,夏婉初既然在他的地盘上,他当然有权利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欠钱这种事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怎么,我帮了你,连一个谢字都没有?”



    夏婉初语塞,“又不是我请你帮的。”



    何况你帮我还不是为了让我乖乖的留在这栋别墅里,一步都踏不出去!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话虽如此,夏婉初总算是了了一桩心事,一直紧绷的神经总算有了喘息的机会。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只能继续埋头吃饭。



    一分钟,两分钟……



    十分钟过去了,夏婉初居然还在吃!



    池御封实在是忍无可忍,重重的将手里的文件扔在了水晶桌面上,好不幽怨的冷冷的盯着夏婉初。



    夏婉初全程一脸懵逼,她好像没做什么老虎头上拔毛的事情啊?



    难道,他还念念不忘那件事!



    想到这里,夏婉初一脸惊恐,下意识的把身体缩了缩,尽量让面积不大的睡衣遮住足够的部分。



    “我饿了。”



    呃?



    “饿,饿了?你要吃吗?”夏婉初反应过来,连忙将她吃了一半的饭菜推到了池御封的面前,一脸认真的说道。



    池御封一头黑线,无比嫌弃的看了看被夏婉初戳的不像样的菜,完全是一脸看翔的表情。



    “夏婉初,你是不是疯了,居然敢用你吃剩下的打发我?”



    “所以呢?”



    “你去给我做,现在立刻马上!”



    夏婉初傻愣在那里,估计都以为是她出现了幻听,大晚上的,池御封这个变态居然要她去给他做饭?



    靠,厨房里二十四小时严阵以待的世界各国名厨合着都是吃干饭的是吗?



    “你……”



    “知道了,知道了,我去,我马上去!”



    做完饭怎么也得半个小时,说不定池御封就等的睡着了吧?



&nbs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25章 好像哪里不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