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夏婉初耳朵贴在门上,小声的敲着门,心里默默的祈祷池御封已经睡死过去。



    只可惜,她想多了。



    “进来。”



    听见房间里池御封的声音,夏婉初嘴角抽了抽。



    真不知道池御封的耳朵是不是也是变态版,她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轻轻的敲了,真的是轻轻的!



    屋内,池御封正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坐在沙发上看着笔记本电脑,并且还穿上了上衣,整理了头发!



    此情此景,在夏婉初看来,用四个字来形容最合适不多,那就是“衣冠禽兽”!



    夏婉初轻轻的将饭菜一一摆在了水晶桌上之后这才开口,“好了,可以吃了。”



    池御封闻言,修长的手指推了推金丝边框眼睛,一脸的严肃,“ok,it’sover,goodnight.”



    说完就关了电脑,视线聚焦在了桌上的食物上。



    几个菜扫了一眼之后,池御封似乎并没有行动的意思,依旧是坐在沙发上一脸冷漠。



    夏婉初瞬间有一种被耍的感觉,可能池御封只是想使唤她看她乖乖听话的样子而已,不然怎么能称之为变态呢?



    “怎么?别告诉我,你不吃了,这可是我辛辛苦苦花了半个多小时做的!”



    “哪又怎么样,我好心帮了你,你不也连一个谢字都没有,还质问我。”



    “我……”



    夏婉初无语,原来梗在这里。



    池御封现在是在因为这个跟她生气吗?会不会太幼稚了一点!



    “那你想怎样?”



    池御封微微抬了抬眸,双手抱在了胸前,一副趾高气昂、高高在上的模样,随即淡淡的扔了两个字。



    “道歉!”



    道歉?有没有搞错,在你池御封的字典里,居然还有道歉这个词!



    看着沙发上一本正经的池御封,俊朗的脸在金丝眼镜的衬托下更加多了几分斯文,如果不是他的行为实在是太令人发指。



    夏婉初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有让全天下女人追逐的资本。



    只可惜,衣冠禽兽的本质是禽兽。



    不过,在这件事情上,她似乎真的有必要道歉。毕竟她夏婉初从来不希望欠谁什么,虽然那一笔医药费对池御封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可对她来说,却是个人情,她没有道谢,是事实……



    “好,我道歉。”



    “对不起,是我没有礼貌,不懂得感恩。”



    池御封挑了挑眉,一脸的不满意,不接受,“没有诚意。”



    我去,池御封,你有完没完!



    夏婉初撇了撇嘴,虽然心里千万个不愿意,行动上却还是要做的。她清了清嗓子,尽量将表情调整的真诚,勉强挤出了几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对不起,我错了。池少,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好吗?”



    她站在他面前,腰弯的像是煮熟的虾米。



    池御封脸色瞬间就变了,多了些烦躁,“你这都是做的什么?”



    见她话头从道歉这件事上转移了,夏婉初这才暗自舒了一口气。



    “就是一些普通小老百姓家的家常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你池大总裁的胃口……”



    没等她说完,池御封已经端起米粥,喝了一口。



    “太烫。”



    “呃,烫的话晾一会儿就好了。”夏婉初双手握拳,做着鬼脸站在池御封后面恨不得就是一拳头下去解气。



    “要不你先尝尝别的菜?”



    说话间,池御封已经夹了一筷子清蒸鱼送到了嘴里。



    轮廓分明的脸因为咀嚼而有规律的起伏着,见池御封没说话,夏婉初舒了一口气,心里想着算他识相,那可是她的拿手菜之一!



    “太淡。”



    明明是大好的夜晚,夏婉初却觉得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既视感。



    她明白,根本就是池御封在故意找茬。



    “晚上吃咸的对身体不好,我这是为了池少你的身体着想。”几乎都是都牙缝里蹦出来的一字一句,她忍!



    “这是什么?你当我是兔子?”池御封指着那盘凉拌黄瓜,表情简直不能再嫌弃。



    靠,你家兔子吃黄瓜?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是变态!



    “咳咳,不好意思,我家兔子不吃黄瓜,吃黄瓜对皮肤好。”



    “啪!”



    夏婉初话音刚落,就听见“啪”的一声,池御封居然扔了筷子,这是几个意思?



    然后只见他冷着脸说道,“粥太烫,不能吃。鱼太淡,不能吃。鸡蛋太糊,不能吃。我不吃黄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26章 真是个蠢女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